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長大,可以成為你的臂膀,為你擋風遮雨

  我已長大,可以成為你的臂膀,為你擋風遮雨

  ——寫在父親節前夕

  文/沈善書

  在有些人的傢庭中,有這樣一個人,合得來的,他對你噓寒問暖,為你掙錢養傢,你無論做什麼樣的決定,隻要是正確的,他都支持。他也許不擅言語,也很少過問你的學習工作,但他總會在你學習到深夜時,敲你房門問你怎麼還不睡覺。當你下班很晚回傢時,開瞭房門後發現他坐在沙發上打盹,你問他怎麼還不睡覺,他說,我以為你沒帶鑰匙,怕你進不瞭門,就等你回來。

  合不來的,你討厭他,你覺得他憑什麼替代另一個人的位置,你不喜歡他,你難以接受他的存在。他打罵過你,他也恨過他,但不管如何,他也曾為這個傢付出過,並且努力的變得讓你喜歡。也希望你,能接納他。

  這個他,是繼父。

  他在傢中,或許沉默,或許威嚴,或許搞笑,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你能好好長大。

  我的繼父和我母親在一起六年瞭。六年來,我未曾開口喊他一聲爸爸,一直以鄭叔叔三個字代替。隻是這麼多年來,他從未怪過我,或者強求過我,讓我叫他爸爸,哪怕“爸爸”兩個字隻喊一次,哪怕是在他生日那天親昵的對他說一句,爸爸,生日快樂。但“爸爸”這個字眼,直到現在我未曾開口喊過。想想,我難以啟齒喊他爸爸,也許是未曾理解過他們那一輩所發生的事情,以及我埋藏在心中的哀傷。

  有些事情,我不想發生以後才來遺憾,才來後悔,但是那一句“爸,你少打牌,多休息”“爸,你好好註意身體,平常多和媽媽去外面散步”“爸,等我工作實習結束瞭我帶你和媽媽出去玩。”但是這些話語,始終哽咽在心中,不知道以怎樣的方式說出口。

  鄭叔叔今年春節前生病住院時,第一次和媽媽一起去醫院看望他,坐在電梯裡,我媽問過我這樣一句話,等會兒你叫他一聲爸爸,他會很開心,你鼓勵他樂觀些,手術會成功,病會好起來。我媽說完後,我極其尷尬,遲疑瞭一會兒我回答說,算瞭吧,萬一他兒子和女兒在,比較尷尬。況且,如果真的在,我也是第一次和他兒子女兒見面,不好意思。

  進入病房後才發現,就鄭叔叔一個人。旁邊有削好的蘋果,我猜,之前應該有人來看望過。我媽問鄭叔叔,你兒子女兒走瞭?他說,我讓他們走瞭,因為兒子(我)要來。當時我就在心中想,開口叫一句爸爸那麼困難嗎?都那麼多年瞭,為什麼一次都未曾開口,哪怕隻是很輕聲的說一句,哪怕是自言自語,都未曾啟齒爸爸兩個字。

  我知道鄭叔叔讓他女兒、兒子走的原因,是怕我第一次與他們見面尷尬,怕我和我媽媽沒有正式的“身份”,因為母親和他到現在還未辦理結婚證。

  我那麼執拗,倔強,始終無法開口喊出那一句,爸,父親節快樂。寫這篇文章時,一直循環著筷子兄弟唱的那首《父親》,裡面有一句歌詞,大抵用來形容我和你的關系,最妥帖。“直到長大以後,才懂得你不容易。”這六年來,我懂你的不容易。你給我和媽媽的愛,從不喧嘩,一直都是寂靜的,默默的。

  我記得你瞞著自己傢人悄悄拿錢給我們還貸款;我記得我還在讀大學時,你總是悄悄在我褲兜裡放一百塊錢,我問你時,你倒是神神秘秘的說別告訴媽媽,讓我買自己喜歡的;我記得我抱怨沒有新衣服穿,鞋子下雨天沒有換的瞭,你第二天就給我買瞭一雙鞋子,拿給我錢讓我自己去買衣服。盡管鞋子不好看,但我知道,那是你的心意。(www.share4.tw)因為你從來不為自己買過一件新衣服、鞋子、褲子;我記得你一個人走路時佝僂瘦弱的背影,也記得你牽著母親買菜回傢時偉岸的身影。

  讀書的時候,我需要你們的照顧,但現在,我已成年長大,有能力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照顧你們,讓你和媽媽不再辛苦受累。人群面前,你們害怕衰老,但我想告訴你,別害怕老去,反而要樂觀的老去。你老瞭,還有我可以為你抵擋世間風雨侵襲,牽著你和母親的手,帶你們看落日餘暉。

  鄭叔叔,但願我隱忍的沉默你別誤會。我未曾開口喊出父親,是因為現在的我不夠格,也因為父親這個概念還未在我心中成形。等我再成功一點,有資本瞭,我一定會驕傲的說,爸,媽,我帶你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 當你發現總掛念起傢人的時候,你就長大瞭
  • 在大學,如果不學會長大,那就等死吧
  • 人長大,理想長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