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做瞭失敗,也別不做後悔

  寧可做瞭失敗,也別不做後悔

  文/小川叔

  當我寫下這個有點“熱血”的題目的時候,估計很多人一定會吐槽我說,川叔又要打雞血瞭。這次真沒有,這次我可能還要說黑暗一點的話題。

  人活這一輩子,沒想法和想法太多都是一件特悲哀的事兒。

  就好像臨近畢業,你無路可走,和路太多你不知道選哪個都一樣是件悲哀的事。

  我上大學那會兒一直都覺得,一切順其自然唄,可越臨近大學畢業我就越慌,也不知道從哪來的那麼多的焦慮,我有時候自己晚上做夢,夢到自己三十多歲活得特庸俗平凡,然後自己把自己嚇醒瞭。

  那會兒可能就是過於矯情,套用小沈陽那句話,總覺得這日子就是眼睛一閉一睜一輩子過去瞭,覺得自己也就這樣瞭,畢業後在三線城市混幾年,到瞭三十人生基本就定型瞭,然後覺得,哎呀媽呀,人生就這樣玩完瞭。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愛想未來,所以時間單位在我們的意識裡會特別短,我們很喜歡用:也不過就是個“三五年”這一類的說法。覺得“三五年”就像是轉瞬之間的事情。

  可你真的畢業之後去體會的時候,你才發現別說三五年,哪怕是一年,你都會覺得像過瞭一個世紀那麼長。

  因此,現在有時候我特理解一些剛畢業一兩年的人,他們寫的那種焦慮、孤獨、迷茫,甚至無望,覺得好像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覺得日子過得舉步維艱,我每次看到這樣的來信都能深深的理解,但是卻對此做不瞭什麼。

  因為我覺得,所有的成熟都是一個孕育的過程,就好像種子的萌芽一樣,不在土層下經歷一段黑暗,根本不可能有破土而出的一天。

  畢業就是一場煎熬,不論你能否挺得住,你都要這樣一步一步地走過來。

  而你走向社會的第一個課題就是:選擇。

  雖然我常常說,一次選擇決定不瞭一個人的一輩子,就好像一次婚姻無法決定你的幸福一樣。

  不過道理人人都懂,真的去面對的時候,你還是覺得內心煩亂無從下手。

  不論是接受傢裡人給的工作安排,還是去報考公務員或者是考研,不論是從事本專業,還是決定轉行,這都是選擇。

  不論是選擇在大城市打拼,還是選擇回傢,甚至可能三十多歲之後,你依舊要面臨,你是在這傢公司繼續,還是跳槽去另外一個公司。

  我是一個選擇障礙患者,我其實非常討厭給我自主權讓我去決定,因為有選擇就意味著有失去,有失去其實就意味著你可能會後悔。

  因此每次我收到一些人給我的來信,讓我幫他去選擇他是應該考研還是應該工作的時候,我都會寫: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自己來選。

  畢業的第一堂選擇課,是我們面對成熟的開始。

  不管你過去是有想法也好,沒想法也罷,這都是生活在開始逼迫你,要你學會開始對自己做決定。這是一個特別難得的機會,所以你不應該放棄。

  我大三那一年尤其是後半年幾乎都在焦慮中度過,關於選擇和未來這件事,我一直到大四上半年才想明白,也調整好瞭心態。

  不就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嗎?

  我知道我不是不敢選,我是怕,怕什麼?怕後悔。

  但是既然人生沒有什麼後悔藥,那怕也沒用不是嗎?

  我要做的第一個選擇就是:我要不要畢業就轉行。

  我知道這話題有點可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當初讀大學的時候,你們的專業是你們自己選的?

  川叔學的是藝術設計,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沒錯,但當時之所以選擇學美術,隻是因為我喜歡畫漫畫,其實我對設計不感興趣,我覺得我大學四年專業課水平就是馬馬虎虎,最關鍵的是我並沒有覺得自己的每個作品都有很大的成就感。

  那問題就來瞭,你學瞭四年,然後你一畢業就說,對不起我選錯瞭,我現在可以換個別的愛好嗎?這有點扯淡,估計我老爸老媽聽到我這麼說,能第一時間用笤帚疙瘩把我敲死,因為他們一定覺得這孩子腦袋裡面進水瞭。

  隨著我的長大,父母老瞭,我和他們的人生距離會越拉越遠。

  他們的人生經驗再也無法指導我。

  以前我總覺得他們在用他們的人生去復制和要求我,可一旦真的有一天我逃出瞭他們的掌控之後,我的第一感覺是自由,隨之而來的就是害怕。

  我第一次覺得,沒人去商量是一件很讓人難受的事。

  我不知道每一個看似靠譜的大叔背後是不是都有一段曾經不靠譜的人生,至少川叔我自己少年時代是非常不靠譜的。

  我用瞭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去思考,大學畢業的時候我是要由著自己的性子愛好去找一份和漫畫有關的事兒,還是選擇本專業不辜負這四年。

  我最後選的是,先從本專業做起,不論成與不成都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有些事兒,你隻有去做瞭,你才能知道自己適合不適合。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去福建的一個學校做專業課老師。

  可能當年腦子比較笨,還沒有那麼多的想法,也沒有面試經驗,就是靠網上發簡歷,發瞭畢業作品,對方說不錯,我就屁顛屁顛地跑過去瞭。從東北到福建,坐瞭三天三夜的硬座火車。

  我當時居然都沒考慮過面試不通過這回事,你相信嗎?

  可能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我懵懵懂懂地過瞭初試、復試,試講都通過瞭,可等到簽合同的時候才發現那份“賣身契”有多苛刻,那時候年輕,脾氣特別爆,完全受不瞭一點委屈,覺得這就是霸王條款,完全沒考慮很多時候都是賣方市場主導,剛畢業的孩子沒有太多還價的餘地。

  興沖沖地決定不簽約,緊接著面臨的問題就是找下一個工作,之後就是輾轉瞭三個當地的城市開始追著人才招聘會的尾巴跑,帶去的錢越花越少,住的旅館越來越差,被打擊的信心越來越不堅強,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受挫是這樣。

  在我快要放棄希望準備夾著尾巴灰溜溜地逃回北方的時候,因為陪著當時同房間的室友去面試,而意外地得到瞭一個推薦的機會,雖然也是服裝公司,但做的並不是自己向往的設計類工作。

  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都會和想象中的有偏差,但是如果你做的並不是你想做的事情,你的忍耐度會非常有限。枯燥的日子,獨特的南方假期制度——一個月休息兩天,都讓我有瞭一種水土不服的感覺,我第一次覺得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堅持,而且還是為瞭一份自己不喜歡的工作。

  一旦有瞭這個想法,我就坐不住瞭。

  於是我開始偷偷地投簡歷,尋找下一個合適的機會,我期望可以做設計類的工作,這樣哪怕發現我不行,至少都覺得是對得起自己瞭。

  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這時一傢北方的服裝企業給我打瞭電話,那是我在去南方前參加的一個招聘會,當時總經理對我的印象很深,隻不過因為當時他們並沒有考慮要男設計師,後來隨著業務板塊的擴張,老板決定增加一名男設計師,總經理就第一個想到瞭我。

  那通電話似乎為我那時候難挨的日子開瞭一個光明的窗口,我急急忙忙地辭職回瞭北方。(www.share4.tw)在回來的路上我曾經問自己,經歷過這幾個月的面試、上班、折騰的日子,我明確瞭隻做設計的想法,那麼回去之後面臨的問題無論有多巨大,都要忍住,堅持住。

  我既然選瞭這條路,就要堅持走下去,至少我要真的學到點什麼再走,這樣才算對得起自己。

  “真的學到點什麼再走”這幾個字成瞭以後的七年裡,我每次換工作前最容易自己對自己說的話。也正是因為這句話,我在回北方後,在那個傢族企業裡面對強大的工作壓力,紛亂的辦公室鬥爭,種種的不公正待遇,以及內心裡巨大的挫敗感都一一忍瞭下來。

  忍到我學會瞭在設計和市場中間折中,忍到瞭自己可以獨立帶一條流水線,自己設計的作品拍成瞭產品圖冊,然後才毫不後悔地徹底對自己說,你看,你想做的你都做到瞭,現在你是要堅持?還是選擇別的?

  那一年春節之後,我選擇瞭北上,從我最喜歡的漫畫開始起步,正式開始瞭十年的北漂生涯。

  人生那麼長,每個人都一定有很多自己想幹的事,有時候不是我們不敢去想,而是我們苦於自己沒有機會,而一旦有瞭機會我們又害怕放棄。

  少年時代我最旺盛的是對這個世界的好奇。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那時候的我對什麼都感興趣,對很多工作都希望瞭解。

  此後的七年,我換瞭六份工作,跨越瞭三個行業,對待每一份工作都帶著我濃厚的好奇,面對每一個新領域,我都對自己說,要真的學到點東西再走。

  三十歲之前努力犯錯,拼命嘗試,三十歲之後開始靠岸,學著靠譜。

  有些事年輕的時候不做,就真的沒有機會再去做瞭。

  我從不怕失敗和跌倒瞭重新再來,我隻怕把一些期望一直埋在心裡,最後變成瞭內心時常叨擾的痛。

  人生寧可做瞭失敗,也別不做後悔,年輕的時候我一直用這句話鼓勵自己。因此我每次跨入一個新的領域,我才有瞭足夠的勇氣去面對。

  我是一個忍耐力和適應力超強的人,因為我選瞭,我的目標就是活下去,學到東西,有收獲。這種簡單粗暴的人生信條成瞭那個階段我的生存法則,或許我的人生經驗並不適合你,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屬性,就好像每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指紋一樣。但我相信,當你面對未來無從選擇的時候,別害怕失敗,別讓自己後悔,或許這是可以讓自己做出選擇的最佳參考。

  • 在今天,在失敗前,你必須非常努力
  • 努力避免成為最失敗的十種人
  • 失敗者,看看別人是怎麼努力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