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牛郎,不要牛

  我要牛郎,不要牛

  文/特立獨行的貓

  我和牛小姐認識,是從網上。那時候她還是一個大四畢業生,我已經上班一年。她讀我的文章,畢業後和我從事瞭一樣的工作,因此一來二去就有瞭很多線下的見面和交流。牛小姐可以說是我見過的比我小的同事裡最用功、踏實、努力的,雖然那時候我也很用功努力,但相比她來講,我還是自愧不如。所有的節假日和晚上她都用來加班,寫新聞稿,寫報告。每次吃飯聊天,都得聊點進步成長未來規劃人生意義什麼的。

  我有個毛病,喜歡給人介紹對象,牛小姐這個正點的好姑娘我當然不能放過,但從來都被拒絕,因為要工作,沒時間考慮。一來二去,我覺得這孩子是個根正苗紅的職場好苗子,我便很少打擾她,倒是給她介紹瞭一些很不錯的,我認為很合適她的工作機會,事實證明,她也幹的非常棒,我也覺得幹瞭一件大好事,還跟她的現任領導同事們成瞭逗逼好盆友。

  兩個月前,牛小姐給我打電話,讓我給她介紹男朋友,嚇我一跳,問她這是怎麼瞭?她說她辭職瞭。我大驚失色,不是工作挺好的麼?她的領導同事也一直跟我贊揚她。她在電話裡很低沉的聲音跟我說:“我辭職瞭,工作上發生瞭一些事情,讓我發現我根本不懂生活。我原來以為工作就是一切,工作就是我的命,可是我突然發現,我都25歲瞭,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樣的男生,不會跟男生溝通說話。前幾天客戶那邊出點問題,我突然發現我連跟客戶吃飯都不會找合適的飯地方。我常看你傢被你收拾的那麼漂亮,可我連簡單的收納都不會。在生活裡,我就像個傻子,我覺得除瞭工作我一無所有。”

  雖然我一直覺得她工作太拼命瞭,但我一直覺得,她可能就是那種在職場上走未來女強人路線的姑娘,而且是我也真沒想過,不會生活也是一個問題,而且能鬧到辭職的地步。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便讓她先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再說。

  昨天,我無意間瀏覽瞭牛小姐的微博,看她去參加瞭很多活動,和小夥伴一起去旅行,去電臺做主持人做節目。我在網上找見她,問她要不要給她介紹工作?隻要她願意去上班,這種好姑娘哪裡都求之不得。

  牛小姐說:“我還想再這樣過一段時間,我覺得現在我終於活得像個正常人瞭。這兩個月,我旅行瞭兩次,參加瞭很多同齡人的活動,我慢慢懂瞭生活的意義,也看到瞭生活本來的樣子。我突然發現生活裡還有那麼多有趣好玩的事情,比工作本身更能讓我有存在感,我覺得想學的東西有好多好多,我有瞭好多愛好,我想再試一試,我想讓自己多一些樣子。”

  我問她,那錢呢?沒有穩定收入,是否能撐得住?要不要我幫忙?她說:“我現在在給雜志寫稿子,也封面專訪什麼的,賺的錢沒有以前多,但是也夠花。現在跟別人合租,也學會瞭收拾屋子,雖然沒有以前過的寬裕,但是很快樂。你別忘瞭給我找男朋友呀。”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這個姑娘的青春開始盛開瞭,心裡特別激動,仿佛陰天過後突然看見彩虹和陽光瞭一樣。

  以前有很多人問我,一邊上班還要一邊寫字,這個業餘愛好這麼辛苦,又不會帶來什麼錢,幹嘛一定要堅持這麼久?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就當一個業餘愛好養著,正好讓自己忙一些,免得自己流於職場裡的勾心鬥角與生活的毛皮瑣碎當中去。

  隨著慢慢長大,生活和工作的閱歷增加,我慢慢明白,一個業餘愛好不僅可以讓你在忙碌的工作中有個放松的機會,還能延伸你的不同能力,更重要的是,當你年紀小的時候,職場可能可以100%的回報你,但當你慢慢長大會發現,職場裡的一切並不是100%能夠準確的回報你的付出,能影響這一切的因素有太多,也有很多迫不得已和無可奈何。那個時候,倘若你從高位掉落,還沒有點別的什麼別的支撐自己,真的會有一無所有的感覺。

  雖然我沒有到達過這樣的高位,還隻是個小卒,或者可能我描繪的不太準確,但總會隱約理解和看的到別人的例子。對於我來講,職場六年,每當遇到黑暗或者堅持不下去的時候,總還能自我安慰:“沒關系,我還可以寫字,我還會寫點東西,哪怕不要這個工作,我還可以寫字賺錢,還有一個讓自己有存在感和成就感的我自己。”

  我也曾是一個拼命工作的姑娘,在23歲的某個周末,我在出差的飛機上碰到一個40來歲的大叔。大叔問我去旅遊嗎?我說是去出差。大叔感嘆道:“小姑娘這麼年輕,你應該去談戀愛啊,去玩啊,去享受青春啊,怎麼能用來出差呢?”

  這個對話我記得特別特別清楚,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努力去平衡生活與工作的關系。那時候我知道,不停的忙碌並不代表你很重要你很牛,沒有生活並不代表你就是人中龍鳳。(www.share4.tw)盡管那個時候我還做不好所謂的時間管理與平衡關系,但那一刻,我心裡的牛人,不再是工作多牛逼多忙碌多麼的開口就是散裝英文吃飯約會從來找不見人,而是能平衡好生活和工作,並能讓自己在任何一個狀態和環境下都有能有美好的一面的人。

  隻是幸好,在拼命工作後的每一個深夜,我還有一個堅持寫字的我自己,這個小小的堅持,讓我熬過瞭很多艱難的時光。雖然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這個小小堅持的愛好,給瞭我怎樣的平衡與撫慰,但好在我還有,我沒有丟失我自己。在物欲橫流和霓虹迷亂的世界裡,我還能通過寫字,找見那個可能也被迷亂,被偽裝,被言不由衷,被裹挾成另一個樣子下的我自己。這樣一來,便覺自己幸運的不得瞭。

  柏邦妮說過,我們必須找到除瞭愛情之外,能夠讓我們用雙腳,堅強站立的東西。今天我突然明白,我們還需要找到除工作之外,還能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的東西,這個東西可能是愛好,可能是習慣,可以是任何東西。但不管是什麼,這一定是你在工作八小時感到難過和失落的時候,甚至是丟掉工作的時候,還能撫慰內心,以及在暗夜裡想到便可以讓你掛著眼淚睡著,並且能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對自己說“沒關系”的東西。

  後來,我跟牛小姐說:“其實工作上你很牛,有一天你會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人。但現在的你也很牛,你找到瞭最美好的你自己。”那天正好是七夕情人節,牛小姐在QQ上給我打過來一行字:

  “我要牛郎,不要牛,可以嗎?”

  • 等不及瞭,我要成功
  • 2014,我要寫給人生的九封信
  • 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