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是個很嚴厲的人,別人也覺得她是個很嚴厲的人,尤其是在對待孩子的教育問題上。前一分鐘還朗聲笑語,隻要看到我們沒有完成作業或者成績下滑,她都會橫眉倒豎,大聲苛責,甚至會抄傢夥。所以,我們姊妹三個從小就很怕她,又愛又恨又怕的那種;我的母親也是個很能幹的人,爸爸早期在外當兵,她一個人從懷孕到生產,再到又要帶我,又要種地,還要上課(她那時是名小學老師),中間的酸甜苦辣也是在我為人母之後才深以為然;後來又有瞭弟弟妹妹,邊工作邊伺候三個孩子,還年年是廠裡的三八紅旗手,著實不簡單。記憶裡的她能幹,嚴厲,做事利索,唯獨少瞭那份媽媽的溫柔和寵愛,使我在成人後總覺得那是我童年的遺憾,甚至還有些許的埋怨。

  前不久她來上海看我,這是我生孩子之後她第一次來看我,看到外孫女自然是喜上眉梢:想抱,又不知道手該往哪裡放,不抱,又忍不住想抱,就那麼端著,看著孩子呵呵的笑。我知道,這是在我經歷瞭婚姻的痛苦之後她最願意看到的結果。抱著孩子不知道怎麼就說到瞭我小時候,她說我1歲的時候她帶我從河南老傢到貴州部隊去看我父親,一個人,在火車上不敢吃不敢喝的坐瞭二十多個小時,就怕上廁所,怕打瞌睡,怕我被別人抱走瞭。當這句話像玩笑話似的說出來的時候,我不敢相信的看瞭母親一眼,不敢相信我小時候也被她這麼寵愛過。她額頭上深一道、淺一道的皺紋隨著表情一隱一現,而我的思緒也飄散開去:母親真的沒有寵愛過我嗎?

  小學升初中的時候,我報考瞭全縣最難考的重點初中,考完後別的傢長都在紛紛打聽門路,隻有她還是每日照常上下班。當我知道好朋友的媽媽已經在托關系打聽成績的時候,就急匆匆的回傢質問她為啥不幫我去問成績。“有啥用?考好瞭自然是好,考差瞭問也是白問!”還一臉的不耐煩。我傷心之極,偷偷的哭瞭一場。(www.share4.tw)有一天回傢,一條嶄新的牛仔褲放在我床上——是我夢寐以求的那一款,可當我得知那是因為我考上瞭母親對我的獎勵時,我卻看也不看的就將褲子丟在瞭一邊。

  高中的時候我在省城讀書,寒假要補課,初四就要返校。學校的食堂還沒有開火,她從初一就開始默默的給我準備幹糧,細細的炒面,一籠一籠的饅頭,自己親手做的咸菜。而我卻為這些東西覺得丟盡瞭臉。因為別的同學都帶的方便面,火腿腸,雞蛋糕什麼的。“媽,我想吃方便面!”“吃瞭上火,不能吃!”她不由分說的口氣讓我覺得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我終究是沒有吃那些她摻進瞭紅棗、芝麻,一鏟一鏟細細炒出來的炒面,因為我覺得那讓我在同學面前丟臉。

  高考那一年考的很不好,很想復讀,但是那一年父親下崗,弟弟妹妹又小,我對於復讀很難啟口,隻好背著行囊去瞭那個不如意的學校。同一屆的復讀的同學有一個第二年考上瞭北大,發榜的那日縣城的道路上鑼鼓喧天響。母親偷偷的關上瞭傢裡的門窗,就是怕我難過。我是在難過,我用嫉恨的淚水淹沒瞭母親所做的一切努力。

  這麼多年瞭,她隻是不會像別的母親那樣拍拍我們的頭、對我們溫柔的說話,但並不代表她不寵愛我們。那不由分說的背後是急切的愛和恨鐵不成鋼的急。我已經無法去改變她處事和說話的方式,我也無法改變我自己越來越像她的簡單粗暴的發脾氣,我們都在渴望著對方的愛,殊不知,那愛已經在這一爭一執的背後生根、發芽,壯大……

  • 感恩:我的母親,苦難的母親
  • 任正非:我的父親母親
  • 俞敏洪:我的父親母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