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那些溫暖心靈的陌生人

  感念那些溫暖心靈的陌生人

  文/孫夢葉

  (一)

  大四實習那年,我隻身一人去瞭上海。人生地不熟的我對這座陌生的城市有著莫名的恐懼感,覺得自己和這個時尚之都格格不入。住的地方隻放得下一張床,房租還高得驚人。圖省錢的我不得不天天白水就饅頭,就這樣,日子過瞭一個月,我也消瘦得不成樣子。

  梅雨季節的上海有些潮濕,空氣也變得悶悶的。趕著上班的我沒來得及吃飯就擠上瞭地鐵。擁擠的車廂頓時讓我氣短胸悶想作嘔,還好馬上就要到站瞭。可明明感覺地鐵的門開瞭,有風吹過,自己眼前卻是一片漆黑。我直接暈倒在瞭站臺上。這時走過來一個穿黃衣服的男生,把我攙扶到地鐵的座椅上。還幫我買瞭一瓶冰糖雪梨飲料,一直照顧我,直到確定我沒事才離開。

  雖然再也沒在地鐵上遇到那個穿黃衣服的男生,也沒能對他說聲“謝謝”,但從此之後我便喜歡上瞭冰糖雪梨的味道。這份溫暖一直伴著冰糖雪梨的甘甜,陪伴著我度過那段難熬的時光。



  (二)

  畢業前夕和男友分手瞭。我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閑逛,任憑心如死灰,悲傷絕望蔓延。最後終於按捺不住情緒在大街上大聲痛哭起來。沒人知道發生瞭什麼,也沒有路人註意我。我想在他們眼裡我或許是個瘋子。

  就在我孤寂無依的時候,突然從漆黑的街道走過來一個大男孩,遞給瞭我一包紙巾,說:“擦一下淚吧,不管遇到什麼,都要給自己一個振作的理由!”我還未看清他的模樣,他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存有他體溫的紙巾散發著淡淡的茉莉香,瞬間讓我的心安靜瞭下來。我也慢慢地從失戀的悲傷中抽離瞭出來,平靜下來的我忽然明白:生命中總是會遇到一些人,一些會給你帶來傷害,另一些卻會給你帶來溫暖。

  每當我走夜路的時候,我都會想起有一個不曾記得模樣的大男孩送過我一包紙巾。我再也沒有一個人嚎啕大哭過,那包紙巾的茉莉芳香總會讓我想起陽光的味道。

  (三)

  春運期間,深夜從石傢莊火車站準備打的回傢,便在西廣場攔瞭一輛出租車。司機是一個本地人,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我第一次看見深夜穿著還這麼考究的司機,很是意外。我保持著高度警惕,因為我知道深夜單身女生打的太容易出意外瞭。從坐進車裡,我就給老媽打電話,來排解緊張的情緒。

  司機看出瞭我的不安,也沒說什麼,隻是每到一個轉彎處就提醒我坐好。到瞭小區裡面,由於道路窄,出租車無法送到傢門口。我便按預先談好的價格交給他打車費。他微笑著說:“我開著車燈,給你照照路吧!”。於是,一道明亮的車燈光芒一直鋪到瞭我傢的門口。

  回到傢從窗戶望瞭一下,他才熄瞭遠光燈,正調轉車頭,準備向外駛去。從心頭湧上來的溫暖頓時像一股電流湧向我全身。

  因為天黑,不曾看清楚他的車牌號。但我知道那一定是一組讓人溫暖的數字。每每看著夜裡川流不息的車燈,我都會想:有一盞車燈,溫暖過我。

  (四)

  出差歸來回公司,一路坐長途客車,疲憊不堪。擁擠混亂的車廂,我努力從客車上拿到行李,才發現自己的皮箱拉桿被拉壞瞭。皮箱裡面全都是公司的文件資料,沉重異常。

  萬幸汽車站離公司不遠,我隻能傾全身之力提著,慢慢挪步。就在這時,一個衣著臟兮兮的農民工樣子的大叔停瞭下來,看瞭看我的皮箱,有些靦腆地說:“你要是不嫌棄我弄臟你的行李箱的話,我幫你提著吧。”我喜出望外,不好意思地點瞭點頭。

  他試瞭試分量,直接把皮箱扛在瞭肩上。我從後面連忙跟上,看他的背影像極瞭一位勇士。(www.share4.tw)到瞭公司宿舍,氣喘籲籲的他自嘲地說:“你這皮箱都是啥呀,還真重!”望著他額頭上的汗珠,我苦笑地說:“對不起啊,資料太沉瞭。你等我一會啊,我給你拿瓶水。”

  可是等我回來他已經走瞭。我站在門口看著遠處他的背影淹沒在來來往往的人海中,不禁後悔連聲“謝謝”都未來得及說。

  後來,每當我看見那些在工地上忙碌的農民工,我總會多看幾眼,我知道這千萬人之中總有一個人是他。

  那些未曾期待的溫暖,讓我感動不已。那些人海中的擦肩而過,足夠我用一生來回眸。不管歲月如何消磨,我依舊清晰地記得那些最美好的瞬間與我生命的相逢。我知道我已經把這份溫暖封印成一個火種,照亮瞭內心,也會播撒一份愛的律動。

  • 總有些溫暖在路上
  • 夢想在心裡溫暖自己
  • 有沒有陽光溫暖過卑微的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