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人以為不要臉就會有一切

  總有人以為不要臉就會有一切

  文/毒舌奶奶cc

  凡是都有個度,真的是這樣的。

  以前寫過一篇文,說玻璃心的孩子沒有未來,被一堆人罵過,隻是因為文章裡說:做人不能不要臉,但不能太要臉……

  有的人斷章取義,說我不要臉,腐朽的價值觀,扭曲的價值取向,以為有錢就有一切什麼什麼的……

  我對做人不能太要臉這句話,寧死不屈。再提一下我大學階段唯一欣賞的一枚教授,穿著佈鞋抽著雪茄特有范兒的那麼一個老頭,合上書本瞇著雙眼意味深長的說:你們中得大多數,將敗在一點小市民精神都沒有這一點上……總結下來,就是太要臉。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一點點損“面子”的事兒都做不瞭,面子大過天,比吃飯還重要的一種扭曲的狀態。

  不過今天反過來說,我又遇到瞭另一個極端的一些人:他們完全不要臉。

  你工作裡一定會遇過這樣的人:你的創意,轉眼就成她的瞭,你的勞動果實,轉眼就被她摘瞭去瞭。她會撒嬌會賣萌會邀功會來事兒,會把你的東西動動她的腦子微調一下變成自己的,轉臉還能拿著你曾經說過的話去接受個“采訪”什麼的,這也就算瞭,最恐怖的是,她還可以跟你做朋友。

  然後你隻能吃個啞巴虧,人傢媚眼一拋:誰證明這是你的idea呀……明明是人傢的啦,你多心瞭啦。走,咱們吃個飯去。

  你還會遇到這樣的人:擺出一副大傢好哥們好姐妹的樣子,但是交往中你會發現,特別是工作交往中,他們所有的方案,都是完全利己的,利用“朋友”關系,讓你毫無保留的把利益給他,損失留給自己。然後揮揮手帕“大傢好朋友,下次繼續哦!”

  總會有這樣的人:自己做太麻煩,抄吧!偷吧,再不濟,就搶吧!

  李宗吾《厚黑學》被很多中老年大爺奉為神書,用來解釋自己官場商場情場各種場的不得意,然後意味深長的教育下一代:要厚黑啊!在中國,你不皮厚心黑怎麼成事兒?

  沒錯,不皮厚心黑者的確無以成大事。但大爺們不免理解的淺薄瞭,而上面的兩種人,壓根就沒有理解。

  成事兒者,第一要素:是牛逼;第二要素:是堅持。

  在第二要素裡,可能需要一些厚黑,在遇到困境的時候,遇到變態的時候,遇到過不去隻能繞著走得砍的時候,需要厚黑一些。該違法就違那麼一下,該低頭就低那麼一下,那是為瞭終極目標的實現手段而已。

  然而把不要臉當成自己行事原則的人,註定瞭他無法專註於做事,而太過專註於“坑人”。(www.share4.tw)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他的精力有十分,那麼7分放在怎麼坑別人身上,隻有三分放在做事兒上,這樣的人,終究隻是一隻刨地洞的老鼠,能惡心到你,卻打不敗你。

  這個道理,是我用來安慰自己不要花精力和那些老鼠糾纏的原因。

  生活和事業都當看成是一幅待完成的作品,或宏大或震撼或平靜或樸素,但我終究不希望它,齷齪。

  而返回到我遇到的那些把不要臉當成人生奧義的人,免不瞭有一些齷齪小氣的嘴臉。

  我不是什麼特別正義的人,我推崇為達目的可以一定程度不擇手段。然而那要看你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殺人,那麼法律會制裁你,如果隻是去偷竊別人的成果,把身邊那麼有限的個別的競爭對手踩在腳底,兔子專吃窩邊草,那麼,你的所謂“不擇手段”,也未免太沒有格局而pia上一枚low的戳印。

  我始終認為,人,應該8分精力放在專註於自己的進步和手上的工作,留兩分心機把自己的工作蓋上自己的戳印推銷出去,並且防著那些處處給你下套的小人即可。在這兩分上,再怎麼厚黑都不為過,但在那8分上,請用踏實和勤勞取代一切算計和投機取巧。騙得瞭別人,騙不瞭上帝的。

  這樣做是很開心不吃虧的,一來,你可以自己做而不用偷,二來,做出東西的本事總是自己的,他偷的瞭你的作業本,卻偷不走你的心算大招。那麼長久而言,小人終究是過客,而你,終究不可取代。

  • 總有人在為你犧牲
  • 你做夢的時候,總有人在努力
  • 寫在30歲來臨之前:你並不需要急於明白那一切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