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那年,我的夢想是年薪十萬

  三十歲那年,我的夢想是年薪十萬

  文/小川叔

  三十四歲那一年,幾個朋友一起慶祝我的生日,我這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實現瞭當初的“心願”。原來以為高高在上的十萬年薪,現在看來隻是一個小小的山丘,不過如此啊。

  如果哪傢公司能給我年薪十萬,我可以在那做到死為止!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是一個廣告公司的小職員,月薪五千,這數字在我過去的工作履歷裡比任何一個公司開得都高,甚至它在我的人生裡都具有瞭劃時代的意義。

  那是2008年,那一年我29周歲,虛歲30歲。

  我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意“三十歲”這個歲數,至少我在沒有到達三十歲之前,我都非常在意,我總覺得那對一個男人來說,是一個門檻。

  古語說三十而立,這句話讓很多男生都把三十歲當做一個蛻變的儀式,仿佛到瞭那個歲數自己就真的進化瞭一樣。因此,我在三十歲之前一直都很糾結於周歲和虛歲這種問題,我努力地去認定自己的周歲年紀,覺得似乎這樣就小瞭一歲,可以讓中年危機來得更晚一點。

  2008年,那一年物價和房價還沒有飛漲到現在這麼厲害,我到手的工資隻有4300塊,和一幫子朋友去吃飯的時候偶爾還會冒出一些小自卑,認識的朋友裡有做銷售的,買瞭好幾套房子,有上市公司的財務總監,金領階層光芒萬丈,有五百強企業的經理,有知名服裝品牌的中高層,我那時候話不多,因為總怕自己說錯,蜷縮在人群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聽他們扯淡聊天,陪他們吃飯喝茶。

  小伍和小天這兩位朋友都是在那時候認識的,認識的最直接的理由大概是他們不做作,很少提自己的存款和房子,也不炫富,全身上下你看不見幾個帶著大LOGO閃瞎狗眼的牌子,隨和的人多少會讓我覺得放松一些。當然這些因為爬山而認識的戶外驢友裡,也有類似我這樣的窮人,薪水不多,但是很多都是北京人,混的也都是國企單位,隻是圖個清靜而已。

  一個人到底要有怎樣的自信,才可以一直給自己加油打氣讓自己走很遠?一個人到底要有怎樣的勇氣,才可以畢業後在陌生的城市,面對茫茫的未知,蒙著眼摸索前行而且一走就是五年?你要拿什麼對向前走的自己去鼓勵說,你可以,你一定行?

  我沒有那麼多的勇氣和能量。

  2008年,那年我畢業整五年,五年對於別人來說是一個成熟的過程,對我來說,卻是一個一直迷茫糾結的過程。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不知道做些什麼,什麼才是我的擅長,在這個城市我看不到希望和未來,我甚至一度很怕,怕再過一個五年,我依舊還是一個月薪五千的窮光蛋。

  人生最糾結的事情不是你甘於平淡,而是你明明不希望平凡卻不知道未來應該怎麼辦。

  這種迷茫,就好像在濃得看不見前方的大霧裡穿行,磕磕絆絆,你想一直向前走,卻又懷疑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轉。

  我說那句話的起因是因為不知道誰提起瞭一個話題,你的夢想是什麼?

  有人說夢想是買塊地,自己過著美好的田園生活。有人說夢想是可以辭職去周遊世界。我說,我的夢想是希望有一天公司可以給我開到年薪十萬,然後我就可以在那工作到死。

  我聽到有的人笑瞭起來,我知道那笑聲背後的意義,就好像一個富人在說遠行說志向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窮人說,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吃上一碗白飯一樣。

  我知道,在他們看來,或許這算不上是一個夢想。

  我不知道今天的你如何看待年薪十萬這個價碼,因為隨著通貨膨脹和見識的增多,你會對數字越來越不敏感。就好像我才來北京的前兩年,買一件五百塊的棉服都要糾結半天,而現在覺得好一點、厚一點的衣服不可能會有低於七八百的價格。每一年看到畢業生投遞的簡歷,期望的薪資待遇從過去的不足兩千變成瞭兩千多、三千多,如今應屆畢業生已經開價四千多或者五千瞭。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人越來越值錢,還是錢越來越不值錢。

  年薪十萬在我當年的概念裡是月薪八千多,八千多的工資等同於當時公司裡的高級經理或者副總監,我當時就想,那個職位也許是我要努力拼搏很久才有機會去碰觸的吧。

  2009年,因為金融危機導致公司效益下滑,好幾個大客戶都壓縮瞭廣告運營預算,很多小客戶則直接取消瞭廣告業務,作為服務商的我們直接面臨的問題就是裁員。

  我很幸運的沒有被裁掉,但是原本的部門人員解散,我被調去瞭公關部。

  那一年,我30周歲。

  一切都要重新開始。

  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公關行業,我不懂任何公關術語和流程。

  我在活動現場就像個傻子一樣,不知道自己應該幹嗎,像個等待指令的木偶,任何人都可以使喚我。

  我在現場找不到自己可以發揮價值的地方。

  部門同事把所有現場執行、看場子的活都交給瞭我,我全年沒有休息日,因為很多客戶活動都是在周六、周日、節假日、晚上完成的。

  我從什麼都不懂,到開始懂一點點,到最後一個人操盤。我從一個內向型的人逐漸變得外向。

  我原本是一個不愛說話、存在感很弱的人,但是職業要求我必須要說話,而且是不停地說。一個五百多人的客戶答謝活動,隻有兩個人負責,一個人負責室內,風吹日曬的室外當然是由我這個新人負責,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接打電話,桌椅到位瞭沒有?餐飲到位瞭沒有?供應商的服務人員到位瞭沒有?模特禮儀到位瞭沒有?飲料水果到位瞭沒有?樂隊演奏到位瞭沒有?

  桌椅到位瞭要立刻安排擺放位置;餐飲到位要交代冷餐發放的時間和每一組的順序,對於一個一天的活動,發放節奏是很關鍵的;禮儀模特要進行基本的流程培訓,誰拿證書,誰拿紅酒,樂隊就位要開始進行音響調試,現場每一個環節流程都需要你不斷地去對接。(www.share4.tw)這期間最要命的是,你要隨時恭候客戶新的調整指令,不管對方的職位大小,你都要應變自如。

  每個客戶不管專不專業,都想發表點自己的意見,比如鮮榨果汁不夠甜,冷餐造型不美觀,桌佈配色不好看,為什麼沒有桌花等等一系列雞毛蒜皮的小事。這些都會讓我覺得很崩潰,最可怕的是你要隨時百分百接受客戶擔憂的情緒,解答他們的擔心,安撫他們不安的情緒。

  那一年多的時間裡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每次接電話無論任何情況,都可以保證是一聲足夠元氣陽光般的問候。

  我三十周歲的生日是在忙碌的活動現場度過的,那一天幾乎是雞飛狗跳狀況頻出:先是室外的小型音樂會,附近的居民帶著孩子看到有活動就來蹭吃蹭喝;之後是一個熊孩子非要鉆過警戒帶去噴泉池玩耍,最後掉到水池瞭,然後熊孩子的傢長就沖出來不依不饒索要賠償;最後好不容易處理好瞭突發狀況,室內開始的青花瓷賞鑒活動又狀況頻出,兩個傢長因為孩子互相爭搶白瓷胚而大鬧,大人之間發生瞭口角,其中一個還差點撞爛瞭前來展示的珍貴的展品。

  晚上十點半徹底收工之後,我打車回傢看瞭看手機才發現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我在小區門口樓下小吃攤點瞭一碗青菜面,要求老阿姨幫我加一個荷包蛋。我對自己說,你看,過瞭今天你就真的徹底三十周歲瞭。這些年你忙忙叨叨到底為瞭什麼呢?

  每一次在面對社會和外界的變化,你都把頭埋得低低的,逆來順受。

  你總覺得人生看不到希望,就好像溺水一般拼命掙紮,然後……到瞭今天,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你並不知道未來還要走多遠,你也從來不敢去奢望自己這輩子可以賺多少工資。

  那麼人生也好,活著也好,這意義到底是什麼?

  你一直都希望可以做自己,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嗎?

  你覺得你每走一步都身不由己,都小心翼翼無比害怕,你以為你會被這個洶湧的洪流沖走,可是你看,事實證明你到哪都能紮根,活下來,對嗎?

  如果說畢業的六年裡,生活從來沒有給予過你任何機會和道路的話,那麼至少它教會瞭你一套活下去的本事,它讓你在困境面前變得極度謙卑,它讓你明白生活的辛苦、不如意,以及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付出。

  或許你可能註定就是一枚雜草,在這個高樓林立的大城市裡永遠沒有出頭的那一天。

  哪怕年薪十萬對你來說一輩子都隻能是一個夢想,但是帶著這個夢想活下去,終究也會有心願達成的一天吧!

  三十歲,是人生的一個分水嶺,你不能再任性,不能輕言放棄。

  這是你的人生,你總要學著堅強,學著坦白,學著面對。

  那天,路邊攤的燈光昏暗,吃飯的隻有我一個。老阿姨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收攤,我看著熱氣騰騰的長壽面,自己對自己叨咕瞭很多,之後在心裡默默許下瞭一個願望,從今天起忘記年紀這回事,忘記生日這回事,心願不達成就不吃這代表成長的生日面。

  從那天起我改變瞭很多,也開始思考很多,包括人生與未來。

  我把被動的改變變成瞭積極的轉變,如果生活需要我變成什麼樣子,那麼我就索性去試試看。

  我開始把工作當成樂趣,嘗試著把壓力化解。

  我開始在備場前嘗試著放松精神,甚至從咖啡師到禮儀我都可以從容地打個招呼,開個小玩笑。客戶開始對我覺得放心,來賓能夠在這裡盡興,活動能夠圓滿成功,這都是我最想看到的。

  我沒那麼多時間沉浸在負面情緒裡,開始懂得自我調節。

  我不再刻意區分自己的周歲、虛歲,統一把虛歲當做瞭真實年紀,隻是因為聽人說,虛歲是算上瞭你在媽媽肚子裡的那一年。

  那是寶貴而偉大的一年,我應該尊重它,並且認可它的存在。

  三十四歲那一年,幾個朋友一起慶祝我的生日,我這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實現瞭當初的“心願”。原來以為高高在上的十萬年薪,現在看來隻是一個小小的山丘,不過如此啊。

  隻要你一直在行走,你就會看到更多更美的風景,所有的彎路和目標都有它存在的意義,沒有過去的那些坎坷,就不會有今天的心態與能力。

  向前走,哪怕你看不見光亮,哪怕你不知道方向,隻要你不停下,總會走到曙光來臨,走向光芒萬丈。

  摘自小川叔《扛得住,世界就是你的》

  • 三十年後,但願有你一半牛逼
  • 三十瞭,一個銷售人職業生涯的困惑和迷茫
  • 讓三十歲的你,少一點遺憾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