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叫母親的客人

  那個叫母親的客人

  文/湯小小

  正上班時,婆婆打來電話,說傢裡來瞭客人,問我能不能回傢吃午飯。

  手頭正忙著呢,實在走不開,但是,中飯不能不陪客人吃啊,要不然太失禮瞭。於是吩咐婆婆,到餐館點好菜吧,我一下班就趕過去。

  結果,電話剛掛,婆婆又打瞭過來,說,客人說瞭,就在傢隨便做點吃,你要是忙,就不用回來瞭。

  這怎麼能行呢?這太不像話瞭!

  但是,婆婆一報出客人的身份,我就坦然瞭。客人是母親,既然是母親,那也就不必講究繁文縟節瞭,怎麼著都行。

  於是,那天的午飯,是婆婆和母親一起吃的,兩菜一湯,極其簡單,而我,則約著同事們一起用餐。

  晚上下班回傢,母親已經離去,客廳裡,留著一大堆她帶來的東西,吃的穿的用的,什麼都有。

  我看著那些東西,想著母親在我傢吃的那頓簡單的飯菜,心裡,忽然就難過起來。

  和朋友談起這件事,沒想到,一下子勾起瞭朋友潮水一般的回憶。

  朋友說,她是個不喜歡做傢務的人,平時在傢裡,連茶杯都懶得拿,但是,傢裡一旦來瞭客人,她就脫胎換骨,變成另外一個樣子。

  她會給客人沏一杯茶,即使別人說不喝,她也一定要堅持沏上,那些水果零食,她也鼓勵客人隨便扔,不用講究。她覺得,人傢到自己傢做客,就必須讓人傢感覺舒服,不然,下次誰還來呀。

  於是,每次客人一離開,她就要忙乎半天,拖地,洗茶杯,收拾茶幾,雖然這些事她不愛做,但為瞭客人開心,她忍瞭。

  那次,母親來看她,一進門,她就要求母親換拖鞋,給母親拿出水果,卻又生怕弄臟瞭客廳,就不停地嚷嚷:“媽,小心點,別把汁兒弄到地板上。”吃飯時,也不停地說,別把飯粒灑到地上,別把湯灑到桌子上。

  總之,她的要求無止境,弄得母親有些手足無措,為瞭保持地面幹凈,不讓女兒清掃,索性,早早地離開。

  母親離開後,看著一塵不染的傢,她忽然開始自責起來。

  還有位朋友,是個熱心腸,隻要有客人來,哪怕隻是泛泛之交,她也會放下手頭的工作,全心全意相陪,把當地的小吃吃遍,把名勝古跡遊遍,生怕客人不能盡興。

  這樣的熱情,自然讓她人緣超好,找她當向導的人,也越來越多。她從來不拒絕,人傢千裡迢迢奔你而來,怎麼能讓人傢掃興而歸呢?

  那次,母親從老傢來看她,不巧,那幾天她正為工作焦頭爛額,母親就不停地說:“別請假,工作要緊,我都這麼大年紀瞭,不想出去走,你每天晚上回傢陪我說說話就好瞭。”

  整整一周,她沒有陪母親逛過一次街,沒有陪母親去看城市裡那些美麗的風景。她以為母親真的不需要,直到母親回傢後,她打電話回去,弟弟問:“有沒有陪媽出去轉轉啊,媽說瞭,這次出去,要好好地看看風景!”

  她忽然悲從中來,眼淚大顆大顆地落在電話線上。

  每個母親,最喜歡去的地方,恐怕就是女兒傢吧,因為那裡,有她最溫暖的牽掛。作為傢庭主婦的女兒們,總是盡一切努力,讓客人開心快樂,讓客人感到舒適,感到被重視。可是,當母親來做客時,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她開心快樂,讓她覺得舒適覺得被重視。反倒是母親,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客人,寧願委屈自己,也不願麻煩主人。

  在女兒的傢裡,母親比任何客人都實心實意,可她從來沒有享受過客人的待遇。想到這些,我的眼淚也止不住大顆大顆地落下來。

  • 母親,我怎麼讓你等瞭那麼久
  • 母親,我隻是想和你多待一會兒
  • 兩年回傢一次成客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