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孩子的進城路,要走多長?

  農村孩子的進城路,要走多長?

  村中某長輩,傢境貧寒,從我記事起一直住在五十年代建的破舊老房子裡邊,至今三十年過去,依然如此。傢有兩個兒子,都是大學生,都在城市安傢落戶,這在農村也算是光耀門楣瞭。這個看似美好勵志的故事,卻有著另一種大傢都很熟悉的講述方式。

  大兒子A的故事

  A長我七歲,考上瞭山東某大學學礦業,在農村也算是大喜事。但就在高考前體檢時查出是乙肝病毒攜帶者,農村人不瞭解情況也不明白政策,隻是聽說有可能被學校禁止入學,A和傢裡人一下子就懵瞭,趕緊花巨資到處拜訪“名醫”治療,最終這臨時抱佛腳也沒顯靈,隻能硬著頭皮先到學校報名看看情況再說,也是機緣巧合,入學體檢時A托人找瞭位本校同學替代抽血檢查,算是蒙混過關瞭。

  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因為一直擔心學校會發現,怕某天查出來會被開除,時時刻刻提心吊膽。而且,那所學校要求每年體檢一次,每次他都如臨大敵一般。為瞭能夠擺脫這詛咒,傢人和他始終堅持不懈拜訪各路“名醫”,尋求各種偏方,四年從未停止,生怕中間有突擊檢查被發現然後開除,或者畢業體檢出問題拿不到畢業證。

  四年中藥也從來沒停過,先西藥,後中藥;先瞞著所有人到校外找隱秘的小診所幫著打針,後來仍覺不妥,幹脆自己給自己註射藥物;或者就是求爺爺告奶奶找各種地方幫自己煎中藥,一次煎好分開裝袋,回來藏起來喝上一周,然後繼續。

  試想,晚上十點後,昏黃的路燈下,他一個人拎著藥匆匆出去,又小心翼翼地回來,是何等心境。就為瞭這本就看不好的“病”,吃藥的錢幾乎和生活費一樣多,他自己兼職和父母辛苦勞作的錢都搭進去仍不免捉襟見肘。四年如履薄冰的大學生活後,他終於安然畢業,傢人也松瞭一口氣。

  接下來的故事至今被村裡人傳為佳話,A在網上認識瞭一位濮陽的姑娘,這位姑娘雖然學歷不高,但長得很漂亮,父親是包工頭,傢境也很好。因為愛情,A大學畢業後就到瞭濮陽油田工作,女孩爸媽也出錢給兩人買瞭房子,結婚生子。

  對於男方傢庭來說,雖然兒子遠離傢鄉還被人視做入贅,但畢竟算是在城裡娶妻生子安傢落戶瞭,傢裡也沒出多少錢,也算很高興的事情瞭。村裡人都羨慕說他們的兒子爭氣,找瞭個好老婆,一下子省瞭多少錢啊。他們雖然心有不甘,但畢竟兒子過的不錯,兒媳婦也孝順,孫子乖巧可愛,因此也算是享受天倫之樂瞭。

  然而清福沒享幾年,A不甘於呆在濮陽這個小地方,也不甘於生活在嶽父嶽母和媳婦的陰影下,執意要考研究生,而且拒絕瞭單位出錢培養的條件,為的就是將來能有個自由選擇的機會。為此他不但跟嶽父嶽母鬧得不愉快,還跟單位也談崩瞭,最後單位扣瞭他的檔案、學籍、報考材料和準考證等一切材料。

  他也倒不含糊,硬是重新跑瞭一遍自己上過的中學和大學,以及縣裡的檔案部門,另外辦瞭一套材料才勉強應付過去。他爸媽雖然不樂意,但終究“兒大不由爺”,隻能由他去折騰。功夫不負有心人,他考上瞭中國礦業大學的研究生。

  三年後畢業要找工作的時候,嶽父嶽母又提出條件說,隻要你回到濮陽,我們再給你全款買個房子,然後幫你打點一切關系在這裡謀個一官半職。

  他想都沒想就拒絕瞭,然後去瞭南京一個礦業研究院,隨後用所有的積蓄在南京付瞭首付,背著貸款過日子,為瞭多掙點錢,他主動申請各種到野外工作的機會。

  終於也算是安穩瞭,今年年初就決定把老婆孩子都接到南京。然而,老婆因為學歷低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孩子上小學每個月都要花錢,原來老婆孩子由嶽父嶽母養著沒感覺出什麼,這下子又要還房貸又要養活老婆孩子,全部由自己承擔以後開支突然多瞭很多,壓力倍增。

  因為孩子還小,需要有人照看,又請不起保姆,無奈之下隻能把他媽接到瞭南京照顧孩子,而此次回傢正好聽他媽談及在南京的生活:

  “城市裡的生活真好啊,樓下就有公交車,到哪兒都方便。可是花錢也真厲害,隨便一百塊錢破開說話間就沒瞭。小孩子上個幼兒園,每天一睜眼就得幾十塊錢,一個月一千塊錢都打不住,這還不算報這個班那個班的,人傢都上瞭你不讓上?你們那個時候上學,一學期也不到一百塊啊。

  這幸好是我去瞭,我這當媽的幫他看孩子不要錢,要不然每個月不又得三四千?就我這還是特別省的呢,去什麼地方能走路就不做公交,去買菜什麼便宜要什麼,今天白菜最便宜,我就要白菜,東瓜兩頭最便宜,我就要兩頭,肉每次都是三五塊錢拿一點,他們老抱怨我做的飯不見葷腥。就這樣我兩個月還花瞭五六千呢,你敢算?而且我去都得自帶生活費……”

  我很驚訝:“自帶生活費,兒子為啥不給啊?”

  她說:“讓當媽的給兒子要錢,心裡難受啊,別看你們上學時要一百不敢給九十,但要是讓當媽的問你要錢,一來看你們也不容易張不開口,二來你們如果當時身上沒錢說沒有的時候,你知道當媽的心裡是什麼滋味麼?而且如果隻有兒子瞭什麼都好說,不是還有媳婦在麼,當老人的生怕你們過不好,錢的事情最容易讓你們鬧別扭,你說你們拌嘴,當媽的心裡能不難受嗎?”

  我:“那你咋辦啊?”

  她說:“錢的事能自己掏就自己掏,實在不行趁媳婦不在傢的時候問兒子要。對兒子我不滿意的時候可以劈頭蓋臉罵他一頓,畢竟我養你們這麼大,不能老瞭老瞭再讓你們騎到我頭上給我氣受。但隻要媳婦在場,任何事能忍就忍,她說什麼我就聽著,她讓幹啥我幹啥,他們拌嘴瞭我實在聽不下去就下樓轉轉,當沒聽見,回來該咋樣還咋樣。你知道麼?老頭子在傢裡每天起早貪黑賺的這點錢,還不夠我給大兒子貼賠的。”

  “你說我供養他們上個大學有啥用,要是在農村,你們也不會想那麼多,早就蓋好房子娶瞭媳婦生瞭孩子,安安生生過日子瞭,我們老兩口早都該享福瞭,都60快奔70去的人瞭,你看村裡這個年紀的哪個不是在傢哄哄孩子享福的。你看你們上大學花錢,上完大學傢裡還得出錢補貼你們,真不如規規矩矩在傢過日子的。要緊的是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要不然我肯定不再供你們上大學,全都給我在傢種地打工,既能守著我,也不花那麼多錢。”

  “你們都說的可好,早幾年就說什麼不讓我們種地瞭,也不讓我們起早貪黑掙錢瞭,他們兄弟倆一人每月給我們五百塊錢,一個月一千塊錢讓我們享福。你要知道,現在這一千塊錢哪兒經得起話啊,上街買點菜,一會兒一百就沒瞭。即便如此,他們真能給也行,也算我們的福氣。你看他們現在每月過的,掙的還沒有花的多,哪兒有錢給我們倆,還五百,我連五毛錢都沒見著,倒是我每月不知道給他們幾個五百。我也知道他們過得不容易,的確是拿不出來,你咋他?但是你想想,他們都三十五六快四十的人瞭。我現在算是想清楚瞭,我再也不會聽他們的瞭,他們就是說的天花亂墜,我也還是守著我這幾畝地,我還得到旁邊廠子裡幹活掙錢,不為別的,就為瞭我手裡能有點閑錢,不管多少吧,那總是我的,不用問你們要。最起碼我們老兩口有一天突然生病躺那瞭,你們都不在身邊,我至少有錢上醫院。你們都離傢這麼遠,我總不能說人躺那兒瞭等你們給傢打錢我才去醫院吧?而且那時候你們有沒有錢還另說呢,媳婦讓出多出少也另說呢!有瞭我自己這每年幾千塊錢,至少我心裡踏實,我誰也不求,誰也不指望你們,你們想起有這個爸媽瞭給點我們就要,不給我們也不用向你們伸手。”

  以上是大兒子的故事,雖然不讓老兩口省心,但相比下邊要說的小兒子,已經好很多啦!下邊再說說小兒子的事情。

  小兒子B的故事

  B比A小兩歲,從小就是村中學霸,即那種如雷貫耳的“別人傢的孩子”,一路從村小學被保送到縣重點高中,還曾跳過級,小時總被父母當作模范激勵我,我們總當成傳說一般。就這樣一路高歌挺進,都被老師視若明珠,父母也臉上有光。因傢境貧寒,難免被視為改變傢庭命運的寄托。無奈高考不盡如人意,隻上瞭哈軍工的工商管理。但盡管如此,對於農村貧寒子弟而言這也算上瞭名牌大學,傢裡總算是有瞭希望。

  B不比A,大學中沒有提心吊膽的經歷,雖然清苦瞭些,但也算是一帆風順畢業瞭。然後畢業後風波才剛剛開始。

  B從小靦腆文靜,不善言辭,大學畢業後進入安徽某銀行工作,工作內容很簡單,就是負責每天晚上八點前將合肥市各分行存款清點完畢後,將現金送到總行。本來也算是頗為體面和有前途的工作,天長日久,出人頭地也不是問題。無奈B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那麼多錢,整天拎著幾百上千萬現金,真是如鯁在喉,生怕有一天自己出瞭問題連賠都賠不起。

  如此的日子過瞭一兩個月,每天提心吊膽心理壓力極大不說,連累父母也跟著睡不著覺,加上水土不服,B竟然大病瞭一場,之後連辭職報告都沒遞,就狼狽逃回傢裡,說什麼也不回去瞭。最後被公司起訴,賠瞭些錢才解除合同。

  父母出人頭地的希望落空瞭,但畢竟是自己的孩子,無奈繼續供養,見其適合讀書,便讓其在傢復習考研究生,後來幾年到是一帆風順,在鄭州讀瞭研究生和博士,畢業後進瞭豫北某大型國企,工資也很高。這下爸媽終於松瞭一口氣:終於可以享清福瞭!

  而造化弄人,這時候他讀博時談的女朋友卻去瞭平頂山,因割舍不下,他就又從國企辭職,南下平頂山投奔,進瞭一所高校當老師,雖然波折不斷,但也算是終於穩定瞭。(www.lz13.cn)緊接著,就是結婚買房,因為雙方都傢境貧寒,隻能靠他們自己的一點積蓄,七拼八湊終於湊齊瞭首付,買瞭個不大不小的房子,安傢瞭。

  一切落定以後,他終於可以松口氣,跟爸媽說:“你們年紀都大瞭,不要再種地瞭,也不要再去附近的廠裡打工瞭,我們哥倆都工作瞭,以後我們養你們,你們就在傢享清福吧。”

  如果故事到此結算也算圓滿,可是這次回傢看見老兩口,人憔悴瞭很多,天天愁眉緊鎖,唉聲嘆氣,說話也沒瞭勁頭。一問才知,原來B竟然被查出“血小板低”,雖不似白血病那般可怕,但畢竟也不是小事,剛剛過幾天舒坦日子的父母又一次崩潰瞭。

  B在醫院住瞭一段時間,花瞭幾萬塊錢仍然沒有起色,工作也隻能暫停,回傢養病。因為有房貸,媳婦繼續工作養傢,無奈還得讓母親先從南京的哥哥那邊回來,先照顧小兒子,父親則在傢裡打工賺錢,傢裡東拆西借兩萬塊錢也給小兒子帶過去,以解燃眉之急。

  值得慶幸的是,這老兩口身體還算健康壯碩,並沒有給他們兄弟倆添什麼麻煩,一旦他們生個病啥的,真不知道該是何種境況瞭?但常年的勞作早已把他們兩口的身子掏空瞭,再過些年恐怕就很難說瞭。

  後記:

  他們這一路跌跌撞撞走來,路太漫長瞭,對很多人來說也許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對他們而言就如天塌瞭一般。教育可以給他們視野和知識,但很難給他們勇氣、膽識、魄力,因為任何嘗試和勇氣都承擔得起代價,傢境貧寒的農村人沒有這份籌碼和底氣(城市底層的人估計也好不瞭多少)。這是一種天生的缺陷,甚至很可能會成為這些人背負一生而無法卸下的隱形枷鎖,無論他將來發達也好,窮苦也罷。(來源)

  • 一個農村孩子的求學與找工作感悟
  • 如果你是大學生,且是農村的,請你花三分鐘看看!
  • 農村娃上北廣:沒有傘的孩子必須努力奔跑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