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斯坦福招生官寫給被拒學生的郵件

  一封斯坦福招生官寫給被拒學生的郵件

  今天下午,我們的招生辦公室向34000多名申請我們普通錄取的、盼望著在斯坦福度過自己四年大學生涯的高中學生發出瞭郵件。

  即便我已經負責招生工作長達30年之久,在這個周末,我依然為那些沒能如願拿到offer的年輕人而感到遺憾。

  同時,我也能預見到很多傢長會因為自己的孩子有著十分優異的教育背景,很高的SAT成績但最終被斯坦福拒絕而感到心煩意亂。

  我能體會到這些傢長的感受。當我的女兒在等待大學的錄取決定時,我也曾經緊張和不安。現今的孩子們已經承受瞭太多的壓力,在這裡,我想與所有傢長分享三條理念。

  首先,一切都是相對的。斯坦福每年都會有數千名學生被無情地拒絕掉。毫無疑問的是,這些被拒掉的學生中,絕大多數是符合斯坦福的申請要求的。實際上,有著gPA4.0的申請者的數量是我們實際錄取人數的四到五倍。

  我也希望有這麼一個公式來解釋誰能夠被錄取,誰會被拒掉,但決定是否錄取一名學生是一門藝術,而並非科學。

  每一個課堂就像一個交響樂團,需要其獨特的組合和聲音,我們的目的是營造一個和諧而多元的環境,這就意味著額外的貝斯手是沒必要的。

  另外,即便是在我的同事內部,我們也對申請者持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www.share4.tw)但我想告訴你們的是:世界不會因為你被斯坦福拒絕瞭而否定你自己的價值和努力。

  其次,看得長遠一些。即使現在的媒體稱現在的年輕人是垮掉的一代,就我所審核的這些申請斯坦福的年輕人來看,他們是無與倫比的出色。通常來說,這些被我們拒絕的學生最終會被其他同一級別的大學錄取。

  這就要提到我要說的最後一點上瞭:教育成就人。不可否認,不同的大學之間教育資源的差距是存在的,但他們都能給予學生學習和成長的資源和空間。

  這讓我想起瞭1975年加州Sunnyvale的一名高中畢業生。他申請瞭斯坦福和另外一所學校。當他得知被斯坦福拒絕之後十分沮喪,但後來他卻被另一所名校,加州大學伯克利錄取瞭。他後來在MIT完成瞭他的博士學位,隨後成瞭華盛頓的卡內基學院的研究員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教授。2003年,他加入瞭斯坦福的醫學院,並在2006年獲得瞭諾貝爾獎。

  Andrew Fire在當年申請斯坦福的學生中,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現在的斯坦福哲學教授John Etchemendy當初也沒能拿到斯坦福本科的offer。實際上,他們和所有被斯坦福拒絕過,但仍然取得瞭輝煌的人生成就的人一樣。

  一個斯坦福的本科學位,或是任何一所常青藤盟校的本科學位,在漫長的歲月中隻會成為你簡歷中最不起眼的一行字而已。所有正在申請大學的學生和傢長應該懂得的是,不論你是被錄取瞭還是拒絕瞭,進入大學,相對於漫漫人生路來說,隻是一個簡單的紀念碑。

  • 從二本到985——寫給2015考研的建議
  • 睿智母親寫給女兒的10則人生信條
  • 寫給畢業季的大學生們:向前走,別回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