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為我而留的那盞燈

  深夜,為我而留的那盞燈

  文/大萌子

  剛工作的那一年,真的非常拼命。

  好不容易找到瞭自己喜歡的工作,因此盡全力也要把它做好。感謝上司對自己的知遇之恩,所以每天加班加點;工作越做越多,怎麼也做不完,故而通宵達旦地在公司熬夜……領導一個滿意的微笑,一句“能找到你這樣好的員工,真是我的福氣”就能換來我投桃報李,無休止地改稿、趕專題。

  那年下班,早一些的話就是晚上八九點,那時一般都能喝到媽媽給我燉的雞湯;晚的話就要到凌晨兩三點瞭。

  第一次凌晨兩點多回傢,是初冬時節。下瞭出租車,發現院子裡的燈都已經熄滅瞭,天上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到處一片漆黑寒冷。深夜裡,隻能看見自己哈出的白氣,不斷消散在10厘米外的寂靜裡。在公司裡亢奮瞭一整天的心,突然就掉下來瞭,覺得特別孤獨,特別疲憊。我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傢走,心想爸爸媽媽肯定都睡瞭。

  但是,走到離傢門口還有好一段距離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屋子裡透出瞭燈光,那種暖暖的橘黃色的光!有人在等我!頓時,像是清泉迎面激蕩而過,我一下子恢復瞭元氣,快步走到窗戶根兒下面,探頭看去。

  隻見窗戶沒有關,窗簾也沒拉上,大冷的天,爸爸穿著厚厚的舊羽絨服,伏在我的寫字臺上,正戴著老花鏡,微皺著眉頭看書。

  “爸爸!”我低聲叫。爸爸聽見聲音,從書裡抬起頭,對著窗外笑起來:“閨女回來瞭!爸爸給你開門,等著喲。”我被爸爸放進去,傢裡的暖空氣緊緊包圍著我,連地上的瓷磚都那麼溫暖舒服。

  我問:“爸爸,你怎麼不睡啊,是在等我嗎?”

  爸爸笑著說:“是啊,媽媽明早要上班就先睡瞭,留我等你回來。”

  我一邊嗔他“你怎麼不關窗戶,多冷啊”,一邊去握他的手。

  爸爸一邊關窗戶,一邊樂呵呵道:“怕你看不見燈光啊。正好咱傢暖氣熱,開著窗戶最舒服瞭。”

  爸爸的手果然是暖和的,又大又粗糙,把我的涼手焐得十分舒服。由於是深夜,爸爸的動作比平時要遲緩一點兒,但笑容卻特別的和藹、快樂。

  突然,我的眼淚就流出來瞭。

  我說:“爸爸,你下次別等我瞭。我可能以後時常地加個班,沒事的,別耽誤你睡覺瞭。”

  接著,不容我再多說什麼,爸爸叮囑我早點兒休息,就輕手輕腳地進他和媽媽的大屋瞭。隻留下我,沐浴在寧靜的燈光裡。

  從那以後,每次加班到深夜,爸爸都會為我留一盞燈。那幾年,即使走在深黑不見五指的院子裡,我的心卻從來不會感到恐懼,反而充滿瞭安穩,以及一絲溫暖的歉意。因為我知道,親愛的老爸,正在窗前等我回來。

  • 給自己點一盞燈
  • 我願作一盞燈,關照你的一生
  • 越黑暗,越不熄滅生命的燈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