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是一束溫暖的陽光

  寬恕是一束溫暖的陽光

  文/菊韻香

  這是個真實得令人心痛的恐怖故事。故事的發生地,是被稱為“地球上最危險的國傢”的索馬裡,那兒內戰頻繁,海盜橫行,自殺式襲擊隨處可見。而恰是那些隨時都可能從天而降的致命危險,曾刺激、誘惑得故事的主人公阿曼達·琳浩特好奇心大發。

  阿曼達出生於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一個偏僻小鎮。由於傢境拮據,阿曼達從小就學會瞭撿廢品賣錢。除貼補傢用外,大多用來購買過期的《美國國傢地理》。也就是在那時,她知道瞭世界上還有個神秘、瘋狂甚至血腥的地方叫索馬裡。20歲時,阿曼達利用在酒吧做女招待賺來的錢開始瞭環球旅行,先後去過委內瑞拉、阿富汗、伊拉克等許多國傢。在旅行中,她萌生瞭在世界各地做自由記者的想法。

  2008年,藏在阿曼達心裡的念頭變得無比強烈:我要去索馬裡。本以為能借助自由采訪獲取獨傢新聞並贏得名聲,可讓她萬難料到,等待她的卻是一場驚魂噩夢。

  那年的8月23日,就在阿曼達和前男友兼攝影師奈傑爾抵達索馬裡的第三天,一夥窮兇極惡的綁匪發動突襲,將他們綁架到一個荒涼封閉的西部小鎮,並要求兩人的傢人支付300萬美元的贖金。

  男友奈傑爾雖來自澳大利亞的中產傢庭,但傢裡隻能拿出2.5萬美元。而阿曼達傢境貧寒,母親收入微薄,父親則依靠政府發放的殘疾人補助生活,連幾千美元都無力籌措。更糟糕的是,劫匪將兩人關進一間破爛的小黑屋,一天的食物隻有半碗玉米,還不提供飲用水。除此外,每隔兩三個小時,就會有歹徒沖進屋對他們拳打腳踢。不到三天,兩人便被打得體無完膚,傷痕累累。緊接著,疾病也找上門,阿曼達感染瞭真菌,臉上和口腔內長滿黴斑,眉毛和手指甲也漸漸脫落,掉光。

  為瞭自保,阿曼達想到瞭一個辦法:皈依伊斯蘭教,希望以此換取綁匪的善待。然而,此舉並未奏效。見不到贖金,暴行也愈演愈烈,阿曼達很快淪為綁匪們的性奴和玩物。一天下午,幾個綁匪竟強迫她趴在床上,並用槍頂著她的頭玩起瞭俄羅斯輪盤這種以生命為賭註的死亡遊戲!

  在被囚禁100多個日夜後,阿曼達和男友決定冒死逃跑。身陷險境,或許隻有逃,才能贏得一線生機。這天,他們先後以上廁所的名義,從浴室近4米高的窗臺上縱身跳下。

  不遠處有一座清真寺,那兒人群熙攘,應該是距離自由最近的地方。

  “幫幫我,我是穆斯林!”那一刻,阿曼達用生硬的索馬裡語大聲尖叫,求救。(www.share4.tw)可是,每個行人都轉身快步走開。阿曼達意識到,在這兒,沒人敢救他們!

  綁匪追上來,舉著沖鋒槍跟在後面,嬉笑著捉弄“獵物”。兩個“獵物”跌跌撞撞,仿佛已看到瞭死神的降臨。

  該死的劫匪,該死的索馬裡,你們都該下地獄!而就在阿曼達萬念俱灰的時候,突然,一個中年婦女沖出人群,把阿曼達拉進瞭懷裡:“我的姐妹,快跟我回傢。”

  見此情景,綁匪惱羞成怒。他們喪心病狂地推開那個婦女,然後對二人當街施虐……

  整整460天之後,兩傢人終於湊齊120萬美元,從綁匪手裡救出瞭瘦得皮包骨頭的阿曼達和前男友。而此時,阿曼達已患上瞭極為嚴重的厭食癥、黑暗與幽閉恐懼癥,需長期接受心理治療。可出人意料的是,短短一年,阿曼達又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在那一年裡,阿曼達每天起床前都要做一套儀式:請求上帝寬恕那些傷害過她的人。她一次次告訴自己,那些綁匪隻是暴力環境和無休止的戰爭所滋生的產物,與其仇恨,不如寬恕。2010年,阿曼達還創辦瞭非營利性的“全球富足基金會”,旨在幫助索馬裡女性接受教育,向遭受性虐待的女性提供醫療救護和心理咨詢。此外,她還數次重返索馬裡,親自為當地女性提供福利。

  阿曼達以德報怨的做法自然令許多人大惑不解,匪夷所思。直到不久前,2013年9月6日,攜帶新書《空中樓閣》參加新聞訪談節目的阿曼達再次回憶起“索馬裡噩夢”,並提到瞭一個人。

  是那個試圖從綁匪槍下搭救她的中年婦女。

  “我能看到她眼底閃動的善良,但也能理解她身在索馬裡所遭受的無法想象的壓迫。我想,隻有改善索馬裡,給女人希望,才能減少那個國傢的暴力。所以,我選擇為那束善良的目光、為寬恕而振作起來,堅強地活下去。”

  寬恕別人,特別是那些戕害過自己的人,並非易事。有時候,它就像遙遠地平線上的一個點。但,隻要我們仰望它,朝著它不停前行,終有一天會接近它,抵達它,並擁抱它。當我們學會瞭寬恕,便擁有瞭穿透黑暗、迎接溫暖的力量。

  • 關於寬恕的句子
  • 溫暖一生的澡堂
  • 溫暖的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