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他,終利己

  利他,終利己

  文/akasode

  在日本時,有一次在銀行排號,我隨手拿起一本書來看。這本書是給小孩子看的繪本。一隻小熊抱著一筐橡子趕路,它走著走著走累瞭,剛巧看到一把椅子,椅背上寫著dozo(您請),於是它就在椅子上坐下來休息一會兒,誰知不知不覺睡著瞭。這時來瞭一隻小兔子,小兔子很餓,它看到瞭橡子和dozo,就吃瞭起來。吃完後它想:呀,我把這橡子吃瞭,那下一個來的咋辦?於是它就去采瞭很多葡萄放在筐裡,高高興興地走瞭。這時來瞭一隻小狗,小狗把葡萄吃瞭,吃完後去采瞭蘑菇放在筐裡。兒童的故事嘛,這種循環往復的橋段有點多,最後一個好像是小象,它采瞭栗子放在筐裡。然後小熊睡醒瞭,它很驚訝:咦?我的橡子變成栗子瞭!然後高高興興地走瞭。

  我覺得日本人在兒童教育中種下的這種“為下一個人考慮”的概念很瞭不起。這是一種為他人著想的善意,而且,為善的結果是善終究會回到自己身上,即使要過很久。這種觀念實際上也是利己主義。

  我剛來日本時,對於這裡廁所的墻面上常寫著的“為瞭下一位使用者,請保持幹凈”很不解。在這方面我依然保留著小農意識:鄉裡鄉親相熟的人,我可以為他做些什麼,可是誰知道下一個用廁所的是誰啊,我幹嗎要為瞭他做什麼啊?

  後來我想通瞭,在我進廁所時,我就是上一個人的下一個人,她為我保持瞭幹凈,我用的時候就很舒適。所以,這種“為瞭下一個”終究會使我獲益。

  讓我覺得難得的是,我在日本見到的公共廁所都很幹凈,也就是說,全體國民都有這樣的意識。這應該跟兒童期的教育有很大關系。早早給兒童種下惡狠狠的“全世界都欠我的”意識的話,恐怕很難把社會建設得這麼和諧。

  我之所以想起這個,是因為剛剛看瞭一個認知科學的實驗。這個實驗先講猩猩的互助合作:猩猩被關在籠子裡,籠子外放瞭一個盤子,盤子裡有兩根香蕉。可是盤子有點遠,猩猩吃不到香蕉。盤子的兩端連著繩子,隻拉一頭繩子會脫落,又因為籠子的限制,一隻猩猩就隻能拉繩子的一頭,於是它放一個夥伴進來,合作拉繩子。這樣盤子被拉近瞭,就能夠著香蕉。可是猩猩世界的規則是,兩根香蕉歸那隻更強壯的猩猩吃,另一個合作者沒份兒。於是下一次,那個合作者就不幹瞭。

  而人類則偏向於平分香蕉的思考方式:其一,既然是合作的成果,當然要分享而不能獨占;(www.share4.tw)其二,這樣下次還可以合作。

  另一個實驗是,兩個杯子扣著,一個下面有香蕉,另一個下面沒有。研究人員給猩猩指扣著香蕉的那個杯子,猩猩則完全不相信人類會這麼無私地幫助它,給它提供信息。

  兩個實驗的結論是:猩猩懂得互助合作,但沒有利他精神,也無法理解人類的利他精神,因而無法接受人類的利他式幫助,於是吃不到香蕉,結果也就是不利己。而實驗報告還說,人類和猩猩的這種不同呈現在DNA上隻是微小的差異,而正是這種微小差異造成瞭人類與動物的本質不同。

  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既然利己是人類的天性,為什麼人類又總在宣揚無私和利他,要跟自己較勁?為什麼制造出高尚道德這樣的概念來折磨自己?為什麼不能像動物一樣直白地遵從叢林法則?難道這不更順應天性、符合規律嗎?

  看瞭這個實驗我才明白,原來,利他,從而長久地利己,才是人類的本質。

  所以,如果我們常常去的公共廁所依然滿地污穢,看過實驗,我們也許該有所反思。

  • 為什麼別人越來越不尊重你?
  • 不要總去評價別人的生活
  • 不要透支別人對你的善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