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遠方,追得上路人

  看得見遠方,追得上路人

  文/張皓宸

  近視先生出生在城市的郊縣,上的小學在他傢後面,中學步行不超過五分鐘,好不容易高中畢業,又順父母的意思,報瞭離傢驅車半小時就到的藝術院校。上瞭大學,他才第一次感受到不住傢的滋味,才看見市中心的全貌,也才知道沃爾瑪是超市,特別貴的冰激凌叫哈根達斯。

  不是傢裡窮,而是在世外桃源待久瞭,與時代有些脫節。獨立能力極差的近視先生用瞭半個學年的時間適應大學生活,然後剩下半年則是跟室友一起全身心撲在網遊事業上,選擇性逃課,食堂跟寢室兩點一線,把生活費全買瞭遊戲裡的裝備。那時候,四個哥們兒感情極好,他覺得,這就是他要的大學生活。

  大二的選修課上,近視先生認識瞭一個喜歡跑酷的男生,在他的熏陶下,剪短瞭頭發,晚上一起去操場跑步,白天下瞭課就去各個教學樓為他記錄“上躥下跳”的視頻。不到半年,近視先生就把肌肉練出來瞭,圓臉也有瞭棱角,因為變化太大還被女生追著討要塑身秘方,掀起瞭全校跑步健身的風潮。後來又受學姐鼓動,讓眼鏡店小妹把人生中第一枚隱形眼鏡塞進瞭眼睛。

  自此,近視先生成瞭系裡公認的男神。



  近視先生從未發現自己還有這般潛力,被一口一個“帥哥”叫著,自然也就信心倍增。後來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他,接近他,哪怕都是沒有營養的交集,也讓他在鼓勵和羨慕中重新認識瞭自己。大三還沒結束,就有朋友給他介紹瞭一份北京的工作。他跟父母僵持瞭一個暑假,終於獲得傢人的通行證,一個人坐上北上的飛機。

  直到現在,近視先生都佩服自己當初說走就走的勇氣。那時的他,對北京並無瞭解,剛來第一天,就被所謂的朋友放瞭鴿子,工作泡湯。

  這裡的人走路是50邁的,而自己早就習慣瞭10邁勻速運動;自認身上潮到不行的裝扮到這兒變成瞭路人范兒;因自己長相而建立起的自信心丟到國貿、三裡屯等年輕人眾多的地方瞬間就消失殆盡。傢人得知北京租房貴,於是每個月給他一千元他們認為的巨款房租,但這也隻夠他在二環內租間老房子,房子小得走路都要側著身,因為地理位置絕佳,倒也心滿意足。

  第一份工作是他自己找的,給某國企的網站做設計,工資低到在北京根本活不下去。但傢人都說國企好,要耐得住寂寞,於是乎,近視先生就心安理得地花著傢裡的錢。上班第一周每天早上七點起床洗頭洗澡,光鮮亮麗地去公司,他深信在北京就是要交朋友才能鋪開自己的關系網,於是同事對他的印象就變得異常重要。可幾天過後,他發現辦公室裡全是四眼、喜足球、好妹子、無夢想的沉悶男。話不投機半句多,受他們影響,索性每天也頂著一頭幹癟的自然卷上班,一句話不講,一坐就是一整天。

  後來還是在鼓樓小劇場看演出的時候,結交瞭第一個朋友圈。圈內人都是小演員、小歌手,三男兩女。其中有個土豪,住在月租一萬多的高檔小區,幾個人平時沒什麼工作,就集體宅在他傢昏天黑地地玩桌遊。那時候,近視先生認為時間就該被這樣揮霍,所以辭瞭工作陪大傢一起“傢裡蹲”。

  回看自己滿身狼狽,近視先生終於崩潰。迫於無奈他給瞭自己一次旅行,在江南小鎮上思考要不要繼續待在北京。(www.lz13.cn)最後還是放不下回傢被親戚數落的面子,又回瞭北京,隻是這次回去,他下決心要跟過去說再見。

  轉折的起點是大學認識的跑酷哥們兒來北京開瞭個影視宣傳公司,叫他幫忙,於是七拼八湊瞭五個靠譜的好友,躡手躡腳在娛樂圈裡大浪淘沙。從未涉足的行業讓近視先生吃瞭不少苦,但生活一忙碌,就顧不上悲觀。

  公司做的一場發佈會上,近視先生跟甲方一個宣傳人員相見恨晚,當天就約吃飯、看電影。那女孩身上有股正氣,走路帶風,對生活處處充滿信心,隨口就是一句“心靈雞湯”,近視先生向來習慣別人給予自信,於是兩人看對眼,相處格外融洽。

  他所在的公司現在已經做出瞭名聲,快節奏的工作氛圍讓他把一天當兩天過,卻無半點抱怨。他說:“原來當初看不見的不隻有遠方,還有跑在前面的人。”

  ——前行的路上,我們不僅受遠方的羈絆,還被行人影響,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就去接近那樣的人。宇宙除瞭爆炸後形成瞭銀河系,它還給瞭相同磁場的人同樣的運氣。

  願你成為更好的人。

  • 遠方——華科校長李培根2012畢業典禮演講稿
  • 到不瞭的都叫做遠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傢鄉
  • 年輕時應該去遠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