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你唯一敢得罪的那個人?

  誰是你唯一敢得罪的那個人?

  當近乎砸門般的敲門聲在樓道裡響起時,我知道,隔壁那對小夫妻又要上演一場爭吵大戲瞭!

  半年多來,挑起爭端的總是那個男人。而爭執的理由都是些雞毛蒜皮的瑣事:“我沒帶鑰匙,為什麼半天才開門?我的拖鞋呢?上面全是灰,難道你沒看到嗎?把遙控器給我,天天看磨磨唧唧的韓劇,煩死瞭… …”

  真正煩惱的,其實是男人。既然是男人,當然也包括我的老公。他在單位是個不高不低、不大不小的中層幹部,在傢裡總會擺出一副幹部做派:“我不喝純凈水,給我沏茶!拜托,能不能把音響開小點?耳朵都震聾瞭!怎麼又是糖醋魚?我告訴過你多少次瞭,要少放糖!”

  這些頤指氣使的話,幾乎每天都要在我的耳朵裡過一遍。可除瞭喜歡擺臭架子外,老公還真沒別的毛病。吵過幾架後,我想想實在是無聊,便懶得再吵,心下暗暗琢磨:既然住在一個屋簷下,哪有舌頭不碰牙的?再說人無完人,湊合著過吧。

  所以,吵吵鬧鬧的婚姻一維持就是五六年。可後來,我去瞭幾趟老公的單位,竟然發現老公是那樣的隨和、大度,堪稱絕對完美的“沒脾氣”先生——對領導,陽光燦爛;對下屬,春風滿面;就連對門衛和勤雜工,也是笑容可掬!

  難道,男人天生具有雙面性格?這種疑惑一直困擾著我。

  直到有一天,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想過後,隔壁門開瞭,出人意料的是,我沒有聽到那個男人習慣性的質問,卻聽到他驚訝地叫起來:“媽,你怎麼來瞭?真是的,你來也不給我打電話,我好去接你… …”

  原來是男人在老傢當教師的母親來瞭。她關上門,把兒子攔在樓道裡。接下來,我聽到瞭一段最真實的母子對話:

  母親問:“你怎麼在傢一個樣,在外面又一個樣?”

  男人沉吟瞭幾秒鐘,幽幽地說:“媽,我累……”

  母親責怪他:“支撐著一個傢過日子,誰不累?可再累,也不應該對小慧喊,不應該由著性子挑三揀四。”

  小慧是那個那人的妻子。男人苦笑瞭一下,說:“在外面,是為瞭工作。我跟老板喊,老板會辭瞭我;我跟客戶喊,生意就談不成瞭;我要挑同事的毛病,他們就會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沒辦法,我隻能當老好人!媽,要是回到傢再這樣處處隻能說好,我會瘋的!”

  聽到這兒,我的心不由一顫。也許,男人說得對,在單位上班,要看臉色,要和顏悅色地與同事相處,得罪瞭誰,都有可能會收到一雙“小鞋”。(www.lz13.cn)隻有回到傢裡,才能卸下面具,做一回毫無掩飾的自己。

  不料,那個男人的母親又開口瞭。聽完她的一番話,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和老公談談。

  晚上,等老公下班後,我跟他說起瞭隔壁母子談話的事。

  老公漫不經心地應瞭一聲:“他母親是怎麼說的?”

  “他母親說,如果你得罪瞭老板,失去的隻是一份工作;如果你得罪瞭客戶,失去的不過是一份訂單;如果你得罪瞭老婆,有可能會失去一個傢,還有一輩子的幸福。至少,你得罪瞭老婆一天,就有可能會一個月吃不上熱乎乎的飯菜。”我認真地說。

  老公不禁愣住瞭,怔怔地看著我。

  看著老公發怔的樣子,我想笑,可沒笑出來。因為那個男人的母親接下來還說瞭這樣一段話:“為瞭這個傢,你誰也不能得罪。但有一個人你可以得罪。那就是你媽媽。你要煩瞭,累瞭,想罵人瞭,不管什麼時候,千萬別對老婆喊,就給媽打個電話吧。媽聽,媽願意聽。”

  在我轉述完最後一句話後,我的老公良久無語。

  是的,世上隻有一個人可以得罪。你給她臉色看,你沖她發牢騷,你大聲呵斥她,甚至當著她的面摔碗,她都不會記恨你。原因非常簡單,隻因為她是你的母親。

  • 世界上最愛你的那個人
  • 世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瞭
  • 那個叫母親的客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