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正在奮鬥的人

  這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正在奮鬥的人

  文/特立獨行的貓

  上周日是我研究生課的開學典禮,早晨6點半起床,趕去遠在30公裡以外的中科院。我以為這個周日早晨的地鐵,應該是空蕩蕩的到處是空座位,因此做好瞭上車再補覺的準備。可誰成想,到達地鐵門口的時候,已經有瞭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一群賣早點的小攤,跟平日裡我正常上班八九點時候的樣子差不多。而地鐵上雖然不是人滿為患,但根本沒有空座,站著有很多人。我有些驚奇,大傢都起這麼早,不在傢裡睡覺,都要去幹什麼呢?

  在這個城市生活瞭八年,生活漸漸穩定,我很久都沒有在周末早早起床趕去做什麼,也沒有在晚上加班到深夜才回傢瞭,因此也慢慢忘記瞭,在我熟睡的時候,這個城市其實隨時隨地都有醒著的人。

  我想起幾年前有一次趕早班飛機,五點鐘出傢門的時候,遠遠看到每天買雞蛋灌餅的小攤夫婦,正在準備他們的餐車,支起頭頂大大的油膩的遮陽傘。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們到底是幾點出攤的,也明白瞭為什麼自己九點出門的時候,他們時常已經收攤回傢瞭。

  車開過他們身邊的時候,兩個人邊聊天邊說笑,比起我神情恍惚的臉,他們的表情是那麼清醒,又充滿生活的希望。可能過不瞭幾分鐘,第一個雞蛋灌餅就會被一位趕著上早班的年輕人買走,他們不僅僅在為自己的生存而早起,也為這個城市每一個正在奮鬥中睜開朦朧睡眼的年輕人,一點點暖和的慰藉。

  我經常會收到一種內容的來信,那就是覺得自己不是在500強,不是事業單位公務員,就覺得自己的工作低賤的不值一提,甚至是在浪費生命,特別是如果自己的工作不是朝九晚五,就覺得自己特別不高級也特別不滿意。我特別理解這種想法和感覺,因為在大學畢業的時候,我也是這麼想的,並如願一直在很棒很著名的外資公司裡供職。但隨著年紀的增長閱歷的增加,我開始慢慢審視自己的想法。

  比如在坐夜班飛機或者半夜落在機場的時候,那些安檢人員,那些在海關檢查證件的工作人員,那些跑來跑去的小地勤,我時常偷偷看他們的眼睛,是什麼支撐他們選擇瞭這樣一份沒日沒夜的工作?如果是我,能不能在半夜12點還耐心的解釋,為什麼某種東西不能帶上飛機?

  比如在大冬天拍TVC的時候,要早晨4點到片場,3點半搖晃著起床狠狠的想辭職算瞭,但趕到片場時,攝影師的老婆裹著軍大衣伸手遞給我暖暖的豆漿和燒餅,酒店場地的工作人員神清氣爽的對著我呆滯的臉,激動的告訴我一切都準備好瞭讓我放心。

  慢慢的,我開始明白,那些跟我不一樣性質的工作,那些需要比我付出更多時間的工作,不卑微,不低賤,他們跟我們一樣重要,甚至比我們這種坐在辦公室裡,吹著空調敲敲電腦就能完事的工作更加重要。

  不要以為自己的背景裡有點看起來像光環的東西,就以為自己在這個世界很重要;不要以為自己比別人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更多一點的錢,就可以看不起這個看不上那個。(www.share4.tw)這世界誰都不比誰高明多少,不信你試試早晨出門沒有雞蛋灌餅,半夜到機場廁所都沒人打掃。他們的工作可能在你忙碌的生活裡不起眼,但正因為他們的默默,才成就瞭你我安穩從容的生活。

  城市的每個角落裡,都充滿著匆匆忙忙的人;城市的每一秒時光裡,都充滿著為自生活而打拼的人。他們可能正在幹洗店裡低著頭為你熨燙衣服,可能正癱在地鐵的一個角落裡耷拉著頭補覺,可能正為趕不上飛機心急火燎,可能正在為某一刻做錯的事哭泣。他們散落在城市的每個地方,正在為自己的生活和未來默默的打拼。

  在奮鬥的路上,每個人的靈魂與信念都是平等的,而每一份工作的背後,都是一顆正在努力的心。他們可能此刻很卑微,很不起眼,甚至被人頤指氣使,但別忘瞭,千萬個你我的奮鬥之路,都曾從這裡走過。

  上周六下瞭地鐵,我又打瞭個車才到學校。累得要命,我在出租車上困的哼哼,司機轉臉看我一眼說:“姑娘,你這是開學瞭吧。我呀,五點就出來拉活兒瞭!你也可以在傢睡覺,但也學不到東西不是!兩年後你就研究生畢業瞭,想想多好啊!”

  這城市的每個角落,都有正在奮鬥的人。

  別哭,你並不孤單。

  • 不奮鬥,憑什麼過上舒服生活
  • 理想與現實,寫給奮鬥路上的我們
  • 我比誰都相信努力奮鬥的意義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