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貧窮?什麼是責任?我憑什麼不奮鬥?

  什麼是貧窮?什麼是責任?我憑什麼不奮鬥?

  文/黃立榮

  什麼是真正的赤裸裸地來到這個世界?

  荒草淒淒,見一幢破舊不堪的土磚房,它斜著身子,似乎在呻吟自己到瞭生命的晚秋。每次村裡死人,大傢都會在我傢房前燒紙錢,漫天煙灰已成為一種常態。有時候我很不解為什麼大傢每次要在我傢門前燒,父母也從沒有過意見。直到5歲,我知道瞭原來連那要倒塌的房子都不是屬於我傢的。在這個所謂的傢裡,有著太多回憶。

  曾經一到冬天就害怕,特別畏懼洗澡這個事,每當凌冽的寒風襲進千瘡百孔的老房子,唯一的動作就是瑟瑟發抖;曾經沒錢買紙,就用以清水代墨在房子的地上練習;從來沒有打過預防針,隻是自己獨自忍受著身體的各種疾病。沒錢買鈣片,夜裡常常因為腳痛而醒(所以那時也長不高)。在大學之前,沒有一件衣服是自己的,都是別人給的。在世上生活瞭十多年的我,在初二才有一個戶口。

  一位年近70歷經滄桑的老人經常坐在老房子前面,那是我的父親,他有著與我同齡的人爺爺一樣的年齡,在鄉裡給人算命。每一次開學我都是沒有交齊過學費的,每次都是媽媽與老師商量“分期付款”。自那時開始我就發誓要努力改變這種生活。所以從小學開始我的成績就一直都是年級前幾名,深受老師喜愛。



  然而很小的時候在其他小朋友都吃著零食玩著遊戲的時候,我卻要和媽媽一起沿街撿廢品以此貼補傢用,還要忍受那些不懂事的同齡人嘲笑我“撿垃圾”在所有同學放學回傢看電視的時候,我卻要去山裡接應砍柴的媽媽,為瞭幫媽媽節約時間多砍些柴,幾十斤的柴火要僅僅幾歲的我挑起統一放在一個地方(這估計也是我小時候一直長不高的原因之一)。每年傢裡“雙搶”當其他人傢都請拖拉機把谷子運回傢的時候,年近70的父親要用農村最老式的運輸工具——土車,把谷子一袋袋運回傢。看見父親佝僂的背影,滴下的汗水,我不禁心酸,不禁反問自己,我憑什麼不奮鬥?父母操勞瞭一輩子,承受著貧窮帶來的困擾,我要他們將來能告別貧窮,那我憑什麼不奮鬥?

  初中時我在學校撿易拉罐,然後放學回傢的路上送到廢品店自己賺自己的零花錢,有時候還要拿出一二十塊錢來貼補傢用。由於初中當瞭班長,成績也一直在前幾名,並且在中學生“藝術百傢”的比賽中獲得聲樂組二等獎,全國中學生作文比賽中獲縣二等獎,在學校裡的各類文體活動中也一直表現突出,所以老師比較關註。在知道我撿易拉罐之後,老師也會將一些廢書紙集起來給我,並在一些資助方面對我格外照顧。

  高一時,我成為瞭我高一班主任手下的第一任女班長,並一當就是三年。高中擔任班長期間我們所在班級不管是成績,體育節還是藝術節一直是年紀前茅。我個人成績也一直是年級前幾。高中三年一直是“三好學生”。並且我在高一的白石文化藝術節中書法作品獲二等獎,高一的體育節中獲女子100m、女子跳遠二等獎。並在高二獲得我校“校園之星——自強之星”榮譽稱號。

  但是高二,這個一般孩子都該快樂的年齡,我卻遭受著巨大的打擊和痛苦。就在我作為文科班年級第一代表高二全體學生在開學典禮上意氣風發的發完言之後,喜悅和自豪之情還未褪去之際,我卻聽瞭聞傢裡的噩耗。

  當我踏近傢的那時,映入眼簾的是蕭條土磚房前那一坪的荒草,還有那一隻腳較短的老桌子上的棺材蓋——我停駐瞭腳步,我呆瞭,我不知道發生瞭什麼,我不敢去想接下來我該面對什麼。當我踏進傢門的那一刻,看見的是父親如平時一般安詳的躺著,隻是與平時不同的是安靜瞭很多,並且再也不會醒來。而母親崩潰的樣子讓我那是覺得此刻我就是傢裡的頂梁柱,我該挑起這個擔子瞭,我不能垮掉,我必須堅強,我來不及悲傷。因為這一年我已16歲瞭。接下來最頭痛的問題是父親的安葬費用,白天我要和叔叔一同處理喪事,晚上要守著母親(此時的母親已經崩潰瞭),那一陣是三天三夜沒休息過。

  不過,很感謝我的母校——湘潭縣五中,是母校的老師同學募捐為我湊到瞭父親的安葬費用,讓我的父親得以入土為安。到學校之後同學非常關心,老師也是,問我有沒有生活費,學習情況怎樣,情緒調整的怎樣。母校也為我找到社會上的愛心企業傢,讓他們幫助我完成我的學業。(www.lz13.cn)如果不是母校,不是那些老師和同學的關愛和溫暖,不是那些愛心企業傢的幫助,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我接受瞭那麼多的關愛、溫暖和幫助,我肩負瞭傢人,老師,母校,社會的希望和責任,我憑什麼不奮鬥?

  大學的我深深瞭解到,“沒雨傘的孩子,必須奔跑。”我告訴自己,母親將近60,她等不起,我必須奮鬥。所以在學好課本知識之外,我必須自己鍛煉自己的能力,於是我在學校賣襪子,賣打底褲。在湘潭縣五中,湘潭縣雲龍中學,望城縣一中等幾所高中銷售一些勵志類書籍,並且銷量達到280多套。通過這樣的機會,我不僅鍛煉瞭自己,而且減輕瞭母親的負擔。

  每次當我有一絲絲松懈的時候,我就會和自己說,我沒有背景,沒有資源,我憑什麼不奮鬥?我已經沒辦法為父親盡孝瞭,母親年紀這麼大瞭,要讓母親能盡快過上好日子,我憑什麼不奮鬥?我接受瞭母校,老師,同學,社會那麼多幫助和關愛,我憑什麼不奮鬥?我欠瞭這個社會這麼多,我憑什麼不奮鬥?

  我隻知道,我的人生狀態應是這樣:生命不止,奮鬥不息!

  大二的你,在幹什麼?

  大三的你,在幹什麼?

  大四的你,在幹什麼?

  有一天,我們、我們的親人們,終將死去。那時候,你會後悔一些什麼?

  後悔最年輕的時候沒努力?

  後悔沒有能力善待父母和親人?

  後悔……

  • 當一個貧窮的人走進大學
  • 貧窮不該是你傷害自己的理由
  • 沒有人願意貧窮,但出路在哪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