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卷的故事

  羊皮卷的故事

  (一)

  海菲在銅鏡前徘徊,打量著自己。

  “隻有眼睛還好年輕時一樣。”他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轉過身慢慢地在敞亮的大理石地板上走著。他拖著年邁的步伐在黑色的瑪瑙柱子之間穿行,走過幾張雕刻著象牙花飾的桌子。臥榻和長沙發椅發著龜甲的微光。鑲嵌著寶石的墻壁上,織錦的精美圖案閃閃發光。古銅花盆裡,碩大的棕枝葉靜靜的生長著,沐浴在石膏美人的噴泉中。綴滿寶石的花壇和裡面的花兒競相爭寵。凡是來過海菲這座華麗的大廈的客人都會說他是一個巨富。

  老人穿過一個有圍墻的花園,走進大廈另一邊約五百步遠的倉房。他的總管伊拉瑪正在入口處等他。

  “姥爺好”

  海菲點瞭點頭,繼續默默地走著。伊拉瑪一臉困惑的跟在後面,他不懂主人為什麼選擇這個地方會面。主仆二人走到卸貨臺邊,海菲停下腳步,看著一包包貨物從馬車上抬下來,分門別類地堆放在倉庫裡。

  這些貨中有小亞細亞的羊毛、細麻、羊皮紙、地毯和油類,本地生產的玻璃、無花果、胡桃、香精,帕爾邁拉島的醫療和藥材,阿拉伯的生薑、肉掛和寶石,埃及的玉米、紙張、花崗巖、雪花石膏和黑色瓷器,巴比倫的掛毯,羅馬的油畫,以及希臘的雕像。空氣中彌漫著香精的氣味,海菲敏感的鼻子還聞到瞭香甜的李子、蘋果、乳酪和生薑的味道。

  然後,他轉向伊拉瑪:“咱們的金庫裡現在有多少現款?”

  “所有的?”

  “所有的”

  “我最近沒有盤點,不過總在七百萬金幣以上。”

  “倉庫裡的現貨,折合成金幣是多少?”

  “老爺,這一季的貨還沒到齊,不過我想少說也的合個三百萬金幣。”

  海菲點瞭點頭。“不要在進貨瞭。馬上把所有的現貨賣瞭,換成金子。”

  老總管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像被人打中似的往後退瞭幾步,毫不容易才說道:“老爺,您把我弄糊塗瞭,我們今年的財運最好,各大商店都說上個季度銷售量又增加瞭。就連羅馬軍方都向我們買貨,您不是在兩個禮拜之內,賣給耶路撒冷的總督二百匹阿拉伯()馬嗎?請您原諒我,老爺,我一向很少頂撞您,但是這一回,我實在弄不明白,您為什麼要……”

  海菲微微一笑,和藹地拉著老伊的手,“老伊,你還記不記得好多年以前你剛來的時候,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

  伊拉瑪皺瞭皺眉,然後眼睛突然一亮,“你吩咐我每年要把所賺的一半分給窮人。”

  “那時候,你不是認為我是個做生意的傻瓜嗎?”

  “我那時候覺著……”

  海菲點瞭點頭,指瞭指卸貨臺,“你現在承不承認當時多慮瞭?”

  “是的,老爺”

  “那麼,我勸你對我剛才要你做的事要有信心,我會把我的用意解釋給你聽得。我已經老瞭沒需要的東西很簡單,自從麗莎走瞭以後,我就決定把所有的財富分送給城裡的窮人,自己留著點夠用就行瞭。除瞭清理財產之外,我希望你準備一些文件,把分行的所有權證明文件,轉移給所有分行的賬房,另外在拿出五千金幣分給每個賬房,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中心耿耿,任勞任怨。以後,他們喜歡賣什麼就賣什麼。”

  伊拉瑪張瞭張嘴,海菲揮手阻止瞭他。

  “你不太喜歡這麼做,是嗎”

  老總管搖瞭搖頭,勉強漏出笑容,“不是的,老爺,我隻是不明白您為什麼要這麼做,您好像在交待後……”

  “你就是這樣,老伊,老是想著我,從來不替自己想想,我們的生意不做瞭。你就不為自己打算打算?”

  “我跟瞭您這麼多年,怎麼能隻想自己呢”

  海菲擁著老仆人繼續說道:“別這樣,我要你馬上把五萬金幣轉到你的戶頭上,然後我求你留下來,等我把多年來的一樁心事瞭結以後再走。到時候,我會把這座大廈和倉庫都漏給你,然後我就找麗莎去瞭。”

  老總管睜大眼睛看著主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五萬金幣,房子,倉庫,……我怎麼配得上……”

  海菲點點頭,“我一直把你的忠心當作最大的財富,和它比起來,我送你的這點小東西根本不算上什麼。你懂得生活的藝術,不為自己,而為別人活著,這就是你與眾不同的地方。我現在要你做的,就是幫我盡快完成計劃,我的日子不多瞭,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事件更重要的瞭。”

  伊拉瑪轉過頭,不讓主人看見眼力的淚水,“您說您有心願未瞭,是什麼心願?您對我像親人一樣,可是我從來沒聽您提過什麼心願。”

  海菲雙臂抱在胸前,面帶笑容,“等你把今天早上交待你的情辦完以後,我會告訴你一個秘密,這秘密隻有麗莎知道。三十年瞭……”

  (二)

  就這樣,一輛蓋得嚴嚴實實的馬篷車從大馬士革出發瞭。車上裝載著各種證明文件和黃金,就要分送到海菲的每個賬房手中。從喬泊的歐貝特到帕特拉的魯爾,每個賬房都收到瞭海菲的厚禮。他們得知主人退休的消息,個個目瞪口呆,不知說什麼好。篷車駛過最後一站,它的使命就全部完成瞭。

  於是,曾經顯赫一時的商業王國從此不復存在。

  伊拉瑪心情沉重,覺得很難過。他差人稟告主人,說庫房已經空空如也,各地的分行在也看不到那人人引以為榮的海菲王國的旗幟,不久,傳話的人回來說主人要馬上見他,要他在噴水池旁等著。

  噴水池旁。海菲深深的端詳著伊拉瑪,然後問到:“事情辦完瞭嗎?”

  “都辦完瞭。”

  “別難過,老伊,跟我來。”

  海菲領著一拉瑪,向後面的大理石階梯走去。闊大的房子裡,隻有他們的涼鞋“嗒嗒”響著。當他們走進一個擱置在柑木架上的大花瓶時,海菲的步子突然慢瞭下來。花瓶在太陽光裡自由白色變成瞭紫色。看著它,海菲那飽經滄桑的臉上綻開笑容。

  接著,兩個人開始攀登內梯,階梯一直通向藏在大廈圓頂裡面的房間。伊拉瑪這才發現,往日守在階梯口處的武警衛已經不在瞭,他們爬上一個樓梯平臺,停下來歇息,兩個人都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當他們爬上第二個平臺時,海菲從腰帶上取下一把小鑰匙,打開那沉重的橡木門。他把身體靠在門上,門軋軋地向裡面推開瞭。伊拉瑪在外面()著,直到主人喚他,才小心翼翼地走瞭進去,走進這三十年來的禁地。

  灰暗的陽光夾雜著塵埃從塔樓的縫隙中滲漏下來。伊拉瑪抓著海菲的手,漸漸適應瞭幽暗的光線。房子裡幾乎空無一物,一束陽光在墻角。隻有那兒放著一個香柏木制成的小箱子。伊拉瑪環顧四周的時候,海菲臉上浮上淡淡的笑容。

  “讓你失望瞭吧,老伊?”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姥爺。”

  “你難道不會對這裡的擺設失望嗎?這三十年來,我一直請人嚴加守衛,大傢一定常常議論,猜測這裡面放瞭些什麼神秘的東西。”

  伊拉瑪點點頭,“不錯,這些年來常聽大傢議論著塔樓上藏的東西,有許多謠言。”

  “其實這些謠言我都聽過,有人說這上面有成箱的鉆石、黃金,有人說這上面有珍奇異獸,甚至有一個波斯商人說我在上面金屋藏嬌,麗莎還笑這個商人心術不正。你看,其實這兒除瞭一隻箱子以外,什麼也沒有。來,過來。”

  兩個人走到箱子旁蹲下身去。海菲小心的把包在箱子上的皮革掀開,深深地吸瞭口柏木散發出來的氣息,最後,他按下箱蓋上的開關,蓋子一下子彈開瞭。伊拉瑪向前傾著身子,目光越過海菲的肩頭,落在箱內的東西上,這一來,他更糊塗瞭,搖著頭看著海菲。箱子裡除瞭幾張羊皮卷以外,什麼也沒有。

  海菲伸手輕輕地拿出瞭一卷,閉上雙眼,把他緊緊地握在胸前。他的臉變得平靜安詳,幾乎撫平瞭歲月留下的皺痕。他站起來,指著箱子,說道:“就算這屋子裡堆滿鉆石,它的價值也無法超過你眼前的這隻箱子,我的成功、快樂、愛心、安寧、財富全來自這幾張羊皮卷,我永遠無法報答他們的主人。”

  伊拉瑪聽瞭海菲說話的語氣,驚駭的後退瞭幾步,問道:“這是不是您說的秘密?這隻箱子和您的心願有關嗎?”

  “一點不錯。”

  伊拉瑪擦瞭擦額頭上的汗珠,不敢相信的看著主人。“這幾張羊皮卷裡面究竟寫著什麼,會比鉆石還珍貴?”

  “這些羊皮卷,除瞭一卷以外,全都記載著一種原則,一種規律,或者說一種真理。他們都是用獨一無二的風格寫成的,以便閱讀的人瞭解其中的含義。一個人要想掌握推銷的藝術,成為這方面的大師,那就一定的看完所有的內容。如果懂得運用這裡面的原則,那它就可以隨心所欲,擁有他想要的財富。”

  伊拉瑪盯著箱中陳舊的羊皮卷,困惑不解的問道:“和您一樣有錢?”

  “如果願意,甚至可以比我還富有。”

  “您剛才說過,這些羊皮卷講的都是推銷的辦法,除瞭一卷以外,那這一卷又講瞭些什麼呢?”

  “你說的這一卷,其實是必須閱讀的第一卷。其它每卷都要按特殊的順序來讀。這頭一卷裡藏著一個秘密,能夠領悟他的智者,歷史上寥寥無幾。事實上,這第一卷是閱讀指南,告訴我們怎樣有效的看完其它幾卷。”

  “聽起來像是人人都可以做的事情。”

  “的確很簡單,隻要肯花時間,專心致志,把這些原則融進自己的個性,讓他們成為一種生活習慣。”

  伊拉瑪伸手拿出瞭一卷,小心翼翼的捧著它,顫巍巍地問他的主人:“請您原諒我這麼問,為什麼您不把這些原則告訴大傢?尤其是長年在您手下工作的人。對於其他的事,您一向很大方,為什麼那些一生替您賣命的人,都沒有機會看到這些羊皮卷,獲得財富?最起碼,他們可以變成更好的推銷員,買更多的貨,這些年來,您為什麼對這些原則一直保密?”

  “我沒有選擇的餘地。許多年前,當這些羊皮卷交到我手中時,我曾發過誓,答應隻讓一個人知道他們的內容。我至今尚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要求。我受命將羊皮卷裡的所寫的東西用到自己的生活中,直到將來有一天,出現那麼一個人,他比少年時的我更需要幫助,更需要這樣羊皮卷的指引,那時我就把這些寶貝傳給他。據說我將通過異象認出那個我要找的人,也許他並不知道自己在尋找這些羊皮卷。”

  “我一直耐心的等著,一面等,一面按這上面教的去做,結果我成為瞭大傢所說的醉瞭不起的推銷員,就像給我羊皮卷的那個人一樣,他也是他那個時代最成功的推銷大師。伊拉瑪,你現在大概可以體會出,這些年來,為什麼有時候我會做出你看來莫名其妙、後無意義的舉動,而結果卻證明名我是對的,我一直深受這些羊皮卷的影響,照他寫的去做,也就是說,我們賺下的財富,並非出自我個人的智慧,我隻是個執行的工具而已。”

  “過瞭這麼多年,您還相信那個衣本傳人終會出現?”

  “不錯。”

  海菲小心翼翼的把羊皮卷放回箱內,然後把箱子蓋好。

  “老伊,你願不願意跟著我,直到我知道到那個傳人為止?”

  老總管在柔和的光線裡伸出手去,終於和主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伊拉瑪忠厚的點瞭點頭,然後悄悄的推下,走出瞭閣樓。海菲把箱子重新鎖好,用皮革裹住,又看瞭一會兒才直起身子,走出塔樓,站在環繞著巨大圓頂的平臺上。

  微風由東邊吹來,拂過老人的面頰,風中夾著遠處湖水和沙漠的氣味。他居高臨下,站在那兒,往事也隨風掠過瞭胸際,老人牽動著雙唇,微微地笑瞭……

  (三)

  時以冬季,橄欖山上寒風——冽。耶路撒冷廟堂裡燒香熏煙的氣味,焚燒屍體時發出的臭味,以及山上樹林裡松脂的清香,混雜在一起,穿過金倫山谷,裊裊飄來。

  離貝斯村不遠的斜坡上,歇息著帕爾邁拉島的柏薩羅商隊。夜深瞭,主人最寵愛的種馬也不再咀嚼低矮的阿月渾子樹叢,靠在月桂樹旁,安靜下來。長長的一列帳篷旁,粗大的麻繩為住四棵古老的橄欖樹,圈在裡面的駱駝和騾子擠在一起,相互取暖。除瞭兩個警衛來回巡邏外,方圓一片寂靜,隻有柏薩羅的帳篷現在出走動的人影。

  帳篷裡,帕薩羅面帶色,來回著步子,對跪在門邊的那個怯生生的少年時而皺眉,時而搖頭。最後,他在金縷交織的地毯上坐下來,招手示意少年過來。

  “海菲,我一直當你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我不明白你怎麼會提出這種奇怪的要求。你對現在幹的活兒不滿意嗎?”

  “不是,老爺。”少年眼望地毯說道。

  “是不是篷車多瞭,你喂養不瞭那麼多駱駝?”

  “也不是,老爺。”

  “那麼,在把你的請求說一遍吧,慢慢地說,告訴我你的理由。”

  “我想當一名推銷員,幫您去賣貨,我不想一輩子隻當為您看慣駱駝的僮仆。我想和哈德、西蒙、凱利他們一樣,帶著大批大批的貨出去,回來的時候帶回一大堆金子。我不想再過這樣卑微的生活,一輩子喂養駱駝,沒有什麼出息,如果能做推銷員,那我有一天也會成功,會賺大錢的。”

  “你怎麼會有這種念頭呢?”

  “我常聽您說,一個人要想從平窮變為富有,最有機會的方法就是去做一名推銷員。”

  帕薩羅開始點頭,思忖片刻,又繼續問少年道:“你認為自己能夠做的像哈德還有其他推銷員一樣好嗎?”

  海菲信心十足地盯著老人說道:“我常聽凱利抱怨運氣不佳,貨賣不出去,也常聽您提醒他說,任何人隻要肯勤學推銷的原則,掌握它的規律,就能在很短的時間把貨賣光。像凱利這麼笨的人都能學會那些本領,我就不能學會嗎?”

  “如果有一天,你對那些原則運用自如,那你畢生的目標是什麼?”

  海菲猶豫瞭一下,然後答道:“人人都稱贊您是一位瞭不起的推銷大師,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商業王國祥您親手建立的這麼龐大。我的目標是要比您更偉大,當一個全世界最偉大的商人,最有錢的富翁,最成功的推銷員。”

  帕薩羅向後直瞭直身子,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張年輕、黝黑的面孔。少年的衣服上隱隱可以聞到牲口的問道,但他的神態中看不到半點自輕自賤。“那麼,你打算怎麼處理這麼多財富和那一起而來的權勢呢?”

  “和您一樣,我要我的傢人好好享受,然後我要周濟窮人。”

  帕薩羅搖瞭搖頭,“孩子,不要把財富當成你一生的目標。你得花很動聽,但那還不夠,真正的富有,是精神上的,不是錢包裡的。”

  海菲馬上問道:“您不算富有嗎?”

  老人笑瞭,小少年的莽撞。“孩子,就物質上的富有來說,我和外面的乞丐,隻有一點不同,乞丐想的是下一頓飯,而我想的是最後一頓飯。孩子,不要一心隻想發財,不要受金錢的奴役。努力去爭取快樂,愛與被愛,最重要的,是求得心靈的寧靜。”

  海菲仍然固執已見,“但是沒有錢,您說的這些是達不到的。誰能一文不名而心平氣和?誰能腹中空空而快樂幸福?不能養傢糊口,豐衣足食,怎能讓傢人感受到愛的關懷?您自己也說過,能帶給人快樂的財富便是美好的。那麼,我要成為一個有錢人有什麼不好?”

  “隻有沙漠裡的僧侶,才適合過苦日子。因為他們隻須養活自己,除瞭神以外,不用討好別人。可是我不同,對我來說,貧窮隻意味著無能無志,而我並非是這樣不中用的人!”

  帕薩羅皺起眉頭,“什麼事情讓你突發奇想,躊躇滿志?你說要養傢糊口,可是除瞭我這個在你父母病故後收讓你的人,你並沒有傢人呀?”

  海菲那被太陽曬得黑黑的面龐,掩蓋不住突然泛起的紅暈。“我們路過希伯倫的時候,我遇見可卡耐得女兒。她……”

  “喔,喔,現在說實話瞭,不是什麼大道理。是愛情讓我們看管駱駝的男孩變成偉大的勇士,要向全世界挑戰瞭。卡奈非常有錢,它能讓自己的女兒和一個喂駱駝的窮小子在一起嗎??決不可能!如果是一個年輕有為、英軍瀟灑的商人,嗯,那又另當別論瞭。好吧,小夥子,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讓你坐一名推銷員,開創自己的事業。”

  少年貴在地上,感激地抓住主人的長袍。“老爺,老爺,我不知該怎樣報答您才好?”

  帕薩羅掙脫瞭海菲的手,退後一步,“先別謝我,我能給你的幫助微如塵埃,最重要的,還是要靠你自己持之以恒的努力。”

  憂慮重新又代替瞭喜悅,海菲不禁問道:“您不教我那些原則規律,讓我變成偉大的推銷員嗎?”

  “不是,你小的時候,我從來沒寵過你,大傢都說我不該對你這麼嚴,不該讓養子去幹喂牲口的粗活,可是我一直相信,隻要心中的那團火燒得恰到好處,遲早它會冒出火花,那時你就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以前吃的苦沒有白費。今天晚上,我很高興你能提出來這樣的要求,你的眼睛像點燃的火焰,你的臉上沖滿渴望,看來我沒有看錯人。不過你還是要加倍努力,證明你想要的不實空中樓閣。”

  海菲沉默不語,聽著主人繼續說道,“首先,你要向我證明,當然更重要的是向自己證實,你能忍受推銷的辛苦。你抽的這個簽,遠非輕而易舉。你常聽我說,隻要成功,報酬相當可觀,我這麼說,也是因為成功的人太少瞭,所以回報才打,許多人半途而廢,他們在絕望失意中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幾經擁有達到成功的一切條件。有些人面對困難,畏縮不前,如臨大敵,殊不知,這些絆腳石正是他們的朋友,他們的助手。困難是成功的前提,因為推銷和其他行業一樣,勝利是在多次失敗之後才姍姍而來。每一次的失敗和奮鬥,都能使你的記憶更精”思想更成熟,磨練你的本領和耐力,增加你的勇氣和信心。這樣,困難就成瞭你的夥伴,發人自省,迫人向上。隻要永不放棄,持之以恒,每次挫折,都是你進步的機會,如果你逃避退縮,那就等於自毀前途。

羊皮卷全書下載|羊皮卷全集|羊皮卷在線閱讀

  • 羊皮卷之一:今天,我開始新的生活
  • 羊皮卷之二:我要用全身心的愛來迎接今天
  • 羊皮卷之三:堅持不懈,直到成功
  • 羊皮卷之四:我是自然界最偉大的奇跡
  • 羊皮卷之五: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 羊皮卷之六:今天我學會控制情緒
  • 羊皮卷之七:我要笑遍世界
  • 羊皮卷之八:今天我要加倍重視自己的價值
  • 羊皮卷之九:我現在就付諸行動
  • 羊皮卷之十:以一個推銷員的身份來祈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