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輸在情商上

  可能輸在情商上

  文/五嶽散人

  微博上爆出一個故事:有一個“90後”的大學生,到電視臺實習,開會的時候,腦筋靈活,出瞭不少點子,大傢聊得高興。到瞭吃午飯的時候,主任說:“麻煩你開完會後,給大傢訂盒飯,按人頭,我請客。”

  結果,該實習生認真地說:“對不起,我是來實習導演的,這種事,我不會做的。”

  大概是我老瞭,不太明白如今年輕人的想法。想當年,如果你是師傅或者老板,生活未必富裕,有時候還是挺愜意的,因為手下的徒弟,從打飯一直到倒尿壺,都是必須替你做的,一般來說,你也是從這個階段過來的。

  後來,事情發生瞭變化。

  比如當年我上學之後,到工廠實習,也就是給師傅們打點兒開水啥的,那時候,我們也不太願意,總覺得你們牛什麼啊,大傢都是工人,我能比你低多少?事實證明,我還是低瞭很多。

  有一次,我檢修一臺天車,怎麼都查不出毛病在哪裡,老師傅去瞭之後,拿著長桿子,把天車電源導軌捅瞭兩下,沒事瞭。其實,就是車間環境比較糟糕,電路暴露之後,接觸不良。

  我這麼說,你也許能夠理解為什麼當年有師徒傳授的制度。手藝這東西,不是免費的,現代社會的學校教育,不過是把當年的師徒傳授,換成一種社會化的模式,基本內涵並未改變。

  從這個意義上看,當年的學徒生涯,變成瞭學校生活,都是要付出某種代價的,這個代價,有時候是國傢出錢,那就是義務教育;自己出錢,往往就是高中、大學階段。

  出來工作後,你一個初生牛犢,有無數經驗等著你學習,這些學習其實是一種再教育,別人付出心血與經驗,不是平白得來的,人傢沒有義務教給你,這個時候,你付出一點兒訂午飯的辛勞,大概不能算過分吧。

  對於這種職場規則,平等並不是重要的。有些人沒有明白,平等這個概念,是在人格上平等,訂飯、送餐、做導演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www.share4.tw)這位同學錯誤地理解平等的觀念,認為大傢都是來做導演,就是一種平等,如果去訂飯的話,等於降低瞭自己的身份。

  這種平等意識,恰恰是一種深入骨子裡的歧視,是過於珍惜導演這個貌似高貴的職業,是對訂飯這種雜事的職業歧視。

  我要是老板,這樣的員工是不會要的。這至少說明兩點:其一,他不明白人際交往的基本準則,今天你訂飯,明天他打水,大傢可以合作做好,沒有這種意識的人,至少是沒有明白團隊精神是怎麼回事;其二,在骨子裡,他有一種高人一等的職業錯覺,或許他是一個有著極度天才思想的人,但很可能在這種天才沒有發揮之前,別人已經不能容他有任何發揮。

  世界上確實有那種不用任何人幫助的天才,也有這樣的生長環境,但我敢說,那是特例,更多有同樣能力的人,鬱鬱而終。

  人生往往不是輸在智商上,而是輸在情商上,這年頭兒,誰能比誰傻多少?重要的在於,你是不是能夠讓人願意幫你,給你一些他們的經驗,那些東西,絕對不是隻擁有智商的人能夠生而知之的。

  • 情商這塊敲門磚
  • 為什麼說情商比智商更能決定人的一生
  • 情商比智商更能決定人的一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