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逆襲真是強

  這個逆襲真是強

  文/劉強東

  社會學專業不僅找不到好工作,更找不到女朋友

  來到人大的當晚,師哥與我們聊天,他告訴我們大學四年一定要學第二個專業。他說隻學社會學,不太好找工作。

  大一下學期,室友看上瞭外語系的漂亮女生,他每天跟著女孩上自習。有一天,他回來後坐在床上,隻抽煙不說話。原來當女孩發現他的專業是社會學,就決定不跟他交往瞭。因為社會學系太難找工作瞭。我受到瞭很大的刺激,心想找不跟他到工作沒關系,找不到女朋友卻很可怕。所以,一定要學第二專業。選個什麼專業能吸引她們呢?那個年代,最高深莫測的是計算機專業,但是,我們學校還沒有計算機專業。於是自己買書,自學編程。

  每抄一個信封,默念“6分錢”

  來北京上學,因為傢裡窮,我隻帶瞭500元。來人大之前,我對自己說:希望大學4年不再向傢裡要錢。所以,大一上學期我就做傢教,大一下學期抄寫邀請函。我會對著地方黃頁,一個一個寫邀請函,寫完後折起來放進信封,再用膠水封好,整個過程賺六分錢。抄瞭一年多的信封,我發現同班同學出書發瞭財,在他的感召下我開始推銷書。那時,我每天騎著自行車,載著一二十本樣書,拿著書單跑寫字樓,有一次,我很幸運,賣出瞭一二十本書。

  到瞭大三,我開始寫程序賺錢。那時寫程序非常賺錢,利用晚上時間一個月內編寫一套程序能賺5萬元。到瞭大三下學期,我就有瞭大哥大。有一天,我躲在樹後打電話,一位男同學跑過來問我:“你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當時很多人拿著假大哥大裝酷,我花2.6萬多元,買的是真的。

  創業失敗,連一個碗都沒帶走

  到瞭大四,我想創業。我覺得民以食為天,要創業最好開餐廳。在人大的附近,我常光顧的一傢非常好的餐廳正好要轉讓,我覺得機會來瞭。我從郵局把我賺的24萬元錢取出來,背著跑到老板那兒,沒有討價還價就盤瞭下來。

  餐廳經營瞭半年,我雖然還在外面賺錢,但也在不斷地往餐廳投錢。後來,我都要向傢裡借錢瞭。有一天,我著急瞭,到餐廳查原因。一查賬,發現虧得一塌糊塗。

  後來,有人跟我說:“你這麼做,骨頭都得賠瞭。”我問:“怎麼回事?”原來,收銀員和大廚談戀愛,收錢出菜就無法核對瞭。買菜的小夥子不斷地漲進貨價格,豆芽從8角漲到2元,8元的牛肉漲到17元……

  沒辦法,隻能關門。當時,我已經沒錢瞭,就向親戚借瞭十幾萬元。我還清瞭餐廳欠下的賬,給每位員工發瞭兩份工資。走的時候,我連一個碗都沒有帶走。

  沒有對錯,隻有管理

  離開人大時,我欠瞭二十多萬元的債。但是,作為創業人,我的信念和激情沒有消退。我有很多疑惑,思考著人到底是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帶著這樣的疑惑,我加入瞭日資企業日寶來福。一年多來,我受到的最大教育是人不存在性本善和性本惡,沒有管理的企業,結果是必然的。我不能埋怨餐廳員工,其實,餐廳出現的結果是由我自己造成的。

  在日寶來福,我半年內當上瞭庫管。日本人對我說,日語中沒有“誤差”一詞,隻有對和錯。我當庫管允許誤差,比如,一兩分錢的彩印紙,允許五張的誤差;而床墊等產品卻沒有誤差的概念,隻要錯瞭就走人。為什麼允許五張彩印紙的誤差?因為印刷廠送紙時做不到100%準確。這個誤差不是給我的,是給印刷廠的。回憶自己餐廳創業的失敗,我不僅要擔負餐廳破產的責任,還要擔負沒有教育員工的責任。誰造成的?都是我造成的。

  隻要發現瞭,一秒鐘就要把他幹掉

  之後我在日本企業工作一年多,我有反思。基於對人的思考,在京東的16年來,我在人事管理上用到瞭一張表格。這張表格不是京東發明的,實際上,gE等很多企業差不多都在用。

  在京東,每年50000名員工要做一次360度考核,會用到這張表;我們招聘管培生用到這張表;員工的升職、加薪,當然也包括辭退,都會用到這張表。

  說說京東的真實例子,公司內部有些員工有貪污行為,每年都有一兩個被公司查到,或者被供貨商、合作夥伴舉報,查實後就開除。

  京東價值觀的核心,用一個字來概括就是“正”。相信很多人都對京東有一定的瞭解,比如最早我們強調正品行貨,隻要你買瞭東西就給你發票,不管你要不要。你說,能不能便宜點,省點兒稅錢?對不起,沒有,京東不提供這項服務。

  三年前,我們開瞭公司的一個副總裁。他實際上就拿瞭供應商的一個箱子。副總裁的年薪是150萬,給他股票的話,他手裡的股票至少能值六七千萬元人民幣。(www.share4.tw)可是,他栽在一個300元左右的箱子上。供貨商說箱子給你吧,他拿瞭,而且拿回傢瞭。結果被人舉報,查實後,就把他開除瞭。這還是價值觀不一致造成的。今天拿300,明天可能就是30000,這跟當時我開餐廳的情況一樣,那樣會導致企業的失敗。

  我想有同學參加過京東面試,我們有各種各樣篩選的方式、方法,考核更多的是價值觀,隻要能夠上人大,能力沒有差到哪兒去,是一個比一個強。其實,剛畢業學生的能力根本沒法考核,對企業來說是必然要冒的一個風險。可是價值觀的風險不能冒,所以我們所有的考試、考核大多數都是指向價值觀是不是與京東相匹配。

  從創業到上市,京東起起落落,困難重重。最難的時候,當第一輪融資花完的時候,我自己都覺得不可能再拿到錢啦(融資),意識到京東真的要倒閉瞭。那時,京東正好是創業十年,從1998年到那時已經有兩三百名兄弟瞭,有的兄弟跟瞭我快十年瞭,他們從大專一畢業就跟瞭我十年,相信我才留下來,很多人挖也一直沒走。但是,如果企業倒閉瞭,那些跟瞭我十年的人走的時候一無所有,而且當他再出去找工作會很難,因為是從一傢倒閉的企業出來的,是敗兵。所以,那個時候心裡的那種痛苦真的是難以言喻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長瞭很多白頭發。過去我看小說,會看到一夜愁白頭發的情節,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有恐懼感,還有對兄弟們的愧疚、羞愧。這樣的痛苦可以說是無法言喻的。

  • 王小謨:一隻逆襲成功的雄鷹
  • 鄭大5名保安考研成功,現實版屌絲逆襲
  • 褚時健的逆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