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愛的名義,摧毀孩子的感受

  不要以愛的名義,摧毀孩子的感受

  (一)

  我的爸爸小時候,五六十年代,正是缺吃缺穿物質匱乏的時期。

  五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傢裡孩子多糧食少,長期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所以我爸一直到二三十歲,也隻有一米五幾。這真不是遺傳,我爺爺一米七八的大個,幾個叔叔伯伯們最矮的也有一米七。綜上所述,從小到大,我記憶中關於爸爸個頭矮的原因就是——吃不飽,吃不好。

  五六十年代長大的孩子們,後來當上瞭別的孩子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時間久不見孩子,見瞭後第一句話總會問:“在那裡吃的怎麼樣啊?”

  像我爸,從我十六歲出來上學,他最擔心的事情就是怕我吃不好。

  八十年代出生的孩子,對於“饑餓”能有什麼理解?更別說九十年代零零年代出生的孩子們,物質豐富到瞭一種富足的狀態,哪個孩子缺吃少穿?哪傢孩子不是吃的溜圓溜圓的?為什麼老一輩人仍舊在擔心孩子吃不飽吃不好?

  以前覺得因為我爸對我好啊,因為他擔心閨女的溫飽,這不是很正常麼。

  後來我恍惚明白過來一個道理,小時候爸爸對於饑餓的感受太過深刻,在他的童年體驗裡,“溫飽問題”是頭等大事。他不想重演小時候的饑餓感受,所以想方設法讓孩子們不再忍受他小時候的感受。他兒時對饑餓的理解,沿襲到瞭我的身上。

  大人的童年經歷過什麼樣的體驗,很容易把這種感受強加到孩子身上。

  說“強加”有一些殘忍,卻非常客觀。

  經常會見到爺爺奶奶們帶孩子,總把幾個月大的嬰兒裡三層外三層,裹的像個巨大的蠶蛹。春光明媚的季節裡,孩子真的冷嗎?

  奶奶們說:“小孩子受不住凍的,別看這個暖和天,風一吹就會生病,感冒的就不得瞭瞭。”

  奶奶們小時候那個年代衣不遮體屋不遮冷,對於寒冷的感受太過深刻。這種對於“寒冷”的理解,同樣沿襲到瞭孫子孫女的身上。事實是,溫暖的天氣裡嬰兒需要穿那麼多嗎?孩子們的處境真的像她們以為的那樣嗎?

  (二)

  朵朵六歲時剛來南京,我總擔心孩子心裡會受到什麼打擊,擔心她會受到傷害。

  我認為她自尊心很脆弱,總是刻意去保護她那“脆弱的小心靈”。事實上是把我小時候接收到對自己的認知,強加到瞭朵朵的身上。小時候身邊人總用同情的眼光看我,他們認為我很脆弱很可憐。從而讓我童年時對自己的認知,一直停留在“我很脆弱很可憐”上。

  長大以後,很自然的把這種對自我的認知,映射到瞭孩子的身上。

  我在處處保護朵朵的同時,其實是在內心深處保護自己兒時的需求。又習慣性的把自己的感受強加到她的身上,以為那就是孩子的真實感受。

  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孩子在父母強大不可逆的影響下,不從自己身上認識自己,而從別人對自己的定義中尋找答案,最終自然而然的迷失瞭自己。

  在此後的一生中,她將要用漫長的時間去糾正錯誤的自我認知,尋找迷失瞭的自我。

  問問自己,二三十歲,三四十歲,有多少人還在尋找自我的路途中不知所雲。

  話說,朵朵真的像我眼中那樣脆弱嗎?

  當我看清楚問題的根源後,收回瞭對孩子莫名的憐憫之後。事實證明,她走出瞭媽媽籠罩在她身上的陰影,她變得越來越開朗自信。

  (三)

  “媽媽,我想要草莓味的果醬。”

  “上次不是吃過草莓味的瞭嗎?這次買藍莓的吧。”

  “我不想吃藍莓的,我就想吃草莓的。”

  “每次都吃草莓的,你不膩嗎?換一種口味吧。”

  “不要換,我不想吃藍莓的,我就想吃草莓的。”

  “買草莓的你每次都吃不完,我是為你好。買藍莓的,不買草莓的。”

  孩子已經不開心的撅起瞭嘴巴。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就買藍莓的。”

  以上熟悉的對話,在朵朵四五歲時常常上演。

  我常常不自覺的以為,自己的想法就是孩子的想法。潛意識裡認為“我是對她好”,所以我幫她做的選擇,我為她做任何事都是正確的。

  實際上,這樣愛孩子的背後,是不由分說的剝奪瞭她自主選擇的機會。

  替她做選擇,剝奪瞭她選擇的機會?當然,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我不僅僅是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意願來為她選擇果醬,同時,又對她“明明想要草莓味”的真實感受視而不見!是真的視而不見。

  我利用自己愛孩子的借口和理由,替她做瞭多少她並不需要的糟糕的選擇啊。

  再回頭看,多麼可怕的、被蒙蔽的、自圓其說的養孩子的邏輯。

  愛孩子,就像一個溫柔的陷阱。

  溺愛孩子的大人,表面上披著“一切為瞭孩子”的外衣,實際上卻是在滿足自己的需要。

  而這種愛孩子的行為,卻以“愛的名義”變得仿佛不可指責。

  朵朵平時的學習時間裡,我常常壓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指導一番的欲望。

  因為我慢慢看得清楚,父母之所以喜歡為孩子做決定,實際上是在尋求一種存在感,而證明自己的價值。

  這樣的一種“喜歡替孩子做選擇”的養孩子理念,養出瞭無數個父母願望的復制品,養出瞭滿足父母自私需求的衍生品,而那個新生的、獨立的“人”呢?

  將來等到孩子十幾歲長成一個被動的,懦弱的,不敢表達內心想法的半成品之後,再來頭疼孩子的性格問題,晚瞭。

  都說十幾歲的孩子正是青春叛逆期,所以做出點過火的,自私的,叛逆的事情是正常的,父母一邊頭疼孩子的教育問題,一邊又拿“青春叛逆期”來安慰自己。

  孩子之所以成長的不健康,根本原因都是早些年親手種下的根啊。而將來結下的苦果,還得孩子自己親自去品嘗。

  這是不是人生中一件非常過分的事情?!

  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每一件小事,背後卻映射瞭整個漫長的成長歷程。

  父母的光環太強大,孩子要用多少年的時間才能走出來?

  (四)

  前幾天在朵朵的強烈推薦下,看瞭《冰雪奇緣》,對一個母親和孩子的對話記憶猶新。

  母親要給孩子穿上一件孩子認為很醜的外套,孩子拒絕穿:“我為什麼非要穿這個?”母親說:“因為今天女王要加冕。”孩子說:“可那又不是我的錯。”

  最後,在孩子極其反對的情況下,母親堅決的給孩子套上瞭那件衣服。

  孩子的天真讓我莞爾一笑,但是這個“蠻橫強大的母親不由分說的拉著一個不願服輸卻無奈服從的弱小的孩子”的鏡頭卻讓我內心受到沖擊。

  劇中的母親是不是對孩子的真實感受視而不見?她在逼迫孩子屈服的同時,滿足瞭自己內心的需要。

  這是多麼自私的一種愛啊。

  有多少父母在孩子小時候小到穿衣服扣幾顆扣子,大到選擇上哪個興趣班,孩子長大後在選擇對象時,選擇工作時,選擇前途時,無底線的去幹涉。(www.lz13.cn)有多少父母在刻意的按照自己的意圖來塑造孩子,含辛茹苦的說:“我是在為你好。”,從來不會也不懂得尊重孩子真實的意願。

  《死亡詩社》中,十七歲的高材生尼爾熱愛表演,在父親強烈的反對下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因為他不願意讓父親對自己失望。

  在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演出大獲成功後,嚴厲的父親將他帶回傢並強行決定第二天讓其轉學。

  尼爾從小到大一直活在父母的願望中,活在父母為自己編織的未來規劃中,即便是在極其痛苦中仍舊無法對父親傾訴內心真實的想法,當晚在痛苦的折磨下選擇結束自己短暫的生命。

  尼爾之所以自殺,是因為他對生命無望。

  他從生下來那一刻起,就失去瞭對自己生命的選擇權和探索權。活著於他來說,不過是父母手中的一枚棋子。

  他的父親愛他嗎?當然很愛。但是,有多少孩子的一生都是這樣被“父母之愛”斷送的。

  (五)

  父母總喜歡扮演救世主的角色,讓孩子在自己的保護傘下安然無恙的長大。

  而在這樣的一種俯視孩子的姿態下,子如何能夠一往無前的向前沖呢?她知道拋開掉父母的大傘後,外面都是狂風暴雨。這樣的孩子在受保護的狀態下成長,將來無一例外選擇逃避現實。

  常常會聽到身邊的很多母親這樣講:“我知道這樣愛孩子不好,但實在太愛孩子瞭。”

  什麼是真愛?也許這是一個無解的命題。

  但是不要把自己內心的需要強加到孩子身上,不要以愛的名義摧毀孩子的感受,不要過度操縱她的生命選擇——這是身為父母的責任。

  即便是暫時被蒙蔽也沒有關系,重要的是找到問題的根源。

  沒有人教給我們如何做一名合格的父母,如何去表達愛?如何去正確的給予愛?如何讓孩子健康正常的長大?

  教育孩子的漫長之路從來沒有盡頭,也隻有在失敗之後才會反思是不是錯瞭。

  養孩子正確的一種姿態,應該是蹲下來和她一起並肩看世界。

  看著她去走自己的路,即便踉踉蹌蹌受瞭傷又有什麼關系?她隻有在自己的世界裡證明自己的力量,才能有信心在更大的世界裡證明自己。

  • 教育,請別再以愛的名義對孩子讓步
  • 不要以愛情的名義,讓一條魚忘記遊泳
  • 孩子窮養,富養,都不如教養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