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個"跑龍套"的日子

  珍惜每一個"跑龍套"的日子

  文/楊黎明

  一位遠房親戚,拜托我給他兒子介紹個工作。這讓我頗有些為難,因為我出道這麼多年來,還從未給人介紹過工作。雖然沒把握,但礙於情面,我還是硬著頭皮答應瞭下來。

  七月中旬,他果然來瞭。人很精神,長得可謂英姿颯爽,辦事利索,走路都帶風的感覺。從他舉手投足間,可以感覺到這是一位積極向上、胸懷大志的年輕人。

  原本我想在自己公司給他安排個位置,但後來我仔細想想,感覺還是不妥。考慮到我倆是親戚關系,這容易讓他產生依賴感,恐怕不利於他的成長。年輕人嘛,就應該讓他獨立地到外面闖闖。於是,我給一位開醫藥公司的朋友打電話,問他那裡要不要人。他說公司裡正缺些基層業務員,如果他吃得瞭苦的話,可以讓他過來試試。我說農村出來的孩子,哪有吃不瞭苦的。

  晚上回到傢,我把那朋友公司的情況跟他介紹後,沒想到他很爽快就答應瞭。第二天一大早,便興沖沖地去那公司報到。具體工作是做市場終端維護,也就是藥店要貨時給送貨,月底到各個鋪瞭貨的藥店結款。平時跟藥店裡的促銷員搞好客情關系,以及開發一些新的市場。說難也不難,就是工作性質比較瑣碎。

  可是剛做瞭一個來月,有一天回來他突然跟我說不想做瞭。說:“工作很單調,很無聊,沒什麼發展空間,就像群眾演員跑龍套。自己所學專業一點兒都用不上,這樣幹下去等於荒廢自己。”聽瞭他懇切的“申訴”之後,我無可奈何,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雖然,我對他的職業價值觀不大認同,但他把工作比喻成拍戲,把自己比喻成跑龍套的群眾演員,倒讓我覺得挺有意思。的確,人生如戲。職場如片場,那裡有導演,有主角,有配角,還有路人甲、路人乙之類的龍套。也像社會的縮影,可謂等級分明。

  老板無疑就是職場中的“導演”,他有統領全局的權利和能力。剛入職場的年輕人,由於沒有“演技”隻能做一位跑龍套的群眾演員,在整部“戲”的拍攝過程中沒有話語權,甚至在“戲”中沒有自己的名字,隻能按照“導演”的旨意,任其擺佈。在這過程中,心態好的“群眾演員”在跑龍套的過程中,能習得演技,進而上升為“配角”、“主角”,甚至有一天成為“導演”。心態不好的“群眾演員”隻能在職場中自生自滅。

  眾所周知,沒有演技的人,僅能跑跑龍套,扮演路人甲、路人乙。稍有一點演技的人,可以扮個丫環,演個兵。演技再好一些的,可以演個男二號、女二號。隻有有著爐火純青之演技的演員,方能在一部影視劇中挑大梁,擔綱主角。當有一天具備統領全局的能力瞭,便可以成為一位權利“特大號”的導演。

  縱觀國內外演藝圈,有幾人是一出道即演男一號、女一號的,不都是從群眾演員到配角、主角,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嗎?就連鼎鼎大名的“喜劇之王”周星馳也是從跑龍套,做匪兵甲匪兵乙,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不同的是,同樣做群眾演員,心態卻各不相同。例如有些群眾演員隻是消極地混日子,不指望出彩,隻希望不出格,能不被導演發現他濫竽充數即感萬幸。(www.lz13.cn)而有的群眾演員則特別認真,非常珍惜每一個跑龍套的日子,沒有機會則已,一有機會便會想方設法給自己設計每一個細節,努力讓自己所演的角色出彩,以便讓導演以及觀眾註意到自己。其中,周星馳當年便是這樣敬業的群眾演員。

  周星馳曾在83版的《射雕英雄傳》裡飾演“宋兵甲”,相較黃日華、翁美玲主演的郭靖和黃蓉,他這個“宋兵甲”連名字都沒有。但周星馳並不應付差事,而是想方設法,盡最大可能地表現自己。例如在一次拍攝“宋兵甲”身亡的鏡頭時,他特地向導演申請:“導演,我能不能伸掌擋一下再死呀?”導演卻很不屑地呵斥道:“快點拍戲,你哪來那麼多廢話?”建議雖然沒有被采納,但並沒有扼殺他那顆認真執著的心。他依舊珍惜每一個來之不易的跑龍套機會。

  從1983年參演《射雕英雄傳》到1990年憑借《賭聖》而一舉成名,這期間他經歷瞭七年風雨無助的煎熬和磨練。在這七年裡,他跑瞭無數個龍套,扮演過無數個沒有名字的角色。雖苦雖累,但從未改變他渴望成為一名好演員的信念,也從未澆滅他對演藝工作的激情。正是這堅定不移的信念、腳踏實地的努力,為周星馳由“星仔”蝶變成“星爺”奠定瞭堅實的基礎。

  萬丈高樓平地起,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職場中大凡建功立業之人,無不是從“跑龍套”開始一天一天鍛煉“演技”,累積職場資本。以我個人而言,其實也不例外。時過境遷,我仍然懷念過去那些“跑龍套”的日子。如果沒有那些在基層鍛煉的機會,我就不可能累積今天的工作經驗。如今身為領導的我,之所以能駕馭公司全局,這全仰仗於我過去“跑龍套”時累積的經驗。這些經驗,便是我終身受用的寶貴財富。我感謝命運,感恩以往每一個“跑龍套”的日子。如果沒有那些艱難困苦的日子,就沒有我的今天,也就沒有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 深圳打工的日子成就瞭我
  • 等待的日子,請努力學習謙卑做人
  • 年輕人怎麼可以混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