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長王恩哥在2014年新生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北大校長王恩哥在2014年新生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守正篤實 久久為功

  文/王恩哥

  親愛的同學們:

  大傢上午好!今天是你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之一。各位新同學從五洲四海匯聚到這裡,與未名湖、博雅塔結緣,為古老的燕園註入瞭新的活力,這既是同學們人生新的起點,也是北大116年校史上嶄新的一頁。作為校長和老師,看到大傢一張張鮮活的面孔,我由衷感受到“得天下英才而育之”的快樂。在此,我代表北京大學全體師生員工,祝賀同學們,歡迎同學們!

  各位新同學,我們身處的這個園子,被幾代中國知識分子視為精神的傢園,甚至被稱為“聖地”。從今以後,你們將無數次地聽到這些口號的召喚:“愛國、進步、民主、科學”,“勤奮、嚴謹、求實、創新”,“思想自由,兼容並包”。它們絕不是一些空洞的口號,而是116年來一代又一代北大人實實在在的人生實踐。北大是一部厚重的書。無論初入燕園還是已經在這裡磨礪過幾年,同學們都應該讀一讀我們的校史,瞭解自己所在院系和學科的歷史,認真思考我們的前輩所走過的道路。所謂“守正”,就是要銘記歷史、堅守傳統,始終捍衛我們北大的精神。回顧歷史,不僅僅是為瞭緬懷過往,更是為瞭開拓未來。從今天起,百年北大所形成的光榮傳統和優良學風將在你們身上傳承下去,並被賦予新的內涵。



  北大是各位同學曾經的夢想。來到這裡,你們又站在瞭一個實現更大夢想的起點上。進入北大,意味著進入瞭一個更寬廣的舞臺,從這裡眺望世界,會讓你豁然開朗。這裡的機會很多,資源也很多,再加上北大崇尚自由、張揚個性的傳統是如此深厚,有時難免會讓人目迷五色、眼花繚亂。這是北大的優勢所在,也可能給你們帶來許多“幸福的煩惱”,因為你將不得不面對各種各樣的選擇。比如,該選什麼課?那麼多的名師,誰的課都舍不得放棄,可時間又是有限的;該參加什麼社團?“百團大戰”真是讓人興奮,可哪個社團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晚上是到圖書館自習,還是去百年講堂看精彩的演出?暑假是學外語、做科研還是出國交流?將來畢業的時候還必須考慮人生的大方向,是治學、從政還是經商?是留在讓人又愛又累的北京,還是紮根基層、報效傢鄉?而在我們這個象牙塔之外的世界,變化就更快瞭,人們的價值取向越來越多元,各種思潮激蕩碰撞,每個人都會遇到困惑、煩惱,會受到誘惑,也遭遇挫折。大傢都在問,路在何方?

  當你四顧茫然時,請不要急躁,路永遠都在自己的腳下。對於很多年輕的北大人來說,缺少的往往不是雄心壯志,而是“守正篤實,久久為功”的精神。在今天這堂開學第一課上,我想送給各位新同學的,也正是這八個字。

  守正,就要有主心骨。做人不能沒有主心骨。沒有挺拔的脊梁,再光鮮亮麗的外表也隻是浮華,一個人沒有精氣神,沒有積極向上的價值觀,這個人是立不起來的。1919年7月,北大教授胡適在“少年中國學會”演講時,提到三種人生觀是“少年中國”的“仇敵”:“第一種是醉生夢死的無意識生活,第二種是退縮的人生觀,第三種是野心的投機主義。”雖然時代已經改變,但這三種錯誤的人生觀並沒有完全失去市場,仍然值得我們警惕。希望同學們把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扣好,傳承和發揚北大精神,積攢和激發正能量,鑄就守正、剛毅的主心骨,再來觀察社會萬象、制訂人生規劃,那時對一切疑惑和彷徨就會洞若觀火、清澈明瞭,也自然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

  篤實,就是要腳踏實地,埋頭苦幹。不同的人生階段,有不同的主題。現在同學們來到北大,未來幾年的主題毫無疑問應當是“求學”,研究學問最要緊的是踏實、勤奮,是老老實實、一絲不茍的態度和苦學、苦幹、苦熬的工夫。蔡元培先生1917年就任北大校長時說:“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他希望同學們“抱定宗旨,為求學而來”。今天的北大,學科齊全,大師雲集,文理醫工交融並蓄,學術資源得天獨厚。大學階段是學習的黃金時期,請同學們務必珍惜。北大提倡博雅教育,希望同學們不要囿於一隅,處理好“專”與“博”的關系,抓住可以利用的時間廣泛涉獵,研習古今中外的經典。未來幾年是大傢打基礎的階段,既是打學問的基礎,也是打人生的基礎,這個基礎要寬一點、厚一點、深一點才好。比如,近年來,學校專門開設瞭“才齋講堂”,邀請各學科的名師大傢舉辦講座,就是希望幫助同學們打開視野,促進學科之間的交叉研究。

  有的同學說,北大重視基礎學科,強調基本功的訓練,這固然是好,可在將來就業的時候用處恐怕不大。其實,看似“沒用”的知識可能是最“有用”的,基礎紮實、博采眾長的人才有無窮的後勁。前不久,有一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裡很火,題目叫《一隻海綿的自我修養》。作者是我校數學學院的畢業生,經過十年數學競賽訓練和四年數院學習的她,畢業之後直接選擇瞭就業,她喜歡文化創意,所以到瞭一傢著名的國際廣告公司工作。不到一年,她成為同批入職的同事中第一個升職的。這個“跨界”的過程當然不是一帆風順的,文章中說“我不是沒有質疑過自己,但意志力無非就是兩件事:別回頭,別低頭。應該做一隻小海綿,別管自己有理沒理,你就去吸收,吸進去,不好的吐出來,吸進去,再吐出來。”在經常被問到“學數學對工作有什麼用”時,作者以實際經歷告訴師弟師妹——“凡有所學,皆成性格”。

  讀到這名畢業生初入職場的心得感悟,我很感動,也很欣慰。北大培養人才,重在“道”而不在“術”,重在“打通”而不在“隔斷”,這就是博雅教育的精髓。同時,這位校友的故事也說明,人生選擇題的答案不是唯一的,隻要堅信自己的選擇,篤實、苦幹,條條大路都能通向羅馬。

  久久為功,就是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定力,有持之以恒的毅力。在追逐夢想的道路上,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的,難免遇到荊棘坎坷。不能見風就是雨,不能當墻頭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如果這樣,就做不瞭大學問、大事業。各位要想獲得成功,就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艱辛和努力,希望各位同學要有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勁頭,不要目光短淺,為急功近利所驅動。

  這裡,我還想跟同學們分享1958級校友、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的人生故事。1963年,作為一個柔弱的女生,樊錦詩從北大考古專業畢業,她放棄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機會,選擇到千裡之外的敦煌。她的父親不同意這樣的選擇,還專門給學校寫瞭一封信,但這封信最後還是被樊錦詩扣瞭下來。初到敦煌之時,她也有過猶豫動搖,因為“和北京相比,那裡簡直就不是同一個世界,到處是蒼涼的黃沙。”但她堅持瞭下來,在敦煌已經堅守瞭51年。(www.share4.tw)她說,“當年決定來敦煌並沒有想到過幹一輩子,隻是覺得要找到一樣自己喜歡幹的事兒。幹著幹著就愛上瞭,就離不開瞭。現在,別說離開哪怕出差時間長點,就會想敦煌,想盡快回到敦煌。”

  像樊錦詩這樣守正篤實、久久為功的北大人還有很多,比如堅守在人跡罕至的西北邊陲十餘年如一日的鄧稼先校友,比如潛心數學研究最終贏得世界尊敬的張益唐校友,比如不久前因長期超負荷工作,勞累過度,犧牲在崗位上的甘肅臨洮縣長柴生芳校友,還有剛剛去世的湯一介先生,他們從不隨波逐流,始終堅守自己的理想,“事不避難,義不逃責”,寵辱不驚,處之泰然。

  他們的事業之所以成功,人生之所以有意義,還因為他們志存高遠,將個人選擇同國傢需要、人民利益和人類文明進步結合在一起。我們北大人,與生俱來就被賦予瞭“吾曹不出如蒼生何”的歷史使命感和理想主義情懷。正如中文系謝冕教授在《永遠的校園》中所寫:“北大人具有一種外界人很難把握的共同氣質,他們為一種深沉的使命感所籠罩。今日的精英與明日的棟梁,今日的思考與明日的奉獻,被無形的力量維系在一起”。

  暑假期間,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受到觀眾追捧。看過這部戲的同學應該知道,劇中有許多以北大為背景的情節。其中有這樣一個場景:文革結束恢復高考後,在北京大學經濟系的開學典禮上,老校長馬寅初勉勵新生們說:“你們來到這裡,不僅為自己開創瞭一個完全不同的未來,同時還肩負著開創偉大祖國未來的使命。我衷心地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在你們當中看到共和國的部長、世界銀行的行長、經濟學的大師。”這段劇情經過瞭藝術的加工,但反映的情感卻是真摯的,講的這番話,振聾發聵,令人心潮澎湃。我自己也是1977年高考的親歷者,當時我們這批學生都十分珍惜來之不易的上學機會,如饑似渴地學習。而事實上,許多77級、78級學生日後成為瞭各行各業的領軍人物,成為瞭國傢改革發展的中流砥柱。

  當然,胸懷大志的同時,也要著眼於小事情,從“掃一屋”做起,方能“掃天下”。中秋節當天,我看到瞭學生會發起的倡議,號召大傢把自己的自行車規范停放。這幾天我在學校裡看到,在圖書館前,在宿舍旁,自行車都擺放得整整齊齊。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很有感觸,這是一件小事,但大傢都做到瞭,不僅收獲瞭整潔、安全和便捷,更從中汲取瞭正能量。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註重細節、精益求精的北大人,才是永遠立得住、打不敗的北大人!

  同學們,桐花萬裡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今天,也是在開學典禮上,我和所有的老師都對大傢寄予厚望。希望你們珍惜韶華,發憤圖強,希望你們守正篤實,久久為功,希望你們不僅努力做最好的自己,還要勇於擔當,實現夢想,致力於造福他人、造福社會、造福世界。

  親愛的同學們,北大歡迎你們!謝謝大傢!

  • 北大校長王恩哥送給畢業生的十句話
  • 王恩哥2013北京大學本科生畢業典禮演講
  • 最能引起共鳴和反思的一篇北大畢業典禮發言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