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數次幻想過未來的模樣

  我無數次幻想過未來的模樣

  文/洛卡

  前路道長且阻,而我以一腔熱血勇敢相迎

  2010年冬末,我毅然坐上瞭北上的火車。那一年,我大四,周身還環繞著夢想的光芒,我無知卻無所畏懼,有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沖勁兒。

  我終是不顧父母反對,懷揣著三千元積蓄和暖心的夢想踏上瞭這一場未知的旅行。

  曾經的曾經,我無數次幻想過自己未來的模樣。



  也許,我能成為一名熱心公益,接觸形形色色生活在社會底層小人物的記者,又或者做一名不出傢門半步,卻能夠用鍵盤敲出整個世界的職業寫手。興許,我還會拿起曾經放下的畫筆,當一個富有創意的畫傢。

  然而,用“也許”“興許”拼湊出來的始終都隻是跳躍在我腦海中的假想。而這一次,我要做的事情是和真正的未來相逢。

  列車載著我不斷向北,我的心緒也變得愈加沉重。抱緊懷中那還有點兒餘溫的餐盒,想到淚眼婆娑與我揮別的母親,我的心糾成瞭一團。說實話,我真是一個狠心而又自私的女兒,假借著夢想的名義,在他們面前肆意妄為。

  母親原是萬分不贊成我離傢北上的,而父親也未必心甘情願地同意。從小到大,隻要我一掉眼淚,父親便鐵定拿我沒轍,隻能由著我買瞭車票,大張旗鼓地整理行李。

  臨行前一晚,母親與我長達一周的冷戰,終於以她的投降而宣告結束。母親塞進我行李箱裡的各色藥品、傢鄉的風味小菜、厚重的棉襖,讓我以為她終於願意放我高飛,她一句“出去看看也好,有比較才會知道傢的好處,待不下去瞭就早點兒回來”卻讓我的自尊瞬間破碎。

  我賭著一口氣和她犟嘴,拋下“不混出個樣子,堅決不回傢”的狠話,然後憋著氣再沒同母親說一句話。

  夢想的遠方,是個和幻想中不一樣的地方

  有人說,失去便是得到。人生的意義,在於不斷地抉擇,在放棄間失去所該失去的,得到所該得到的。隻是我從南至北,失去的安逸立竿見影,至於該得到的卻遲遲未能如願以償地得到,迎接我的隻有顛沛流離的無所依傍。

  初到北京,我暫租瞭一個床位。大通鋪人多口雜,房間裡彌漫著怪異的氣味。最令我難以忍受的,是夜晚室友磨牙的聲音。

  我原不是多麼嬌貴的人,卻沒有想到來北京的第二天,便開始水土不服,上吐下瀉。為瞭節省開支,我咬牙想要靠身體機能自我恢復而沒去醫院,卻沒想到這一恢復便是一周。

  這一周中,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城南跑到城北,輾轉多趟車,面試瞭幾傢公司,結果卻都不盡如人意。所謂的不盡如人意,結果無非就是兩種,他們挑剔我,抑或我嫌棄他們,缺的就是兩情相悅的一拍即合。

  傢裡打電話來詢問我的近況的時候,我早已經心急如焚,為著和母親賭的那口氣,卻假裝風輕雲淡,說已經找到合適的工作,但是還想等等看會不會有更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個未曾真正踏上社會的人,都將第一份工作視為神聖,有一種“好的開端就是成功的一半”的情結。毫無疑問,我偏執地擁有這樣一種情結,固執地不願意將就,以至於遲遲沒能真正安定下來。

  某一天,面試結束時已是華燈初上,望著燈火通明的街頭、四通八達的道路,我的心在這寒冷的冬日裡空蕩蕩地漏著風。

  這城市那麼大,我卻無所依傍,不知該走向何方。這一刻,暖心的夢想早已經變得稀薄。

  接到母親電話的時候,我有那麼一瞬間想脫口而出說:“媽媽,這隻是一座鋼筋混凝土的冰冷城市,並沒有所謂包容所有人夢想的陽光,我想回傢。”但是,我還是咬牙忍住瞭,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就算是再難,我也要走到再沒有路可走的那一刻。

  我在路上,徘徊過,迷茫過,卻從不曾停下腳步

  人生完美的事情始終太少。

  妥協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半個月後,我帶來的三千元錢已經花得所剩無幾。我別無他法,為瞭支付昂貴的房租、為瞭吃飯、為瞭生存,我不得不接受一份與我夢想差之千裡的工作。

  每天早起趕公交,倒兩班車,花費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在路上。吃盒飯和泡面,摒棄所有的娛樂活動,做這個城市最普通的上班族。(www.share4.tw)我磨平瞭來時的棱角,變得平和而世俗,漸漸領悟瞭母親的話,人生不止有夢想,還有煙火,所有的夢想都需要煙火的支撐。

  “就這樣吧,放棄吧!”這樣的話語經常在我心底瘋狂地叫囂著,但我還是選擇瞭努力屏蔽,想著咬咬牙再堅持一下,所有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在這段最煎熬的日子裡,給予我幫助最多的還是最初對我最決絕的母親。她安慰我,向我傳授她的人生體悟,教會瞭我怎樣堅持。

  我曾害怕,倘若我繼續留在這座城市,有朝一日,會變成一個麻木的人,被生活壓迫著,牽著鼻子走,翻不瞭身卻也割舍不掉這些年的所有。離不開,放不掉,最終會變成連自己都陌生的模樣。

  所幸,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機緣巧合,我等到瞭一份夢寐以求的工作,每天被夢想叫醒的日子是幸福的。就算工作繁瑣而又冗長,但是一步步地向夢想靠近,我滿心歡喜。

  很久不曾設想過的未來模樣,在接近未來的現在,終於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我走在來時的路上,曾徘徊過,曾猶豫不決過,卻終於在堅持許久後,在轉角遇見瞭我夢想中的幸福。

  我希冀著,有一天,我會滿載著榮耀榮歸故裡。不為最初的倔強和賭氣,而是為瞭向那些愛我的人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更是為瞭對自己選擇的人生勇敢地埋單。

  • 現在的悲劇,是未來的喜劇
  • 給年輕人的三個分享:讓我的過去,告訴你的未來
  • 不要讓未來的你,討厭現在的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