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困難怎麼辦?

  沒有困難怎麼辦?

  文/徐任沖

  阿裡巴巴上巿,是否會像有些人預言的“必將帶動中國電商井噴式”那樣發展,我無法斷言、更不想斷言。但各種馬雲的個人崇拜已可略見端倪,各種真假難辨的過往、各種似真還假的語錄層出不窮,真讓人艱於呼吸視聽。更恰當地講,與其說是“個人崇拜”,不若說是“成功崇拜”吧——世界與中國一樣,成王敗寇,歷來如此,未來還將如此。

  上市瞭,不講講話似乎總歸不好吧,馬雲於是講瞭些話。隨便說的話卻被當作勵志語錄殘酷地流傳:“任何團隊的核心骨幹,都必須學會在沒有鼓勵,沒有認可,沒有幫助,沒有理解,沒有寬容,沒有退路,隻有壓力的情況下,一起和團隊獲得勝利。成功,隻有一個定義,就是對結果負責。如果你靠別人的鼓勵才能發光,你最多算個燈泡。我們必須成為發動機,去影響其他人發光,你自然就是核心!”——接下來想必會有很多鼓吹“不要鼓勵”、“不要認可”、“不要幫助”、“不要理解”、“不要寬容”、“隻要加壓”等諸如此類的腦殘勵志培訓班、教材出來吧?!不是有句話說“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嗎?似乎有點道理……

  馬雲說的是“必須學會”,沒有說“必須這樣做”。可惜很多人誤讀瞭——最失敗的聽眾就是:人傢隨便說,你卻當真瞭。(www.lz13.cn)有句話叫什麼來著?“一當真你就輸瞭”,說的就是這個意思。脖子以上那隻腦袋隻能用來戴帽子,不好好思考,光長瞭一對耳朵二隻眼睛,有什麼用呢?

  我們常講,心靈的殘疾比身體的殘疾更可怕,是的。更可怕的是明明心靈已經癱瘓瞭還以為自己健步如飛。本來很難得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更高的起點,可是一看別人傢二公子也像別人一樣去做球童、別人傢董事長的繼承人也從業務員做起,心想自己也應該從最艱苦的底層幹起,而且幹最臟最累的活、操著賣白粉的心拿著賣白菜的工資。正當別人傢的球童已經創業瞭、別人傢的業務員已經繼任董事長瞭的時候,也該開始為前途迷茫不已的時候瞭。

  有條件的人吃苦那叫“體驗艱苦的生活”,沒條件的人吃苦隻能叫“艱苦地生活”。有條件叫“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體驗生活”,沒條件的叫“沒有困難創造困難,最後搞到沒法生活”。見過很多傢境不咋地卻年少年盛的傢夥,心高氣傲卻眼高手低。碰瞭無數的壁還回頭走回老路,卻不知道已經落後別人多少瞭。一看才知道,別人夏天已經過河瞭,自己還在冬天晚上的河裡摸石頭。

  佛祖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說的是自己;偏偏很多人以為自己也是佛祖,便搶著下瞭地獄,卻無法像佛祖一樣安然地回來。佛祖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為瞭眾生好好地活著。大傢偏偏誤解瞭。佛祖割肉喂鷹是因為他的肉還可以長出來,你舍身喂獅子是活不過來——凡是不可重復的,都不值得羨慕。很多事情,是我們星鬥市民一廂情願的誤解。

  莊子說“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與其譽堯而非桀也,不如兩忘而化其道 。 ” 明明是說與其在死亡邊緣才苦苦地互相扶持,還不如安安定定的回到大海互不相識地生活來得好。艱苦中能堅守固然是應該提倡的好品格,可是明明有條件好好地生活卻要宣揚“艱苦作風”,這種自虐式的自我作踐我們並不反對,卻造成瞭“仇富”的心理。明明是人的欲望之罪,卻偏偏要歸咎於錢財;財富本無罪,罪在人自身。祖上也教導我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光明正大的追求利益,有什麼不可以呢?不是不可以,是做不到。

  孔子其實是反對“以德報怨”,強調“以直報怨”的,我們卻隻截取瞭前半段相反的意思。方向不對,再多的努力也是白費;沒有思想,一輩子都為別人瞎忙。是的,有一種失敗就叫做瞎忙。盲目地忙碌,最後碌碌無為。

  韓寒的《後會無期》裡說,“聽說過很多大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就是這種語境下的自嘲體。以為喝下過很多心靈雞湯,殊不知那隻是燙過死雞的開水罷瞭。

  • 困難面前應有的七個智慧
  • 面對困難,一定堅持下去
  • 一切困難都是為瞭讓我們更強大
  • 不要用想像給自己制造困難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