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給青春買個昂貴的夢想

  給青春買個昂貴的夢想

  文/九把刀

  為喜歡的一個人去改變

  中學時代的我,成績很爛,我甚至沒有自信能順利地從中學畢業。為瞭拯救像我這樣的不求上進又好動的孩子,老師會安排一些聽話安靜的女生在周圍。我就是老師重點關註的一位,因為我上課喜歡講笑話,擾亂秩序。當然,這種安排讓我非常不爽。

  直到有一天,老師安排瞭一個叫沈佳儀的漂亮女孩——也就是後來我電影中的女主人公——坐在我後面,我才停止瞭抱怨和詛咒。我喜歡上瞭沈佳儀。為瞭讓愛情附身,我不得不做些改變,和沈佳儀愛上一宗同樣枯燥的事情:讀書。為此,我每天晚上念書念到一點半,隔天早上五點,讓媽媽甩一巴掌叫我起床。

  早上五點,就算是夏天也非常冷。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穿著白色的緊身睡衣,然後拿著一罐罐裝牛奶,跑到廚房去,把鐵罐丟到水裡面,然後打開瓦斯爐隔水加熱。我左手放在水蒸氣上面取暖,右手拿著課本背單詞。到六點五十分時,我會拿起數學書,算兩三道非常難的數學題,然後把解題的過程都背起來。

  到學校後,我就會問坐在後面的沈佳儀:“這題不會,教一下。”沈佳儀看一下題目就會非常溫柔地講:“柯景騰,這一題對你來講太困難瞭,你要不要先從簡單的開始算起呢?”我就非常不屑地說:“不要,我就要算這一題。”沈佳儀會面有難色地說:“哦,好吧,首先你要設什麼為x,然後再設什麼為y。”我接下去說: “接下來是不是就要用什麼樣子的觀念再套上什麼樣子的公式,就可以解出來對不對?”沈佳儀就會說: “哎,你還蠻聰明的耶!”

  這是愛情追逐中男生常玩的小把戲。把困難題的解題過程都背起來,當然不是為瞭要知道問題的答案,而是想要讓她知道,我也有一點點的聰明,不要覺得我是笨蛋。

  就這樣,我的成績突飛猛進,初中畢業前最後一次全校的考試,已經考到瞭全校的第21名。

  很多人是從媒體上面認識的九把刀,都覺得:九把刀這麼火爆熱血叛逆的人,他的青春一定過得非常亂七八糟,有空沒空就打老師。但是不是這樣子的,我的青春,全部在努力用功讀書,我的青春,全部都是沈佳儀。

  報考大學的時候,我和沈佳儀步調一致報瞭臺灣國立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結果,我考上瞭,沈佳儀落榜瞭。放榜當天晚上,沈佳儀就打電話給我,她一直哭著說:“從小到大我都隻會念書,卻還是考不好。”

  就這麼兩人哭哭啼啼的,很久之後,忽然覺得,很開心。開心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沈佳儀是我的女神,長期以來她都像飛翔在天空中一樣,高不可攀。好不容易她聯考考不好,就好像是翅膀突然斷掉摔在地上,感覺比較親近,感覺比較好追。第二個開心的原因就是,那天晚上,沈佳儀足足跟我哭瞭七個小時。我覺得應該是有點喜歡我吧,要不然怎麼會這麼久呢?

  那些年我們錯過的愛

  我上瞭大學之後,發現很多同學都一副自以為精英分子的樣。我很討厭他們,所以我想瞭一個變通的辦法,那就是在校園辦一個“九刀杯”自由格鬥賽,方便我公開合法合理地教訓他們一下。

  我從小到大都非常擅長打架,幾乎沒有輸過。我很想要沈佳儀知道,我是這樣厲害的一個男子漢。我打電話給沈佳儀。沈佳儀非常不屑,罵我傷害自己的身體,罵我愧對父母對我的期待。到最後我真的受不瞭,在電話這頭就跟沈佳儀飚: “對啊,我就是幼稚,我就是幼稚才會喜歡你這種女生,我就是幼稚才會追你追這麼久。”我話講出口之後,就知道自己完蛋瞭,所以馬上就住嘴。片刻之後,沈佳儀開口說瞭那句改變我這一輩子的話:“那你就不要追啊!”電話掛掉。

  就這樣子,兩個互相慪氣的男孩和女孩,很久都沒有再聯絡。

  之後我非常瘋狂地開始寫起瞭小說,由於我過去沒有接受過任何文學上面的訓練,所以我寫作完全沒有任何文學上的技巧,我用的都是我最喜歡的漫畫分鏡和電影的節奏感在寫故事。我純粹就是把我閉上眼睛所看到的畫面,用文字翻譯出來,讓讀者看到我腦中所看到的景色。

  在2004年左右,我的小說還賣得非常差。我媽媽那時生病瞭,被驗出得瞭血癌,送醫院治療。我媽住院後費用非常龐大。從2004年11月份開始,我連續寫瞭14本書,完全是為瞭賺錢而寫,因為我知道我所賺的每一筆錢,都可以拿來救我媽媽。那是我這輩子最想賺錢的時刻。所以媒體上寫九把刀非常熱血地連續14個月寫14本書。

  我把那段時間在醫院陪我媽媽的所有記錄都寫下來,然後鼓勵她: “我希望把我們母子之間的回憶出版的時候,你可以幫我寫序。”我從來沒有如此希望過一本書是喜劇的結尾。我媽媽仗著這樣一個小小的信念,非常認真地對抗病魔。最幸運的是,我出版的第14本書叫做《媽,親一下》,出版這本書的時候,我帶著我媽媽一起辦瞭一場簽售會。

  媽媽因為化療的關系,頭發都掉光瞭,但她很開心,特地買瞭一頂卷卷的假發跟我去辦簽售會。她幫我這本書寫序,到今天我媽媽都非常健康,這是我非常幸運的事情。

  我買過最貴的東西是夢想

  我寫《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時候,它的最低的標準並不是要好看,因為好看已經確定。最低的標準是,這個故事必須百分之一百真實。我希望我的好朋友在真實人生裡叫什麼名字,他們在故事裡面也要叫什麼名字。

  書出版的時候,我征求過每一個人的意見,唯獨沒有征求沈佳儀。按照我對沈佳儀的瞭解,我問沈佳儀的時候她肯定會說“哎喲,不好啦”,“哎喲,這樣子我會很難做人”之類的。但是我很難接受,整本書都是真實的名字,唯獨最重要的女主角用的是假名,所以我決定冒險。我這本書寫完瞭之後再寄給沈佳儀。

  沈佳儀看完瞭整本書之後,她寫瞭一封非常長的信給我,信裡面最後一句話是: “謝謝你,柯景騰,謝謝你寫瞭一個這樣的故事,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我看瞭之後非常感動,好想再追求沈佳儀一次。

  但很可惜,沒有辦法,我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沈佳儀已經嫁給瞭一個中年男子。我問沈佳儀,為什麼你選他卻不選我呢?沈佳儀非常溫柔地說,因為人傢成熟穩重,善良體貼啊,但柯景騰,你就隻有善良這一點贏他而已,其他都狂輸。

  2008年,因緣際會,讓我拍瞭一個電影短片,被我這麼狂妄自大的人知道怎麼拍電影之後,我就不可能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這個故事讓給任何一個導演,這是我的青春。我想要這個故事在彰化拍,因為故事發生在彰化,我想要這個故事在精誠中學拍,因為故事發生在精誠中學。我多麼希望我的電影不要打折扣,因為我的青春根本不打折扣。

  有很多關於我拍這部電影的背後故事,所以很多人知道在我拍這部電影的前期其實根本沒有人看好,資金非常的缺乏,沒有人願意幫助我們,非常少的資源。我的力量來自於哪裡?來自於那些年,我們追過的愛。

  我曾經跟我的經紀人柴智屏說,“柴姐,我們一個人出一半,我們把電影拍完。”柴姐問為什麼要搭上她。我說:“我一直非常想要說一句帥氣的對白就是,這輩子我買過房子,也買過車子,但我買過最貴的東西,是夢想。”

  • 夢想是未來最好的保障
  • 再卑微的夢想也會開花
  • 願每一個追尋夢想的人都能得償所願
  •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瞭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