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女孩們:像螞蟻一樣工作,像蝴蝶一樣生活

  送給女孩們:像螞蟻一樣工作,像蝴蝶一樣生活

  (一)

  窗外是今年第一個讓人感受到春意的黃昏,天光一點點暗下來,暖意一點點漫上來,令我想起小學葡萄藤下的作業和高中女生宿舍裡偷偷喝的啤酒。我有很多話想說。

  我們來講講有關工作的事。

  (二)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上海。我在最年輕的時候,也是在最貧窮的時候,野心勃勃地來到瞭這座希望之城。

  那個時候我大學剛畢業,應聘到一傢外企做財務,通過三個月的考核期才可成功轉正。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工作上的困難如暗礁漸漸顯露,最後我還是放棄瞭那份工作,因為內心的孤獨。在那裡的三個月,我的心已經幹涸成一塊荒地。提出辭職的那天像往常一樣,我在檔案室整理幾千份發票憑證。那裡非常悶熱,有積年的灰塵,我找著找著,突然就喘不上氣。之前我總是安慰自己,人就是這樣成長的,被撕掉一些東西,被鍛煉出一些東西,要物競天擇,要長出生活的盔甲。可是突然,就在那一刻,我想走瞭,想回我的傢鄉,想吃熱熱的飯菜,想有人說話,有人一起看電視。

  然後我就走瞭。

  (三)

  第二份工作,其實是第二種生活瞭,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承認,工作決定瞭生活很大的輪廓。畢業的第二年,我在一傢學習機構當補課老師。

  就是在那個階段,我培養出瞭對很多事物的興趣,比如語言、書法,還有我後來要提及的花藝。那是一段非常飽滿的時光。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明白瞭,工作不會單單傷害我們,有時候它也治愈我們。

  沒有課的下午,我常常在學校的天臺上曬太陽,泡一杯很濃的茶,慢慢喝淡,也就結束瞭一天。我親眼看過自己的碎片,親手給自己上的膠,補的縫,更懂得溫柔與抱歉。我仍然知道自己渴望什麼,但更瞭解自己適合什麼。有時候上完課上五樓,不期然看到陽光像蜂蜜一樣從樓梯的頂端流淌下來,照見外面一個晴朗的冬日,我端著水杯立在原地,喉嚨像要燒起來,可我也幸福得想流淚。

  那種一個人把自己從身體到內心都照顧得很好的幸福。這樣的生活,我過瞭三年。27歲那年暑假的時候,我獎勵瞭自己一趟遠遊,在雲南待瞭半個月。在那裡,我愛上瞭一種新的生活。

  (四)

  該怎麼向你們描述大理呢?我想到瞭一句話:大理三千戶,戶戶栽花。傍晚去地裡買花,踩著泥土,聞著稻花清香,看蒼山日落。大理的花和這個地方一樣都是傢常氣質的,雛菊、夜來香、大麗、茶花、素馨。它們適合插在土陶罐裡,隨隨便便擺著。白族人愛花,老阿婆去買菜,也會買一小把鮮花帶回傢。清晨去古城逛逛,竹筐裡,菜籃裡,都是花。

  也是在那裡,我見到很多不同職業的女人,有美食傢、有開客棧的,有人物攝影師,有服裝設計師,她們容顏各異,卻都非常平和,易於相處,身上都有一種秋收冬藏的氣質。主流社會無法得到認可的價值觀在這裡有著它們自己的定義,使你整個人都開闊起來。也許工作並不是一項謀生工具,或者喜歡吃的女孩可以開一傢美味的零食店,愛美的姑娘可以天天與衣服和相機打交道。工作,如果變成愛得其所,那又會是什麼樣呢?

  我猶豫過,害怕變動。但我在大理學到一句話:女性的能量允許生命流經、穿越自己而表達一切。

  旅行結束後,我從大理帶回一袋沙土,盛在花盆裡,種進去的多肉植物長大的時候,我終於辭掉瞭工作,在一片老城區開瞭一傢定制花藝店,取名“安娜的早晨”。三面白墻,一面很大的玻璃,能把一天的日照留在屋子裡很久很久。也因此,我進入另一種生活,工作大部分是體力活,很少用到電腦,很少需要在格子間裡坐一整天。我日出而作,日落而休,是一個城市裡的農民。(www.share4.tw)中午煲一鍋湯,晚上一個人小酌,空氣中充滿食物的香氣、酒香和花香,我從沒有這麼熱愛過自己的生活。

  最最重要的是,我看到瞭很多愛情:有一身幹練的精英男士,伏在桌邊為一張卡片思索好久;有羞澀的高三男生過來買一束花送給即將奔赴異地的女朋友,長長的一封信,全是青春的模樣;有每個紀念日送花的,有求得原諒的,有表白的……突然我感到花的善意,原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如果表達得妥當,會非常動人。花消除瞭我和陌生人之間的距離,我們在幾分鐘之內就能成為分享經歷、感受的人,幫助別人挽回感情,或是加深感情,我都與有榮焉。

  慢慢地,花店裡的客人有一些成為我的朋友,我也會在店裡備一些咖啡、花茶和小餅幹,我們常常能在這裡坐一下午,談論植物、飯菜、生活,這讓我感覺到一些不真實,好像在煮飯菜。

  (五)

  我讀到一句話:像螞蟻一樣工作,像蝴蝶一樣生活。送給你們,女孩們。

  • 像螞蟻一樣工作,像蝴蝶一樣生活
  • 經典語錄:像螞蟻一樣工作,像蝴蝶一樣生活
  • 女孩們,不做公主,做女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