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請別愛得太滿

  媽媽,請別愛得太滿

  文/何英

  Y是我的死黨。從小到大,別人總是告訴她和她哥哥,他們有個好母親,並不斷地誇獎他們的母親有多麼多麼好。確實,母親是Y和哥哥心中的賢妻良母,她非常疼愛自己的孩子,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以及他們的父親。Y和哥哥從小就非常愛母親,到瞭依戀的地步。在Y上大學以前,母親在自己心目中是完美的化身。一直以來,她對母親有兩種感情特別強烈,一是依賴,隻要離開就會特別想念,甚至會哭泣;二是從很小的時候起,她就很怕失去母親。

  在Y小時候,父親和母親的關系還是挺好的,那時候父親還比較顧傢,對孩子也關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漸漸的,情況越來越糟糕。父親的脾氣變得很暴躁,一點小事就對妻兒大發雷霆甚至動手打孩子;經濟上變得很摳門,經常不拿傢用回傢;人越來越懶,傢務事一點都不沾。更過分的是,到後來他還搞外遇,跟不止一個女人牽扯不清。

  Y的傢鄉是個封建思想嚴重的地區,對於上一輩的女人來說,離婚是無法想象的事情。哪怕離婚是因為老公是個人渣,三姑六婆的唾沫星子也會把離異女人淹死。因此,不管婚姻多麼糟糕,很多上一輩的女性都選擇瞭忍耐,Y的母親也如是。母親年輕時工作很忙,下瞭班還要接孩子放學、買菜做飯、做傢務、照顧孩子、輔導功課,每天忙得像個陀螺一樣,有一次實在累得撐不住,在Y面前放聲大哭:“就算是個機器人,也需要休息啊!”不過,父親對母親的辛勞從來都是視而不見。父親不拿錢回傢,母親就把全部工資都拿來用於傢庭開支,有時候手頭緊瞭,也不跟父親開口要,而是自己想辦法,找自己親姐姐借一點。

  但讓Y理解不瞭的是,迫於現實環境不離婚也就算瞭,母親還仍然把父親照顧得無微不至,一日三餐、衣服鞋襪、出差準備,無不打點周到,父親連自己的一雙襪子、一塊手帕都不曾買過。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天母親中午下班回到傢,碰到父親請瞭一幫朋友來傢裡做客。父親讓母親做飯給客人吃。後來Y懂事以後想起這件事,仍覺得父親實在是有些過分。因為中午下班的時間本來就很短,平時母親每天中午都是急匆匆趕回傢做飯、照顧孩子,經常連休息一下都沒有就回單位上班,要她在毫無準備且時間緊迫、身邊孩子還需要照顧的情況下,做出一桌子菜來款待客人,實在是太強人所難。而父親既摳門舍不得花錢請朋友下館子,又瞎講究說館子的東西不衛生自己不想去,根本不去體諒母親的種種難處。可母親還是順從地把一桌子飯菜做出來,然後自己連飯都來不及吃就匆匆回去上班瞭。

  就這樣,Y從初中起目睹父母一步步扭曲的婚姻關系,同時要承受父親的糟糕脾氣和打罵,還受到母親由於過度辛勞和不愉快夫妻關系引發的負能量影響,此外還要經常充當母親的情緒垃圾桶,聽她抱怨父親的種種不是,這些都給Y(還有她哥哥)帶來瞭不可磨滅的心靈創傷,她的整個少年時期,成長得痛苦而艱辛。如今說起這段往事,Y總是自嘲為“創傷兒童”。很長一段時間裡,她的內心充滿瞭尖銳而強烈的憤怒,她痛恨父親,經常恨不得揍他一頓。對於受苦的母親,她有著深深的愧疚感和心疼,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變得無比強大,拯救母親於水深火熱之中。

  後來,Y如願以償考上瞭遙遠北方的一所大學,離開瞭那個記載著她痛苦記憶的南方小縣城。在大學的頭兩年裡,Y仍像小時候那麼依戀母親。那時候通訊不像如今這麼發達,沒有手機,長途電話費很貴,她每天抱著宿舍座機跟母親通很長時間的電話,有時候會因為太思念母親而掉眼淚。另一方面,她不得不面對因為母親長期的過度照顧和保護,造成的自己生活自理能力方面的無能——她不會洗衣服,不會疊被子,甚至不敢過馬路。

  還好, 在Y柔弱的外表下,隱藏著一股特別頑強的力量,脆弱卻又堅韌。她逼著自己,一點一點地學,直到成為一個獨立能幹的人。畢業後,她來到另外一個距離傢鄉很遙遠的陌生城市,自己找工作、找房子、結交朋友。那幾年特別不容易,沒有錢,沒有認識的人,工作不好找,搬瞭幾次傢,都是靠自己。後來,工作和住處慢慢穩定下來,她也有瞭幾個值得信賴的朋友,開始過上相對安穩的生活,她感到很踏實。Y仍然深愛母親,卻沒那麼依戀瞭,甚至,生平第一次,她發現自己對母親產生瞭憤怒感。又或者,這種憤怒以前就有,隻是被她壓抑瞭。她開始自學心理學,閱讀大量身心靈方面的書籍,努力療愈自己的心靈。那些成長期累積的內心的黑暗和負面情緒,那些憤怒、不公、痛苦、憂鬱、絕望、無力,經過無數次的長夜痛哭,一點一滴地釋放出來,不再那麼強烈,她終於擁有瞭久違的平靜感。在這方面,Y的哥哥沒有妹妹那麼幸運。他大學考取瞭臨近城市的一所院校,畢業後回到傢鄉,與父母住在一起,一方面自理能力極差又缺乏主見,成為一個“媽寶男”,另一方面,內心對父親積累的憤怒和不滿無法得到排解,反而因為與父親住在一起而更加嚴重。

  再後來,Y遇到一個平凡溫暖的男人,相愛,結婚,生子,過著平淡踏實的日子。此時她已是一個成熟的女人,看待事物的方式已然轉變,不再如年少時一樣偏激、非黑即白。當她重新審視父母親的關系,發覺很多事情未必跟她當時認為的一樣,父親就是絕對壞,母親就是絕對好。當然,她不想用“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去解釋母親的遭遇,因為那樣無疑太簡單粗暴而且對母親太不公平。可另外一方面,父親並不是一開始就是所謂“渣男”,他也曾經對傢庭、對妻兒有過溫情,有過付出。雖然世事的變化總是涉及到非常復雜的因果,不能簡單地用某個原因去解釋,但如果,母親處理婚姻和傢庭問題的方式能更健康一些,比如拒絕無原則、無底線地付出,比如更愛自己一些,也許情況不至於變得那麼糟糕,也許每個傢庭成員(包括她自己)所受的傷害都會少一些。

  心理學傢武志紅曾經說過,一個和諧的關系,必然有豐富的付出與接受。一方給予另一方物質和精神的愛,另一方接受,然後再回饋給對方……付出和接受不斷循環,關系得以順利地向前發展。可在有的關系中,一些“好人”打破瞭這種相對平等的循環關系,隻追求全然的付出,導致關系朝向壞的方向發展。因為“關系的另一方會覺得很不舒服,會頻頻感到內疚,會經常覺得問心有愧,即便他不明白付出者為什麼那麼喜歡付出,他最終一定會產生逃離的沖動。”

  Y對我說,她覺得母親的問題就在於,不管是對丈夫也好,對子女也好,她付出太多,愛給得太滿瞭,以至於忘瞭愛自己。在Y的印象中,母親總是不停地忙碌,不停地為身邊人付出,很少為自己著想,也從來不懂得停下來休息。這樣做的結果,是身邊人不但不領情,還覺得她煩,或者想逃離她——如果對方是像父親這種性格中有些雞賊的人,就會一方面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她的照顧和付出,占盡便宜,一方面又很容易對她產生怒氣;要麼是像Y和哥哥這樣性格比較厚道的人,一方面被母親寵溺得失去自理能力,另一方面心裡卻有很大的愧疚感,有逃離她的沖動。

  這些問題,在Y為人妻、為人母,對生活有瞭更多感悟之後,看得更為透徹瞭。前段時間的一段經歷,更證明瞭她的看法。前段時間,由於Y工作繁忙而且身體不太好,於是請退休賦閑在傢的母親過來小住一段時間,幫忙照顧孩子並料理一些傢務。在這段時間裡,Y和丈夫都對母親產生瞭很深的愧疚感,因為母親從早忙到晚,一刻不停,哪怕Y和丈夫不斷提醒她休息也不以為然。(www.lz13.cn)Y說,自己也是持傢的女人,知道操持一個小傢庭雖然事多繁瑣,可也不至於需要像母親一樣忙碌到那種程度。她也看過自己婆婆以及其他人料理傢務,極少有人像母親一樣一天到晚又忙又累。雖然別人做事未必有母親那麼完美,可是維持傢庭的正常運轉還是沒問題的。

  看著母親如此操勞,Y和丈夫頗感壓力,總覺得對母親很虧欠。Y跟我舉瞭個例子,有一次周末他們在傢包餃子,正好電視臺播放一個精彩節目,他們決定邊包邊看。餃子包完,一籠一籠依次蒸,中間需要把熟的餃子拿出來,往鍋裡加點水,繼續蒸下一籠,趁這個時間大傢一邊吃已經熟的餃子一邊看電視。

  Y說,其實自己跟丈夫都是比較勤快且自覺的人,這點小事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事,放在平時,誰有空瞭就去廚房把蒸熟的餃子拿出來順便蒸下一籠,然後大傢都可以輕輕松松地邊吃餃子邊看電視。可到瞭母親這裡,這就成瞭很正式的一個事瞭,她謝絕瞭小夫妻倆的幫忙,自己一直在忙個不停,從廚房到飯廳來回忙碌,也不停下來吃個餃子或看一眼電視,搞得Y跟丈夫很不好意思,餃子也吃得不安樂,電視也無心看瞭,隻覺得自己在一旁享受,讓老人傢忙著伺候自己。

  聊到最後,Y深深嘆瞭一口氣。她說:“其實這麼久以來,我真的好想對我媽媽說:媽媽,活著不需要那麼用力過度,別愛得太滿,多休息,多愛你自己”。說這個話時,她使勁抿著嘴唇,眼眶裡有眼淚溢出來。

  • 媽媽,我們是世上最親近的人
  • 抱一抱你的媽媽吧,趁她還在
  • 媽媽在,傢就在,值得一輩子回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