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光想“贏在起跑點”,更要小心別“摔在終點線”

  別光想“贏在起跑點”,更要小心別“摔在終點線”

  文 / Bryan

  前幾天為瞭宣傳新書去瞭趟臺南。我是成大畢業的,大學加研究所在臺南待瞭六年,很有感情,加上當天又有老同學到場聲援,不知不覺讓我想起大學時代的往事。

  成大的大一學生是規定要住校的(我覺得這真是德政!),當時我們土木系的學生被分到光復校區的第二宿舍,簡稱“光二”。光二舍北邊是榕園,那棵有名的大榕樹就在那裡(就是國泰人壽logo那棵)。而南面則是一座大操場,有我不少回憶:大一有段時間熱衷街舞,為瞭在系晚會表演,常半夜和同學在司令臺上苦練翻滾(模仿當時很紅的LA BOYZ),搞得全身瘀青覺得自己真酷。但我今天想講的,則是另一段經驗:我曾在那座操場跌瞭個狗吃屎——連下巴都磨破的那種,更是帥到不行!

  細節記不清瞭,好像是大一的體育課期末考,老師要測300公尺跑步(還是400公尺?)我球類運動還不錯,但跑步不是我的強項,心想就敷衍過去及格就好。當天換上體育服,輪到我時就開跑瞭,我上氣不接下氣,眼看終點線就在前方,於是照例要來個沖刺,就當我正要帥氣沖線的時候,不知怎麼回事,雙腿突然失去平衡,整個人就高速撲倒在地上還滑行瞭一段距離,可惜滑得不夠遠,沒能越過終點線,我隻好忍痛站起來拐著腳走過終點。環顧四周,每位跑步的同學都離我有一段距離,可見100%是我自己跌倒的,沒人絆到我,這是最可惡的地方!

  老師報完我的成績後,看看我的傷勢無礙,就繼續測其他同學。但在下課後他把我叫瞭過去,問瞭我一個永生難忘的問題:你知道很多人都在終點線前跌倒嗎?

  我不知道。跌倒不就是瞬間身體不協調嗎?這跟終點線有關?

  “因為你心裡想著終點線快到瞭,身體感受到心意,就準備停止運作,這讓你失去瞭協調性,所以不偏不倚在終點前摔倒。”老師繼續說:“下次跑步,不要隻盯著終點線,要望著一個更遠的目標,終點線隻是中途點,這樣你就不會跌倒瞭!”

  聽完老師這段話,我心裡真是既驚訝又慚愧,首先我的盲點對戳中瞭,其次,原本我不怎麼在意的體育老師,竟然給瞭我那麼意義深遠的一堂課,我到今天都還記得。

  跑道上的終點線就好像人生中許多世俗的門檻,我們必須努力才能達到這個標準。像是入學最低分數,公司的業績標準,女生的適婚年齡,男生的五子登科這樣的人生成績單都是,從小到大我們都耳濡目染地接受,並以此作為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但有時我也發現,身邊有些朋友會感嘆,自己要的實在不多,但不知怎地卻總是無法達成。但我身邊也有些人正好相反,他們擁有的東西很讓人羨慕(已經達到世俗標準),但仍然積極地追求某些理想抱負。這讓我想起體育老師的話,會不會就是因為後者的目標比較遠大,所以反倒能達成我們向往的世俗目標呢?

  我曾在書裡看過一個實驗,真實性有待查證,但很有啟發。有昆蟲學傢抓瞭一群跳蚤裝在玻璃瓶裡。一般跳蚤原本可以跳好幾公尺高,但罐子裡這些跳蚤被束縛久瞭,隻在固定范圍內活動,過一陣子把它們放出來,雖然束縛不見瞭,跳蚤們卻再也無法跳到原來的高度。

  Joe這篇“我隻想要一個平穩的生活,這有什麼不好?”用飛機的飛行原理點出瞭一個關鍵:這世界是存在地心引力的,如果我們隻想維持在空中平穩不動,也得持續努力來對抗地心引力,否則就會逐漸下墜。就像當年跑步的我一樣,隻希望達到終點交差瞭事,這種“及格就好”的心態讓我收起瞭油門,引擎熄火,所以剛好在達陣之前跌個踉蹌。

  回想起高中時代,班上幾位成績很好的同學,也曾給過我類似的震撼。當我為瞭拿到80分沾沾自喜的時候,這些拿90多分的同學隻是微微一笑便把考卷收進抽屜。我說,你好厲害,幾乎快滿分瞭。同學卻說,這份考卷偏簡單,“聯考”恐怕不會那麼容易!我隻因為眼前的小考成績沾沾自喜,但優秀的人其實卻望著更遠大的目標:聯考。或許也正是因為他們的目標更遠大,所以小考才會勝過我!

  華人世界的教育都很強調“不要輸在起跑點”,卻很少強調“追尋長遠的目標”。如果標準學制是國中學英文,傢長就急忙送小學生去英文補習班;如果小一開始學九九乘法表,那幼稚園裡就會出現背誦乘法表的聲音。現在想想,這不但短視,還有點投機的味道。這種策略隱含一個假設,人生就是百米短跑賽,你比別人先偷跑個幾秒,當然會先達到目標!(www.lz13.cn)但問題是,人生其實經歷數十寒暑,更像長跑而非短跑。而且,每個人有屬於自己的人生跑道,屬於自己的生涯目標,我們是跟自己比,而不是跟別人比。

  離開學校進入職場的前幾年,我有機會與日本和德國人共事,更讓我深深確定,當年在成大操場那一跤摔得太好!我們常說這兩個民族很龜毛,但更精準的說法,其實是他們設定的“終點線”與我們不同。當時一起參與國際專案時,臺灣團隊的目標就是準時完工並且賺錢,所以專案一開始,大傢就搶快開工,想盡辦法讓人員機具越早到位越好,臺灣人的邏輯很簡單,越早開始,越早完成。但日本團隊不同,開工數周,多數的工程師仍在辦公室裡進行規劃、計算、與模擬。我和他們聊過,他們當然也希望如期如預算完工,但他們更看重的是“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好”。過程中若是出現人為疏忽再來彌補,這是難以忍受的不專業行為。所以他們寧可多花時間在準備階段,把每個步驟確認清楚,就像導演等演員把劇本都背熟瞭,再喊開麥啦!果然,臺灣團隊隻有在前一兩個月進度超前,後面就因為不斷改正、重工,導致進度落後。而日本團隊一開始落後,卻能穩紮穩打,後發而先至。

  記得我剛學開車時,眼睛緊盯著馬路上的標線,車子卻總是開不直。後來老爸提醒我,開車時要望向遠方的固定目標,若隻盯著車頭前方的標線,是一定開不直的!就像優秀的學生不會隻看考試分數,而會思考未來的學習方向;優秀的專業人士也不會隻看薪資福利,而會思考自己的市場價值。世俗的“終點線”當作一個人生的過程是ok的,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心中有沒有一個更遠大的,屬於我們自己的目標。

  • 濮存昕:人生不隻一個起跑線
  • 給孩子一個對的起跑線,才是真的不輸在起跑線上
  • 輸在起跑線,怕什麼?贏在終點就是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