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有多慘,就一下子對你有多好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有多慘,就一下子對你有多好

  文/居經緯

  夢想這個東西,放在心中越重,離現實越遠。不要等著天上掉餡餅,也不要奢望上天對你的同情。唯一去努力,才有可能看見一片新的天空。我們不妨這麼想,有結果的努力是鍛煉,沒有結果的努力是磨煉,不管怎樣,每一種際遇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2013年暑假,我跟我上鋪的哥們在北京窮困潦倒。兩個人都倔強,不想跟傢裡人伸手要錢,就四處找工作,在“58同城”、“橙色部落”上看瞭很多兼職信息,也往學校窗口貼的兼職廣告上的聯系方式打瞭很多電話。最後要麼是別人不滿意,要麼是我們不滿意。我們隻好先在38度高溫的宿舍裡茍延殘喘。那時我倆已經過上瞭計劃經濟生活,每天都是康師傅泡面,一根火腿腸還要一人一半。學校也不知什麼時候心血來潮,開始給宿舍裝電風扇,估計怕一些遊戲宅男熱死“沙場”。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宿舍的電風扇還沒有安好,每天早上7點不到就被電鉆聲音叫醒,夢想都被嚇跑。學校新蓋宿舍樓的施工噪音更是讓我們煩躁不安,幾乎要靠幻想來忘記世俗煩惱。幸好我們都沒有被現實打敗,硬是“相敬如賓”,同甘共苦,總算沒有造次的傾向。

  後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薪酬很吸引人,隻不過工作環境是聲色場所,魚龍混雜。我是搞文藝創作的,認為那是不容錯過的人生體驗,而且那裡應該會有我一直苦思冥想的小說情節;哥們是一心現實主義,趕快渡過難關就好,也顧不上太多,趕忙拉著我去面試。面試那人說要每人交600元服裝費押金,說是工作結束後退還。

  我跟哥們思前想後,還問瞭很多人的建議,都認為不去為好,但最後我們還是把回傢的盤纏拿出來,第二天去開始上班。

  那可真是斷瞭後路,隻有一心狠到底,要不隻能是“賠瞭夫人又折兵”,給別人看笑話。

  我起初還有點猶豫,生怕是花錢買經驗,江湖險惡,我們畢竟太年輕。哥們說沒事,風雨之後方見彩虹。去工作前一天晚上,我跟哥們去外面買瞭一個大西瓜,兩人一人一半,一人一個勺,一挖一口,吃得倍兒甜,那是我迄今為止吃過最甜的西瓜。

  因為第二天上班,當天大半夜我們就在大興區和朝陽區的交界處的馬路上流浪,那時候我才明白那些北漂的痛楚不堪。

  聲色場所,花天酒地到底還是不太適合我們。我們雖然可以忍辱負重,但是在面對老板要求我們辦理AC卡(智能身份識別認證)時,我們還是選擇瞭退縮,畢竟不想為瞭一次生活體驗毀瞭整個人生。最後我們在零點以後沖出來的時候,大街上早已沒有人影,沒有公交,沒有地鐵,連出租車也不見蹤影。那時候我們倆身上加起來隻有60多塊錢,而且即使有善良的出租車出現,從那地方回到五道口的住處至少也要100多塊錢。我們已經做好隨時扔錢跑路的準備,但很幸運,沒有出租車出現,我們的人生也因此少瞭一個污點。

  我拿著尚且茍活於世的手機,打開百度地圖試圖找到早上來的那個公交站臺,打算坐一早的第一班車看看海淀的睡意闌珊。我按照語音提醒走瞭很遠,哥們在我旁邊,卻發現越走越覺得害怕,因為已漸漸沒有燈光。

  恐懼,夜幕寒冷,根本就顧不上我們已經一敗塗地。那時候隻想找傢24小時營業的肯德基或是麥當勞填飽肚子,然後睡一覺,說不定睡醒瞭就會看見朝陽。

  估計我是天生路癡,哥們看我已經被百度地圖搞得暈頭轉向,趕緊停下腳步。他看瞭地圖位置,然後往回走,總之凌晨2點過後,我們終於坐在肯德基吃上瞭漢堡,口袋裡隻剩下一大早的車費。

  和最甜西瓜一樣,我永遠回憶那最美味漢堡,還有雞翅可樂,總之忘不瞭。苦難中的一切都被襯托得無限美好,想忘也忘不瞭。

  本想回到學校,安生待在宿舍幾天,然後放下自尊,打電話跟爹媽哭訴,然後隨著手機短信息來瞭,銀行卡錢已到賬,就立即回傢。

  哥們是按照這個步驟來的,隻不過他坐火車回四川的時候,困在途中三天三夜。本該睡一夜就到傢的,最後五天後才勉強走到傢門,像個乞丐一般。

  哥們途中發瞭一個狀態:人在囧途。我們看瞭新聞,才知道那條鐵路線遭遇暴雨,前方已坍塌,所以被困三天三夜。整個車廂充滿著汗腥味和泡面味,還有臭腳味,那時候哥們打電話來說是以後再也不作死瞭,這輩子就安安穩穩快快樂樂一輩子挺好。

  我那時還在學校,宿舍就剩我一人,我每天看著電視劇,敲著我信誓旦旦要完成的小說,吃著醬香餅和泡面,大半夜也去肯德基吃柯震東代言的黃金脆皮雞。那時候我已向一高中同學求助,所以有瞭一些流動資金,每天花錢看心情,總之不吃大餐就好。

  哥們遭遇囧途後回到傢,天天錦衣玉食,小日子過得舒坦的同時還不忘我這個共患難的兄弟,每天都要打電話來刺激我一番。此時我已經開始準備做傢教,教高中數學,去面試時做瞭一份考卷,北京市西城區的二模試卷。我好歹也是江蘇出來的,再說高數學得也不賴,用瞭一個多小時就做好瞭。負責人對照答案評分,最後因為一道大題少寫瞭一種情況,考瞭146分,順利通過面試。第二天滿心歡喜拿著準備好的教案去上課,負責人告訴我必須講到九月初,我說講到八月中旬我得回傢呀,我總不能暑假不回傢吧,我爸媽會想我的。負責人讓我跟爸媽商量一下,我隻好編瞭個謊說女朋友會想我的。那時我哪裡有女朋友,連男朋友都幸災樂禍我瞭,還天天損我,最後為瞭爸媽我隻好放棄好不容易得來的差事,將回傢的日程安排提前。

  那個暑假,我的小說沒有寫完,也再也沒有續寫,我回到傢過上瞭舒適的生活,舒適到我無所適從。

  無所事事的時候開始思考要珍惜生活,所以那個暑假拼命自學瞭心理學,每次跟剛認識的人談話總是扯到心理學。一不留神就會發現自己在剖析對方心理,有時弄得對方無話可說,自己也挺尷尬,所以每次都撓著後腦勺跟別人道歉,後來熟瞭對方也會悄悄告訴我其實我的分析很準確,可以開個情感咨詢所,我笑瞭笑說我副業這麼多忙不過來呀。

  那個暑假我在傢還接到一個電話,哥們說他的蘋果耳機丟在火車上瞭,然後花一百多買瞭一個,拆下包裝後發現是假的。我也幸災樂禍他一番,扯平瞭,那個暑假我跟我哥們也隻能互相唾棄,互相取暖瞭,同是天涯淪落人,又何必自相殘殺。

  其實這種接二連三的禍事並不少見,我跟我哥們的故事也不算什麼大禍,隻當是個經驗教訓,而且過程也挺歡樂。我們也知道這世上比之更絕望的事多瞭去瞭,我們雖然沒有繼續倔強到底,說到底也是為瞭自己父母著想,不想再出什麼紕漏,萬一稍有不測,可就難以挽回。

  不過那次經歷也讓我們懂得瞭很多,我開始在我幻想的文藝之路上小心翼翼地走。那篇擱置已久的小說也在我的創作計劃中;哥們有瞭上次教訓,開始有選擇性地找兼職,也收獲瞭不少。他也變得更加“百毒不侵”,學校國傢級創新項目自告奮勇當瞭負責人,一路千辛萬苦,抵住外界壓力,最終完美結項,獲得一等獎。

  可能是我們都不太慘吧,可是我跟我哥們在此之前都遭遇到瞭人生迄今為止最大的愛情滑鐵盧,人財兩空的時候我們像條狗,天天在宿舍眼巴巴地盯著手機看,做夢都夢到前任回到我們身邊,買彩票中瞭大獎,考試都全部優秀。

  在我們看來,我們也算是鳳凰涅盤,浴火重生瞭。可是我們知道在我們最絕望的時候,我們就像沙漠中一顆枯萎的小草,上天並沒有給我們及時雨,而是給我們晴天萬裡,烈日當空。周圍的世界也是,那些電影中陡然峰回路轉的橋段根本難以在現實中出現,除瞭茍延殘喘,除瞭咬緊牙關,當然還要順其自然,說不定有一天真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前看過一篇文章,文末說既然無路可逃,就一起死磕到底。的確這樣,我們要面對的苦難和挫折不會因為我們遭遇夠多而減少,上天不會因為你的悲慘而憫憐你,它隻會安排一道又一道難關來磨煉你的意志。就像唐僧西天取經一樣,想要取得真經,就不要有返途的念想,你除瞭繼續死磕到底,根本沒有其他退路。我決定勇往直前的時候,那一扇安逸之門就已經關閉;你想回頭瞭,對不起,人傢也不給你機會瞭。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有多慘,就一下子對你有多好。人們在困境中最期待的就是瞬間逆轉,需要“天來之物”解決燃眉之急,而些許時間後即使真有什麼喜從天降,我們也不會有那種慶幸和感激,我們說不定早已忘記當年的悲慘。

  既然沒有“一下子”的奇跡,那就打破你自己的記錄,不斷刷新自己與苦難交鋒次數,隻要尚有一口氣,就要抗爭到底。(www.lz13.cn)其實後來你會發現正因為自己的一點點堅持,成就瞭自我,局勢就會另有不同。

  對待生命你不妨大膽冒險一點, 因為好歹你要失去它。如果這世界上真有奇跡,那隻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沒有人可以拯救自己,到最後拯救你的隻有你自己。絕處逢生的喜悅,大難不死的慶幸,都不是你所想象的“人品守恒”。在這個世界面前,生活是無比具體而煩瑣的藤蔓,你隻有從中體會到酸甜苦辣才知道它最後的餘香。

  夢想這個東西,越是放在心中越重,越是離現實越遠。不要等著天上掉餡餅,也不要奢望上天對你的同情。唯有去努力,才有可能看見一片新的天空。我們不妨這麼想,有結果的努力是鍛煉,沒有結果的努力是磨煉,不管怎樣,每一種際遇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忽然想起網友的一句話,用在這裡再好不過:

  揣著文科生的心,陰差陽錯著瞭理科仔的道。一條工科生的命,索性一條路走到黑,不後悔就是,如此你奈我何?日子是狠狠淘瞭十次的米,流逝瞭很多養分,但不吃會死;我反復咀嚼,嘗出瞭甜。

  • 很現實,這個世界隻關心你能給予什麼
  • 不要向這個世界認輸,因為你還有牛逼的夢想
  • 俞敏洪:這個世界本就不公平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