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考瞭狀元不等於人生的成功

  俞敏洪:考瞭狀元不等於人生的成功

  ——全國高考狀元盛典暨新東方優能中學高分學員頒獎典禮演講實錄

  在一定時期內的高分對孩子很重要

  從今年年初開始,國傢就在討論高考(微博)教學的改革方案,探討如何把素質教育融入到對學生的評估之中。但是我們能夠看到,在中國這樣的一個人口大國,高考的改革是非常難的。直到7月30號以前,教育部(微博)的最終改革方案也還是沒有做出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除瞭分數以外,他們依然沒有想到該用什麼樣的評判標準來評判一個學生是否優秀。我認為,高考不管怎麼改,最後還應該是以成績,以不可能作弊的成績作為錄取的唯一標準。我個人認為在10年到20年之內這個標準都沒法改變。

  從我本身對中國的瞭解來說,高分,在一定時期內的高分對孩子很重要。因為分數對於考進大學以前的學生尤其有用。上大學以前對於孩子的學習生活來說,高分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大傢都知道,小學畢業考到好的分數能進好初中,高中畢業考到好的分數能進好大學。隻有到大學後分數才不那麼重要瞭。

  1977年鄧小平恢復高考以後,原來的標準都不管用瞭。1977年以前,工農兵誰手上的繭子厚誰就能上大學。電影《決裂》中有一個片段,一個滿手老繭的人舉起手,身旁的人高喊:“這個人不能上大學,誰能上大學?”於是這個小夥子就被錄取瞭。我曾經也為瞭上大學拼命去農田幹活,兩個手幹出瞭滿手的老繭,希望能夠被推舉成工農兵大學的學生,我的老繭還沒有磨完,“四人幫”就被粉碎瞭,那些準備不管用瞭。

  從1977年起,大傢開始完全放棄幹農活,一心一意學習。1978年的高考,我沒有準備好,沒有考過去;1979年也沒有考過去,大專都沒有考過。但是1980年,我考入瞭北京大學。那是我唯一的一次和“高分”相關,我的總分加起來超過瞭北京大學的分數線。即使是這樣,我後來從蘇州教育局把我的成績調出來查瞭一下,記錄顯示我當年高考的每門課的平均分數隻有70分。當時中國的高考要求不那麼高,即便是現在看來並不很高的70分的平均分,當時也已經超過瞭北大的錄取分數線瞭。

  之所以現在分數越拔越高,是因為大傢不但在學校進行全日制的學習,還在補習班學習,比如到新東方優能中學來學習,這就使得社會上學生們的平均分數越拔越高,而想要進入好的大學就不得不考取比別的同學更高的分數,這是沒有辦法的。我不宣揚高分能夠對人生產生過分誇大的作用,但是對於初中生、高中生來說,通過自己全力以赴的努力,在一定的時間獲得理想的分數,並因此進入理想的大學非常重要。

  按照中國的大學標準來說,中國的大學有2000多所,分成一本、二本、三本。因為對於中國教育部的分類來說,在一本的大學學生能碰到更好的教學環境、教授和同學。傢長和孩子共同努力,通過兩三年的努力進入中國的優秀一本大學是非常有必要的。

  當然,也有人跟我說,中國取得成就的人不一定都是優秀大學畢業的。過去是這樣的,尤其是80年代、90年代,那時候不上大學的大企業傢比比皆是。但是看看現在新一代的企業傢有多少是沒上過大學的?幾乎沒有。他們大部分是優秀的大學生,上一個優秀的大學很重要。

  分數有時候很重要,但分數不是全部

  一般情況下,公務員(微博)、優秀的老師、工程師、各領域優秀的基本工作人員,優秀的白領、金領,他們大部分出自中國或者是世界的優秀大學。我對學生是這樣說的:人生一輩子有多少次機會是可以通過一段時間的奮鬥,就會讓前途豁然開朗的?這樣的時候不多,高考毫無疑問是一次,中考也是一次。通過中考可以進入特別優秀的高中,通過高考可以進入特別優秀的大學,未來工作的時候可以申請到特別優秀的公司,這些機會都是需要靠自己努力的。但是對於所有的同學來說,如果一輩子隻看到分數,一輩子永遠在跟別人比較,跟眼前的人比較,這樣的生活也是要命的,因為他的眼界無法越過他所比較的那個范疇,也就無法去看到一個更加廣闊的世界。

  高考成績好,對命運很重要,但升入大學之後,你的成績在第一名還是第十名對你的未來已經不那麼重要瞭。我們不光要比成績,還應該比其他的東西。可是有的同學總是比哪個同學衣服比你穿得好,哪個同學傢庭背景比你好,於是他們開始嫉妒。這樣的人一輩子沒有出息,他們永遠在比,最後心態上就容易出問題。北大是世界最優秀的大學之一,裡面也會有這樣的問題存在。

  北大十幾年前曾經出過這樣的事情,一個孩子從小學、中學、大學一直都是第一,最後以北大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之後他又考到瞭哈佛大學,但是由於文化差異問題、學習方法問題等等,導致他怎麼也拿不到第一名瞭。於是他開始變得很焦慮,越焦慮成績越往下走,老師找他談話就更加緊張瞭,最後導致瞭心理崩潰,跳樓結束瞭自己的一生。這樣追求第一名是毫無意義的。如果我到哈佛大學,就安安心心地做最後一名,因為即便是哈佛大學的最後一名,那也依舊是優秀人群中的一員。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成績是全班倒數第五名。盡管分數有的時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比如高考、中考,但是從一輩子來說,它對我們的人生並不是那麼重要。人生一輩子最重要的是進瞭大學以後,如何做到真正地開始胸懷世界;如何做到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如何做到開始為自己的人生設想與眾不同的道路;如何做到在應對生活中各種各樣的挫折和失敗時,無論是在愛情上、傢庭上、事業上還是工作上,都能夠用積極陽光的心態面對每一天。

  今天我們在座的同學,有幾百個優能的同學都在考試中獲得瞭滿分100分,我們的學員中高考狀元特別的多。北大、清華的高考狀元們,不要以為你考瞭狀元人生就成功瞭,人生的成功和狀元沒有關系。前一段時間在網上流行過一個很有意思的段子,我可以給大傢讀一下。段子說在清朝有兩份名單,第一份名單是:付以漸、王式丹、畢沅、林稃堂、幹雲錦、劉子壯、陳沅、劉福姚、劉春霖。第二份名單是:李漁、洪升、顧炎武、金聖嘆、黃宗羲、吳敬梓、蒲松齡、洪秀全、袁世凱。這兩份名單裡面的人你聽說過多少?第一份名單裡的人,全是清朝時候的科舉狀元,但是沒有一個歷史名人,而另一個名單裡的人都不是狀元,但都是歷史上重要的文人政客。

  蒲松齡、袁世凱這些人大傢都很熟悉,但沒有一個是狀元。甚至有一個人考瞭10次以後還是落榜的。當然這個名單本身也是有偏見的,因為中國的科舉制度從唐朝開始以來,所有的社會變革的推動者都是考上狀元、榜眼的人,相當於中國高考前100名的人,而這些每年被錄取的100名都最終進入瞭當時的政府機關。可見剛剛我們讀到的這個名單,隻是特殊的一部分,它說明考上狀元並不一定就表示成功,沒有考上狀元也不一定意味著不成功。

  讓自己成為優秀的人中間的一員

  隨著現代化的發展、大學的普及,現在的情況早就和古代不一樣瞭。古代的時候一年隻能考出1個狀元、100個左右的進士,但對於我們現在來說,中國的一本大學,一年錄取將近100萬名學生。如果成為“狀元”這個事情隻有一個人能做到,我可以不做,但如果在這個省,有一萬個人能夠考上中國前30名的大學,你就應該是其中的一個。你不一定是最頂尖的那一個人,但必須是一群優秀人中間的那一個。

  北京大學每年錄取接近4000個本科生,你成為其中一個應該是有可能的。清華大學(微博)錄取4000個本科生,你成為其中一個應該是有可能的。(www.share4.tw)再加上復旦大學、南開大學、武漢大學(微博招生辦)就是接近10萬人瞭,你不能成為10萬人中間的一個嗎?

  我對自己的要求特別的簡單,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在中國改革開放的30年裡對社會有所貢獻的一個人,我打算用60年的時間來做自己的事業。當所有的一切成為歷史的時候,我希望我能夠成為“為中國的社會做過貢獻的人物排名”中的前1000位,不需要進入前10位、前100位,這個要求是可以達到的,因為你隻需要變成千分之一就可以瞭。

  大傢都知道世界上有一個“二八原則”,80%的人占據瞭世界上20%的資源,而20%的人占據瞭世界上80%的資源。也就是說你隻要進入瞭前20%,就必然能夠享受比後面的人要多得多的資源和發展的餘地。其實成為20%太容易瞭,中國有13億人。

  所以我給大傢提的要求很簡單,你隻需要進入全中國的20%,你就是勝利者。因為這20%的人掌握著世界上比80%的人還要多的資源。人的一輩子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

  變得優秀的方法各有不同,劉同是年輕人的榜樣,他也取得瞭很好的成績,他的書一賣就是一百萬本,這就是劉同的成就,他不會和李克強比,就隻和自己比:“我的書有人讀,能夠給年輕人鼓勵”,這就夠瞭,這是他的成就。

  當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就感。我特別希望我們在座的所有的同學,都能順著自己的愛好,拓展自己的心胸,在自己未來的人生道路上做出一番成就,活出精彩!精彩是人生持續一輩子的過程,絕對不是高考和中考一錘子就可以定下來的,這一錘子隻是你的精彩之一!

  謝謝大傢!

  • 俞敏洪勵志名言
  • 俞敏洪北大演講
  • 俞敏洪簡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