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在鍵時刻改寫命運

    相傳,科考中因為名字的緣故,不少人的官運因此發生改變。最典型的事例發生在清朝科考中,因為名字不同,給兩個人帶來瞭天壤之別的運勢。

    清同治七年,科舉考試中,江蘇考生王國鈞,名列前茅,本為殿試一等。卻因慈禧太後對他的名字與“亡國君”諧音,大為不滿,下旨降為三等。並將王國鈞發往安徽任知縣,又被議改任教職,在山陽縣任教官二十年,才以才幹卓著被選任雲南某縣令,可憐王國鈞卻沒等到走馬上任就去世瞭。
    縱然才華卓越,又能怎樣,終究敵不過姓名的影響。王國鈞的仕途經歷,乃至其死,都與其姓名脫不瞭幹系。
    清光緒三十年,直隸人劉春霖參加科考,本來名列進士三甲末等,隻因其名”春霖”有春雨之意,再加其姓與“留”諧音,很受慈禧太後青睞。她認為此人名字吉祥,符合自己恩澤永垂的心境,便下旨將劉春霖撥擢為甲等第一,成為清代最後一名狀元。
     這種情況無獨有偶。
     據說,慈禧太後還在其70大壽時欽點狀元,把一個叫“王壽朋” 的,直接從科考名單中較低的位置前移為狀元。隻因為他的名字有“我王長壽無朋”之意。
     明朝世宗點狀元前夜,做夢聽見瞭雷聲,醒來後便點一個叫“秦夢雷”的人做狀元。
     而宋高宗剛定都杭州(古代錢唐、臨安)時,就堅決否定瞭一個叫“錢唐休”的賢士的任命。理由很簡單,隻因為認為此人的名字充滿晦氣(從字面上看,“錢唐休”有“建都錢唐的南宋王朝亡國都罷休”之意)。
    以上這些都是因為姓名的讀音、或者諧音的吉祥與否,而改變瞭其仕途命運的事例。
    這也是我一直強調的觀點:一個真正的好名字,是綜合多方面因素考慮的最終結果,絕不是程序化的網絡軟件所能簡單判定的。它首先要結合個人命理的喜忌,確定姓名用字;其次要五格數理吉祥,三才配置相生;還務必要考慮姓名用字的意義、讀音以及諧音等因素。
    現實生活中,上述情況也比比皆是。有的人千種努力,萬分辛苦卻終難成功;而有的人才本平庸,亦不見其有何過人之處,卻連交好運,青雲直上。莫非冥冥之中,真有什麼力量支配著我們的人生?
    稍加留心的話就會發現,某些人是不是特別容易因為名字的關系而中彩,為領導、上司所留意,甚至因此而得到重用?而有的人,卻因為名字犯瞭某些忌諱,錯失無數大好良機。
    共和國幾代領導人的名字,毛澤東、江澤民、胡錦濤無不大氣磅礴,澤世濟民;而“小平你好”、“寶寶”等等的稱呼則表達瞭人民群眾對其的愛戴,這也是與其名字給人的親切感分不開的。
    古時候有位秦姓官員發出 “自從宋後少名檜,我在墳前愧姓秦”的慨嘆。試想一想,有哪位君主還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再任用一位也叫“秦檜”的官員,又有哪位選民會把選票投予這樣的候選人呢?
    名字就是這樣,它雖然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命運好壞,卻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人的運勢。取個好名字也就成瞭改變運勢的重要手段之一。
    如果說,命運好的人取個好名猶如錦上添花;那麼,命運差的人取個好名,就恰似雪中送炭,即便不能有讓其飛黃騰達之功效,也總可以讓他在人生的旅程中減少一些曲折磨難。
    一般而言,在總格、人格、地格中出現數理15、16、17、18、21、23、31、33、37、41、52的名字,大多事業有成,官運較好,在政界、仕途都很有發展前途。
    但,需要註意的是,姓名在個人命運中畢竟不占主導地位,所以不能以為隻要取一個好名字就萬事大吉瞭。
    隻有把握好八字與姓名中的潛在機遇,為之努力奮鬥才能有相應的收獲。
  延伸測算:寶寶起名、成人改名  專業姓名學精批  超級好名寶典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