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不停的工作,你將一事無成

  時刻不停的工作,你將一事無成

  文/邁克·哈裡斯

  四月初,美國和英國的網絡媒體發表瞭一系列報道,哀嘆“懶惰的法國人”。據報道,法國新出臺瞭一項勞動法規,禁止工作單位在下午六點之後,給他們的雇員發電子郵件。實際上,這個消息與其說是“懶惰的法國人”的證明,不如說是“懶惰的新聞記者”的范例。因為據《經濟學人》解釋,所謂的“法規”僅是一項勞資協議,而非一項法律。其目的在於促進特定范圍的專業人士的身體健康,而且,在該協議中,也沒有對電子通訊的嚴格的宵禁令。

  與所有傳說一樣,這個傳言揭示瞭那些傳播者們心中的一系列由來已久且深以為然的價值判斷。英國人和美國人長久以來一直在懷疑,當他們作為戰士在團結奮戰的時候,法國和其他一些國傢的人是否在終日閑逛。英國人和美國人一直以此為傲。據蓋洛普公司的一項調查顯示,在五月份,大多數的美國工人認為他們與同事的頻繁交流是一件積極的事情。在無線通訊時代,純粹的“停工時間”並不存在,而人們認為他們因此而更加快樂,也更加有效率。

  但我們真是如此嗎?在研究瞭關於這個題目的上千本書籍、文章、論文,在采訪瞭諸如神經生理學、心理學甚至是教育學和文學領域的諸多專傢後,我認為事實並非如此。當我們習慣瞭在床上檢索財經新聞,在早飯時回復同事的電郵,並將此種負擔作為一種新出現的,將長久存在的工作環境接受下來時,我們會自以為是全心投入而不知疲憊的員工。但實際上,我們隻是完成瞭一些細小而簡單的工作。畢竟,忙碌並不等同於效率。

  同時,請不要忽略我們工作環境中存在的種種娛樂,在我們忙於完成最重要的工作任務時,這些娛樂往往會分散我們的精力。臉書和推特統計發現,他們網站最繁忙的時間往往是工作時間。畢竟,那些被要求在周日早晨,也必須回復老板召喚的雇員們,不會認為在周三的下午與朋友網聊有什麼不妥。

  研究顯示,這種因網聊而導致的走神代價巨大。員工不僅需要付出時間來回復朋友的推特,更需要時間和精力來“重新進入”工作狀態。正如愛荷華州立大學的教授道格萊斯·詹特爾(他在研究媒體對註意力的影響方面頗有建樹)所解釋的那樣,“每一個認為自己善於處理多任務的人都錯瞭,我們隻是在多個任務之間不停的切換,並且給我們自己帶來額外的負擔。”

  註意力焦點的每一次轉換,都會給大腦的工作造成遲延,並且會給大腦造成不斷積累的負擔,最終,一個處於忙碌狀態的員工,將無法保持創造力所需的持續爆發的能量。不斷的聯系意味著我們“一直在工作”,是的,但也意味著我們從未在全力的工作。

  一些人和組織,需要尋求那些充滿勇氣的新理念,或是那些明顯具有批判性的想法,他們應該認識到,在某些情況下,斷開聯系比保持聯系更有益處。(www.share4.tw)你無法要求一個隻能跑六裡地的慢跑者去參加短跑的比賽,同樣,你怎麼能要求一個整個早晨都在接聽電話的員工,在之後的會議中發表出最有見解的內容呢?

  某些員工的工作,確實需要依賴經常的實時的交流。但另一些員工的工作,卻需要被從電子信息的風暴中解救出來,得到休息。對電子郵件進行批處理是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法。每天用你少量的時間來處理電子郵件,節約下來其他的時間以進行實際的工作。大多數的同事和客戶,不會因為在三個小時裡沒有得到回復而死去,如果真有緊急情況的話,他們可以給你打電話。

  偉大的科技史學傢梅爾文·克蘭茲伯格說過:科技並無善惡之分,但也並非中性。在信息時代,這個論述真應該占有一席之地。我並不主張采取那種禁欲主義的毫無餘地的嚴格規則,就像前述的那條充滿幻想力的18點之後電子郵件禁令一樣。

  總而言之,我認為我們太過於崇拜通過電子手段相互進行聯系瞭。我們不能總是忙於完成外界環境中的工作或是娛樂,我們必須主動的決定在不同的時間,保持與科技的不同距離,從而最大化我們的工作效率,獲得最大程度的成功和快樂。

  • 沒有他,我將一事無成
  • 總是在意別人的眼光,處處謹小慎微,結果一事無成
  • 一事無成造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