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我希望你走彎路

  孩子,我希望你走彎路

  這樣的話你一定耳熟能詳:

  “孩子,我這是為你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我是過來人,我知道什麼才是對的!”

  但這樣的話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關於這件事,孩子,我並不比你知道得更多,你得自己去嘗試!”

  “我不能告訴你什麼是對的,你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在美國參加傢庭聚會聊到孩子,經常聽到的理論是:“醫生的兒子不見得就是醫生。”“球王的兒子肯定不是球王。”裡根年輕的時候是演員,小佈什年輕的時候是個吸毒、玩搖滾的浪蕩子,如果他們的父母費盡心思、用盡手段,把他們強行“掰回正路”,也許就沒有此後的總統先生瞭。

  讓孩子走彎路的真理是,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冥冥之中,所有的選擇串在一起,成瞭一條彎彎曲曲卻順理成章的道路。如果傢長橫插一杠子,路就斷瞭,沒有邏輯關聯瞭。不讓孩子走彎路,留給孩子的也不會是直路,而是破碎的路,那將是孩子一輩子要面對的茫然和被動。其實,隻要能自由選擇,就是幸福的,哪怕是一條曲折的路。

  彎路也好,直路也好,自己走才最重要

  我在加拿大McGill大學進修的時候,我的導師Friedmen邀請我參加他女兒的婚禮,我驚訝地發現他的女兒才19歲,大學還沒畢業,而且她念的是印地語系,完全沒有繼承Friedmen的應用心理學衣缽。

  後來在一次集體討論過後,我問他:“為什麼不指導女兒走一條更好的路?”Friedmen用藍色的眼睛慈愛地看著我:“什麼是更好的路?”我邊想邊說:“讓她選擇一個好的專業……”Friedmen打斷我:“那什麼是好的專業呢?”我說:“應用心理學啊、金融啊、國際關系啊……”Friedmen:“然後呢?”“然後她就可以進很好的機構成為專業人士,然後找一位很般配的郎君,過上幸福的生活。”

  Friedmen笑瞭:“可是我現在就非常明確地知道,我女兒目前很幸福。”他說:“如果當時我粗暴地阻止她和Joe來往,而且逼迫她去學自己不喜歡的金融,對,她可能會順從我,進很好的機構,找個比Joe有錢有地位的男人,但是,然後呢?然後她會在某個普通的夜晚醒來,覺得自己的人生完全沒有意義。她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也許,她會用一些心理暗示來幫自己渡過這個難關,但更大的可能性是,她最終不得不來找我,因為她得瞭抑鬱癥。”

  “現在,她早婚,可能會經歷為人妻為人母的種種艱辛,甚至耽誤她的學業。她學瞭一個很偏的專業,可能會失業,或者被派往萬裡以外某個貧民窟做社會工作,缺吃少穿,還要擔心感染疾病。這一切在我眼前清晰可辨,我當然會心痛,但是我知道,她不會抱怨,她會在每一點艱辛後面積極尋找幸福的蹤跡,因此,她的人生是完整的。如果她感到這樣的生活很幸福,那麼這條路對她來說就是正確的。如果她覺得不幸福,她自然會走回來,我又何必多此一舉?”

  “讓孩子直面自己選擇的路,就算選錯瞭、走錯瞭,她也會收獲寶貴的經驗和教訓,哪怕有一天把她放到森林裡,她也有可能自己找對路出來。反之,一直給孩子安排陽光大道的傢長,卻斬斷瞭孩子選擇的能力和直面彎路的勇氣。其實,彎路也好,直路也好,自己走才最重要。”

  不走彎路的孩子不是孩子

  Semantha告訴我她跟兒子George在一起的時候,更多的是告訴自己要“忍住”,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要指揮兒子做這做那。在美國,一個嘮嘮叨叨、滿嘴大道理、總是把“我早就跟你說過”掛在嘴邊的母親,是要受到嘲笑的,會被認為老土,不懂得教育方法。

  有一次George喜歡上瞭一個女孩子,為她神魂顛倒,竟然把自己買自行車的錢拿出來給女孩買禮物。Semantha知道那個女孩兒隻是玩玩而已,但是她不能說,隻能眼巴巴看著。

  那天晚上,George興奮地說女孩兒答應和他約會,Semantha真想當場拆穿她的假面具,但是她不能,她若無其事地問兒子:“你準備安全措施瞭嗎?”George很感動,上前吻瞭她一下,說:“放心吧,都準備好瞭。”然後就開著車絕塵而去。

  Semantha說:“就是這樣,我心裡罵瞭一萬遍,有一千次沖動想要對他說,你在毀掉自己!不要去,你會後悔的!但是我隻能敲鑼打鼓送他去,因為這是他必須要走的路。”

  後來女孩兒認為他不借車給她開很吝嗇,當場提出分手,George很沮喪。回到傢裡,Semantha知道情況,看到George垂頭喪氣的樣子,摸摸他的頭說:“如果你有火,就全部撒在我身上吧,因為我完全能夠理解你的心情,我不會被你傷害,我是安全的,永遠愛你的。”

  如果Semantha一開始就阻止兒子,也許George會聽話,但是他可能會覺得那個女孩兒是他一輩子的遺憾,糟糕的話,沒準會演變成私奔。

  Semantha說,她沒有權力去阻止兒子走彎路,但是她有能力站在彎路的盡頭,等著他,用自己的愛去撫慰他,讓他有勇氣去選擇正確的路,讓他得到教訓之後還能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幸福。沒有不走彎路的人生,就像沒有不跌倒就長大的孩子,在孩子跌倒時等他站起來,給他繼續行走的鼓勵和信心,這才是傢長應該且需要做的啊。

  走過多少條彎路,我都陪著你

  Lily4歲的時候爸爸帶她去地中海旅遊,爬山爬到一半的時候,有個本地人給他們指瞭一條近路,其他遊客都紛紛往那條路走去,但是Lily不肯,爸爸並沒有強迫她,而是拴緊背包帶子,牽著她的手繼續往上爬。

  父女倆孤獨而溫暖的背影從此定格在Lily的生命中,爸爸從不會替自己做決定,而是陪著自己去經歷,Lily從小就體會到這一點。她上小學的時候,有段時間迷戀動畫片,經常不完成作業,爸爸的做法是收起她的課本,陪她一起看電視。直到最後她考試成績出來,Lily的老師把爸爸叫到學校去教育瞭一番,Lily這才明白,自己的行為連累瞭爸爸挨批評。

  高中二年級,Lily突發奇想要去參加《美國偶像》比賽,她有點五音不全,但是爸爸全力支持她,為她寫橫幅、貼標語、做文化衫,還鼓動傢裡人做她的後援團。(www.share4.tw)結果可想而知,她在海選中就被淘汰瞭,Lily很傷心地出來,一下就被爸爸摟進懷裡,兩人哭天抹淚兒。

  在Lily的婚禮上,爸爸發表祝詞,他說:“親愛的,我不知道你選擇的這個男人是不是對的,但是一直以來,我們無論歡笑還是流淚都一同度過,所以,你根本不必害怕和不安,隻要勇敢去愛,就是對的。”

  學點心理學:著名心理學傢埃裡克森將人格的發展定為8個階段

  其中兒童在1.5——3歲的階段稱為:自主與害羞和懷疑的沖突。這一時期,兒童開始"有意志"地決定做什麼或不做什麼。這時候父母與子女的沖突很激烈,這時孩子會反復應用"我"、"我們"、"不"來反抗外界控制,而父母決不能聽之任之、放任自流,這將不利於兒童的社會化。反之,若過分嚴厲,又會傷害兒童自主感和自我控制能力。如果父母對兒童的保護或懲罰不當,兒童就會產生懷疑,並感到害羞。因此,把握住"度"的問題,才有利於在兒童人格內部形成意志品質。

  而3——5歲為:主動對內疚的沖突期。在這一時期如果幼兒表現出的主動探究行為受到鼓勵,幼兒就會形成主動性,這為他將來成為一個有責任感、有創造力的人奠定瞭基礎。如果成人譏笑幼兒的獨創行為和想象力,那麼幼兒就會逐漸失去自信心,這使他們更傾向於生活在別人為他們安排好的狹窄圈子裡,缺乏自己開創幸福生活的主動性。

  可見適當的放手讓孩子去走彎路的意義在於:孩子能夠學會自主和主動。他們會在這個過程中收獲信心,長大後,也懂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 記住這些,會少走彎路
  • 彎路裡不僅有風景,更可能是被忽視的近路
  • 走彎路,才是人生的常態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