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人生前路的一襲芬芳

  抵達人生前路的一襲芬芳

  文/景曉丹

  畢業之後,我回到瞭傢鄉的小縣城裡上班,由於傢住在離縣裡幾十裡外的農村,所以隻能到周末才能回一趟傢。每次坐班車都隻能到鄉裡的街上,然後從鄉裡到自己傢這十裡的路程,總是父親騎摩托車過來接我。

  這“十裡路”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記得小時候我們出一趟門都是一步步走出來的,而今每傢每戶至少都有一輛電動車,所以當你還看到有人步行的時候會多去看他一眼,尤其是這樣一個人:他大概還不到五十歲,身材高大卻有些佝僂,皮膚黝黑但也能看出面部形容枯槁,右手環抱著一隻小板凳,左手撐著一根木棍,一小步一小步地在這“十裡路”間慢慢前行。

  小學五年級就開始在外求學的我,對傢鄉的許多人許多事都不熟悉,所以甚是好奇地詢問父親。父親說,他每天都在堅持走,每天不知道要走幾個“十裡路”,走累瞭就放下小板凳坐著歇會兒,盡管這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他也沒有落下過一天。我驚嘆於他的毅力,一臉的驚訝迫使父親繼續給我講關於這個特殊的步行者的故事。

  他從小就很窮,或許正因為如此所以他比同齡人更能吃苦。然而到瞭該結婚的年齡,受傢境貧寒和個人性格比較內向的影響,沒有人願意把女兒嫁給他,最後他隻好娶瞭一個數目失明的女人。盡管老婆是一個盲人,很多事情都不會做,沒辦法幫他分擔傢中大小事,但是他卻比別人都更懂得疼人,對她格外地好。老天興許是被這個男人的好感動瞭,賜予瞭他一雙乖巧懂事且健康的兒女。在那麼偏遠的鄉村,很多傢長等孩子初中一畢業甚至還沒有畢業就讓他們出去打工賺錢,而他盡管肩負著一傢大小所有開銷,生活過得十分拮據,但還是堅持讓兩個孩子上完瞭高中,直到他們沒有考上大學才放棄。

  頓時,我對這位農民大伯的佩服油然而生,內心不斷感慨他的偉大。這時,父親打斷瞭我說:“你不知道吧,他傢裡好多年前就做瞭一棟三層樓的房子瞭!”現今農村裡一棟棟漂亮的洋房如雨後春筍,對此確實不足為奇,可是你真的不敢相信:做那棟房子他沒有買一粒沙子,因為那些都是他一點一點從河裡淘出來,然後一擔擔挑回傢的;房子需要的每一根鋼筋也都是他用肩膀一根根從近20裡外的鎮上扛回來的。那一刻,我震驚瞭!這個社會,這個年代,特別是在我們身邊這樣的人實在罕見。

  父親說,幾個月前他由於高血壓病發中風瞭,醫生說或許真的要常年臥病在床瞭,左鄰右舍都以為他這次真的再也起不來,都同情他的遭遇,也在替他雙目失明的妻子和還未成傢的兒女感到可憐。然而,這個意志非同尋常的人,沒有絕望、沒有放棄。在這最艱難的時期,兒子在外地打工,女兒留在傢裡照顧他們。他每天動一點點,每天進步一點點,後來他能自己跌跌撞撞走出傢門,他能走一裡路、兩裡路——就這樣他慢慢地走著,恢復地很快。(www.share4.tw)大傢見證瞭他就在每天這樣堅持著慢慢前行中創造瞭奇跡。

  我想他之所以如此堅強、如此堅持,是因為他有責任感,是因為他愛他的妻子,是因為他愛他的子女,是因為他堅信一切都會好起來!

  周一早上,為瞭趕到縣裡上班,六點不到父親就載著我穿過這“十裡路”去等早班車,在路上我又看到瞭那個身材高大、慢慢前行的男人。車子開走瞭好遠後,我不禁崇拜地回過頭去看他,我發現他的目光是那麼地堅定,好像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他前進!

  漫漫人生路,偶爾被絆倒是正常的,但你要試著自己爬起來,就算疼痛也要堅持著慢慢前行,要相信前方一定會有一路芬芳在等你。

  • 抵達成功的唯一途徑
  • 最後一秒的芬芳
  • 王樹彤:壓碎瞭堅果才能聞到芬芳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