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比你身邊的絕大多數人都強,那你該換朋友圈瞭

  如果你比你身邊的絕大多數人都強,那你該換朋友圈瞭

  文/海

  我有個北理工輟學創業,現在已經開第二傢公司的朋友曾在認識我的第三天就送給我這樣一句話:如果你比你身邊的絕大多數人都強,那你該換朋友圈瞭。

  這讓我想起我很小的時候打乒乓球的往事,那個年代打乒乓球還是我們最經常的娛樂活動。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在我們院子裡都是頂級水平,直到有一天一群在隊裡訓練過的孩子集訓後加入瞭我們的循環賽,結果我就被這群高手打的丟盔棄甲。那時候比賽還是21分制的,而我經常一局隻能得1——5分,這怎麼受得瞭?有一次我輸的實在沒臉瞭,一怒之下把球拍給砸出去,坐在凳上就開始哭。在那個年紀我實在是沒法理解當我不停的輸的時候遊戲有什麼好玩的,即使旁邊一個哥哥告訴我這句話的時候我也沒法懂:老跟比自己弱的對手打有什麼意思,隻有跟比自己強的人打才有意思。

  生活中的道理就是這樣一個東西,你在幼時的時候就會聽說,在長達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成長史中被同樣的話語磨出耳繭,甚至用這種說法去多次安慰過別人,但這並不意味著你真正懂這些道理,直到你真正知道這些道理推理的過程或者親身悟出來,它們才會真正起作用。這也就是為什麼僅僅被動的接受是無用甚至有害的,因為你看上去懂瞭,但實際上並不信服,當下一次同一個困境需要這種思維方法解決問題的時候,你還是會陷入迷茫。

  在很多人的觀念裡,朋友這個概念應該是和世俗無關的,所以我們在交朋友的時候不應該註意太多客觀要素,不應該弄的好似很物質。再探關於什麼是朋友,朋友能做什麼的理論,大眾心中就更有定理瞭,什麼朋友應該互相幫助,不離不棄……事實上,我對以上的諸多結論並無任何顛覆之意,也無意將情誼視為交易,交換基於物質。即使隻談交朋友本身,去認識更多強於自己的朋友也是一件無可非議的事情。在我人生這麼長的一段經歷中,我發現朋友能給予我的最大的一種幫助恰恰與金錢無關,與物質無關,甚至不是某種具體的東西,也不是痛苦之中的陪伴與安慰。他們所能給予的財富中最最珍貴最有力量的,莫過於三個字——可能性。

  可能性是這樣一種東西,當它出現在你周圍時,給予你的不再是小問題上的反復與糾結,徘徊與躊躇,而是一種超越既有的機會,一種扭轉全局的武器。當這一事物存在時,你就會發現平常那些與自己相近的朋友所提供的一切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重要。他們重要,但是並沒有那麼不可或缺。比起這些,超越現實困境的可能性顯得重要的多。

  當你確確實實卻認識一個超乎之前想象似乎隻存在於傳說中人時,你會獲得很大的一種精神力量。這種力量起源於生命本來的好奇和不服輸:什麼,居然真的有人可以這樣,而且這個人就在我的眼前?當一個人以這種姿態出現在你面前時,你對自我和周遭很多事物的定義會出現根本性的改變,而這種改變就是你一飛沖天的機遇。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無論是在某個科目的學習或某項工作的處理或某個技能的掌握中——你苦苦思索,和身邊的人苦苦討論,自己苦苦努力,但你所獲得的成果卻遠不及你有一天遇到的一個人的十分之一。又或者,你幹脆壓根就沒有遇到這個人,以至於你自以為很厲害,於是就在這樣的自我陶醉中斷送瞭進一步進取的努力和可能。直到某一天真刀真槍的較量到來的時候,你發現你的成果已經隻有一個人的一百分之一、一千分之一……這時候再努力?來不及瞭。

  當你在一件事情上反反復復試錯,反反復復僥幸,反反復復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以至於不斷的出問題,出差錯,你應該求諸於誰呢。求諸於身邊人嗎?你身邊都是跟你水平差不多的人,都是能力與你相近的人,也許他們中間有一部分在一部分技能上略有精進,但這種精進並不足以讓你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在一個相對平庸的環境裡,一個錯誤的方法都可能使你排到第一名,但這並不意味著你真正的優秀,就更不要提卓越瞭。而要讓你徹徹底底的震驚,有瞭一種完全被顛覆的感覺,則需要你主動去尋找或者有一天被迫遇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強者。他用他超乎想象的技能和知識量讓你發覺,自己之前簡直是多麼的不值一提。

  然後呢,你會產生什麼樣的想法?如果你產生的想法是:哇,他真的好厲害,好出色,但他是天才,他不是我。那你關掉這個頁面吧,很抱歉讓你浪費大約180秒的時間,這篇文章不是為你寫的。

  如果你產生的想法是:哇,他真的好厲害。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厲害,我可不可以呢,我要怎麼樣才可以?那恭喜你,在這種想法上我們是同一類人。

  從小到大,我活在對天才的盲目崇拜中,直到我真正的認識天才,並逐漸發現一條可能不是真理但一定有借鑒意義的事情,那就是恐怕並沒有多少天賦是完完全全天生的——或者說,即使天生的,如果你沒有,那跟你也沒有關系。又或者說,如果你有,而你卻感覺自己不是天才,你實際有的天賦卻沒有被發揮出來,那麼你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將這種可能的天賦給挖掘出來。再或者,即使你真的什麼天賦也沒有,那你也需要思考,自己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在可以趕超的領域做到和天才差不遠的程度。好瞭,此處話有點多,我知道。

  如果天才的天賦並不是完全天賦的,甚至壓根就不是天賦的,那麼他們來源於哪裡?我認為,恐怕來源於耳濡目染,甚至於——想當然。

  就我目前所認識的所有在各行各業卓越的人才來看,他們中沒有一個是像傳說中那樣“天降”而成為天才的,他們都是因為耳濡目染成的習慣或者父母想當然下的逼迫中在他們所在的領域花瞭很長或很大強度的努力才有瞭今天的成果。所以,如果你並沒有付出像他們那麼長時間或者那麼大強度的努力,就主觀認定為他們是“天才”,自己不是“天才”,自己不可能優秀,那理由是從哪裡來的呢?

  這就是那些優秀的人給的第一種可能性:首先他們可能不是天降的,其次你也有可能是“天才”,隻是你被埋沒瞭很久。

  當然,最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昭示一點和你相近的人無法昭示出來的道理,那就是:一個人,居然可以這樣。

  一個比你小兩歲的人已經參與到十幾億資金的投資規劃中?一個比你小三歲傢境類似的孩子股票賺的錢抽成好幾百萬?一個和你一樣大的人已經當瞭某著名雜志的副總編?或者,來個猥瑣一點的例子,一個又不高又不帥還瘦十公斤的弱不禁風的小子居然閱女無數……(此處不要有掌聲)為啥?為啥?為啥?

  想一想,究竟是怎麼回事。你被震驚瞭,被嚇壞瞭,被激怒瞭,被恐嚇瞭,我明白,我知道,我理解,我正在體驗呢。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同樣一個人,居然可以做到這個份上?

  當我真真切切,確確實實,徹徹底底知道有人在並不比我掌握什麼優勢條件的情況下創造奇跡的時候,我內心的求勝之火就會被徹底點燃。

  讓你真正瞭解一種事物的可能性、勝利的可能性、超越的可能性,你就會被徹底激活。

  你會陷入不可能的迷茫中,自我否定的圈套中,然後就在這種低落的情緒中迎來囈語,迎來念咒,迎來自我救贖,然後你將自己之前立定的目標向前推瞭十步,將自身的上限調高瞭五十檔,將任何細節中對自己的要求升級瞭一百次——不這樣,你怎麼可能有機會接近別人啊?

  最後,你就發現自己進步瞭,不是一點點的進步,而是超級的進步。也許你仍然和可能性的宿主有很大的差距,但你已經比之前強大很多很多瞭,遠遠超乎自己的想象。

  就像引用科比的名言可能會有人不屑一樣,要是引用一句彭縈的話,可能也會遭致爭議。但我還是想復制她的一段話來表明一個共通的事實:當我每周工作四十個小時的時候,我沒法想象工作六十個小時的人是怎麼過的;而當我每周工作六十個小時瞭,我又沒法想象每周工作八十個小時的人是怎麼做的;現在我每周工作八十個小時瞭,又開始思索每周一百個小時的那幫人是怎麼辦到的。

  是的,也許你可以覺得每周工作一百小時的人是怪物,是機器,或者不懂生活。但想想你的未來吧,既然你都讀到這瞭,我相信你也是一個有野心,有夢想,有目標的人。當你所要達成的那個目標有人以比你快幾十倍的速度達到瞭,或者在你達到的時候人傢已經達到過很久很久瞭。當現實把你揍個鼻青臉腫,破碎你的理想,擊潰你的幻想,你要怎麼去跟你的夢想交待呢:“我已經盡力瞭”?

  就如同我前幾天剛剛發過的那條我說一樣,曾經我也拿我以後隻過平平淡淡、與世無爭的生活這種幌子來說服過我自己,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信以為真。但當真正的事實撲面而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實際上是接受不瞭的。我不能接受被別人碾壓般的超過,不能接受別人無視的表情,不想過庸俗平淡的生活,不想為買不起想要的東西發愁,不想因為無法跨越與愛人之間的物質鴻溝而分離,不想為一些用錢就能解決的問題痛苦,不想嘗盡失敗者的苦澀,不想被懷疑的聲音包圍,不想隻是空談那些遙遠的夢想,不想如同我吃燒烤的時候周圍的那些中年人一樣,隻能在吃燒烤喝多的時候喊兩句:老子當年牛逼過!

  所以後來,我逐漸明確瞭我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有什麼樣的原則,包括我在交朋友時從來不交那些別無長處乃至不如自己、自我要求又甚低的人。這不是什麼庸俗世故功利的問題,而是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問題。我的理由其實也很簡單:我自認為天賦平平,努力也很少,更沒有受過什麼真正的精英貴族教育。如果我認識的一個人連我都不如,我實在不知道我認識他的意義在哪。

  雖然我知道這句話相當群嘲,相當有爭議,相當容易被罵,但我還是要說:我相信,如果大多數人用我剛才所說的這種方法論去看待身邊的所有人,你就會發現實際上剩不下幾個真正有用的人。

  當你認識的一個人是在智力、道德、經驗、思考等等任何一個方面都沒有辦法給你可能性、賦予你一個榜樣和目標的人,這樣的人,你認識他的意義到底在哪裡?總有人會以“即使一臺不走的鐘,一天也有兩次是準的”來說服我,我就沒弄明白,為什麼不去找一臺走,而且走的很準的鐘?

  那些優秀的人,隻要你虛心去結識,他們恰恰是頗為寬容且慷慨的,隻要你認真去學習,他們就會賦予你他們思考中的精華。不懂也沒關系,慢慢就懂瞭。使勁的努力,不斷的調高自我要求,總有一天會懂。

  當你有一天變得在各方面比過去的自己強大的時候,你就會發現,過去你需要的那些東西——困難中的安慰,逆境中的陪伴,糾結中的紓解,難題前的討論……這些東西,真的有很大的意義?他們也許可以陪你度過一時的難關,但終歸結底,解決辦法並不來源於這其中。

  一個在封閉環境下的種子是無法長成參天大樹的,一個很殘酷的例子是,我復讀時所在的那個學校曾有一個學生在高一的時候還能考高出一本線一百多分的成績,最後畢業時卻離一本線有二十多分,而在這一過程中,他其實一直都在努力學習。而如果你把喬丹封閉在一個訓練館裡,不和頂級高手接觸,即使他在拼命的練習,你真的認為他可以打上NBA嗎?

  環境可以影響人,可以決定人,但人因其偉大的主觀能動性,卻能逆環境而動,這就是人類讓人動容精神的組成部分。(www.lz13.cn)在現在,我們有瞭無數種可以擊碎壁壘的方式去結識英傑,創造可能,突破自我,這種機遇可謂前所未有。當這樣一種時代到來的時候,如果還有人不為所動,我隻能為他的遲鈍而感到深深的惋惜。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對現在的這個時代有這樣一種感恩,因為這個時代,你獲得瞭以前幾乎不可能獲得的渠道,因此也就獲得瞭以前幾乎不可能的機會。如果你出生在過去的一個小山村裡,你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才能去認識那些遠山之外的強人,更大的可能是,你終其一生,也許都邁不出你所在的縣城。然而現在,借助以往沒有的工具,隻要你有足夠的誠意,你就可以認識某項領域極為傑出的人物,並把他們轉化為現實中的朋友。

  這是事實發生的,這是在我認識的人身上發生的,這是在我身上發生的,千真萬確的事情,而且隻要你去爭取就會有。

  從現在開始,去調整你的計劃吧,從現有的圈子中跳出,然後在對自我否定的落差乃至自虐中迎來反彈。首先認清自己是誰,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然後去做那些相應的事情。你不能從相反的方向走去羅馬,也不能剛開到亞速爾就以為自己離開瞭歐洲。

  去結識可能性,意味著結識最卓越者,而不是普通的優秀或成功。隻有在巨大的差別面前,人類最本真的求勝欲才會被點燃。如果說我從這些朋友中獲取瞭什麼最大的財富,那就是這種認識本身。

  最後強調一遍,隻為那些隻為習慣而讀到這裡的觀眾:你需要有那種強烈的求勝之火,深深的野心和不服輸的態度,否則你盡可當我沒寫。不選擇自有他不選擇的自由,選擇也有其必受的代價。

  後記:

  我寫文章一旦定稿之後極少修改,也不為自己的觀點做辯解,但在這裡為瞭避免誤導人,我還是補充一段:

  我上大學的時候認識瞭一個挺聊得來的朋友,剛開始的時候他其實很多方面都不怎麼優秀,但他一股子倔勁兒特別厲害。因為讀書少,他就真的悶頭在圖書館讀瞭半年書,半年之後…結果大傢應該已經猜到瞭。從此被震驚到的我邁上瞭和他互相鄙視+較勁的不歸路,這個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舉例到此,我覺得我要講的都包含在裡面瞭。一個真正的、終生的好朋友應該就是這樣一個人,而有些人卻隻能靜態的看問題,不能動態的看問題。即使在我文頭就強調的時候仍然糾結於功利不功利的問題,誰比誰強的問題。我寫文章不是為瞭和人辯論的,這裡我也不會去努力說服誰。我表達的想法是我漫長時間裡思考的積累,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而有自己的觀點也很好。

  最後送給願意看的人一句話:在一個糟糕的環境裡,合群有一個同義詞——浪費時間。

  • 勤於思考身邊的小事,你將獲得更多的成功機會
  • 身邊人是你最好的“名片”
  • 優秀是一種習慣:說一說你身邊在世界名校讀書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