逃離北上廣:你以為回到小城市就很幸福瞭嗎?

  逃離北上廣:你以為回到小城市就很幸福瞭嗎?

  文/識局之十三姨

  在過去幾年裡,“逃離北上廣”一直是一個熱門短語。拿我自己來說,工作在上海,但又不是上海人。畢業後,就選擇租房,首先就為這個問題跑斷瞭腿:找離單位交通方便的房子,和中介周旋,在房價上比瞭又比砍瞭又砍,最後還要對付麻煩的房東,不停以裝修為由提升房價……

  等你談完戀愛要結婚,又到瞭買房的真正考驗時刻瞭。兩個人倒光所有積蓄、傢裡老人傾其所有、四處借債之下,你可能還隻是買到瞭松江或者嘉定的外環房,而每月接近一萬的房貸又會讓你整個人感覺更不好瞭。當然,我還沒有說未來小孩的上學問題。當然,我也沒有說北京,據說情況更糟,十三姨有朋友結完婚生完小孩都沒有房子,也沒有戶口的,號稱娃未來隻能上民工學校。

  於是,就有瞭“逃離北上廣”一說。

  直到最近,看到剛剛新參加工作的外地小朋友,抱怨連租房都難以承擔(當年我1100的一室戶據說現在早已破瞭3000),更對越來越高的房價望而止步時,十三姨還曾四處宣揚“逃離北上廣”的觀點。這個觀點是十三姨的朋友提出的,雖然很赤果果但也很實在,那就是,傢裡沒有啥條件沒有啥錢,自己一個月工資不到1萬的朋友們,就不要來上海北京這種地方瞭,永遠買不起房,永遠處於悲觀的人生境遇中,不如回傢鄉去。

  但是,某天,當我和來自傢鄉的一位長輩提到這個觀點時,他卻搖搖頭反駁說,你以為逃離北上廣回到2、3、4線城市就很幸福瞭麼?Too young too simple!你知道在這些城市混的成本更高麼?這還不是能力來決定,而直接是由傢族血統來決定瞭!

  OMG!和他細談之後回傢又查閱瞭相關消息,才發現自己真的真的sometimes naive!

  早在2011年7月15日的北京晚報,就報道瞭幾個逃回北上廣的案例,其直接的原因是,因為在二三線城市光憑自身努力無法獲得認可,更多的是一種“拼爹”遊戲。

  另外一個案例中,逃回去的主人公無法認同傢鄉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在廣州給客戶服務的時候,就是談案子,在重慶萬州這邊客戶並沒有那麼國際化,拼的全是酒桌上的功夫,喝酒喝好瞭,文案寫得不行,這單子咱也能簽下來”。

  知名媒體人石述思,曾發瞭一條微博分析背後的動因:選擇北上廣不是因為空氣清新、生活舒適、環境優雅,而是因這裡官員多、牛人多,能相互制衡,反而需要通過做事來證明自己,帶來相對的公平和較多的機會,而在所謂生活成本低的二三線城市,受體制和發展空間的限制,寒門子弟更無翻身可能。因此那些北上廣的逃兵又回來瞭。

  實際上不少人在逃離北上廣聲音最響的時候,就已經指出瞭其中可能的問題。敦煌網董事長王王樹彤在微博上分析,逃離北上廣回歸二三線城市的青年,大抵可以分為兩類,一類父母在當地有人脈,自己在外打拼多年,理想尚未實現,現實日漸沉重,於是回歸故裡,靠父母找到一個“拿得多,幹得少”的穩定工作。

  另一類是平民子弟,希望能當公務員、進大企業,過上穩定優越的生活,在競爭激烈的一線城市受挫後,轉向二三線城市。福佈斯專欄作者熊劍鋒表示,這兩類人的回歸,其都不看好。

  他認為,第一類人回歸,也許有房有車,工作清閑,吃喝不愁。但如果他們還沒有忘記當初到一線城市打拼的初衷,沒有忘記自己其實曾經是靠能力創造價值,那現在回到一條靠父母、靠關系吃飯的老路上,這樣的回歸不得不說,從某種意義上真是一次全面的退卻和潰敗,他們被定義為失敗者並不為過。

  第二類人,把夢想重新安置於他們認為競爭小很多的二三線城市,殊不知,越小的城市越要靠門路和關系,尤其是他們向往的這類國有單位,外企在內地又幾乎鳳毛麟角。他們會發現,其實他們曾經奮鬥過的一線城市,還算是有著更多公平的機會。而二三線城市的房價,相對於他們拿的二三線城市的工資,同樣也是天文數字。

  於是,有網友認為,“越大的城市,人的自由度越大。(www.share4.tw)在北上廣深,即使創業和就業初期物質生活顯得更艱難,卻因為有相對公平的競爭環境、相對獨立和自由的上升空間,平民子弟的前景會更加光明燦爛。”

  仔細回想起來,自己的中學同學大學同學中,也是一部分留在傢鄉,一部分在北上廣。正如前述所說,在北上廣等城市的同學,開始幾年總歸比人傢付出更多的艱辛,但最後也大多憑自己的努力取得瞭成績,獲得瞭在這些城市留下來的資本和基礎;而在傢鄉的朋友,說實話,80%以上基本都是靠傢裡關系找的工作,大多數為公務員和國企事業單位員工,無論你是北大畢業還是專科畢業生。

  但是,不要忘瞭,隨著房價越來越高,工作越來越難找,經濟形勢復蘇困難,新進入北上廣的年輕人比起那幾年,又要辛苦瞭很多,奮鬥的前景也要黯淡很多。

  於是,北上廣的高房價,與二三線城市的“拼爹”暗湧,成為哈姆雷特式難題:選擇前者,意味著經濟與拼搏的壓力;而選擇後者,則意味著接受“先賦差距”的決定性作用——換言之,在自己傢鄉的中小城市打拼,可能底氣反而更加不足。年輕人面臨的“兩難”,無論是逃離或者逃回,對城市建設者而言都當是警戒。

  中國新聞周刊也指出,從“逃離”到“逃回”,表面上看,這樣的“折返跑”頗具戲劇性,其深層次原因卻更加值得深思。中小城市是經濟發展的潛力所在,也是最需要人才的地方。增強中小城市的吸引力,首先要加快發展步伐,調整產業佈局、提升經濟結構,為年輕人提供更多的發展機會。更重要的,是建立公平、有序的社會結構,賦予大傢平等的發展機會,為年輕人創造更有利的就業環境。人們看得見希望,看得清未來,生活才有底氣。(

  • 北上廣打拼的遊子,為何遠離親人,仍義無反顧?
  • 屌絲逃離帝都回四川:在成都當一個快樂的土著
  • 內心沒有方向的人,去哪裡都是“逃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