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到才是準時,準時就是遲到

  早到才是準時,準時就是遲到

  文/燕子塢主人

  【一】

  有年中秋節前夕,陪一位老前輩宴客,兩位客人都是他曾經的學生。我們到的時候,其中一位已在等著,不到四十歲已有億萬傢產,對老師非常恭敬。聊瞭半個多小時,另一位才匆匆趕來。福州的中秋時節,天氣還是很熱的,所以他趕得一身汗,坐下來一邊揩一邊說:“老師,我知道你年紀大,胃不好,吃月餅不消化,所以特意給你帶瞭盒坦洋功夫茶,很養胃的!”

  現場一陣尷尬,先來那位更是臉都紅瞭,因為他送的正是“不消化”的月餅……

  遲到那位四十好幾還隻是小主管,從那天的情形看,真是一點都不奇怪:缺乏“常識”,連中秋別人多半會送月餅,竟然都沒事先考慮到;缺乏觀察力,如果擦汗之餘能多瞄兩眼現場,也不會無視那麼一大盒月餅。所以結果就是,明明他的禮物更用心,卻輸瞭人情。

  這些能力不是一朝一夕能修正的,但他那天隻要做到一點,就可以逆轉一切:比所有人都早到。如果他第一個到,看著別人提著一盒月餅,還會那麼冒失嗎?不僅不會,而且有時間細斟慢酌,把話說得很得體。

  【二】

  對於飯局、喝咖啡之類的應酬,我本也是習慣性遲到癥的重病號,總覺得吃喝這等事不值得認真,老早在那等吃,豈不露瞭吃貨的本相?但見證瞭那次“中秋坦洋功夫茶慘案”後,我決心改變。而隨著“比所有人都早到”的次數越來越多,我越來越體會到其中的好處。

  好處一:可以從容地去化妝間照照鏡子。

  老年間唱戲的最看重“碰頭好”,出場一亮相就要贏得滿堂彩,但要是裝扮上出瞭些許差池,還沒開唱觀眾就喝倒彩,整場戲就算砸瞭。在社交場上,每個人都是演員,在登場前也需要確保自己的形象不出紕漏——不然你自以為貌比潘安,坐那顧盼自雄,其實一撮頭發豎得像天線寶寶,還不把別人憋出內傷?

  如果地點是在包廂,那你還有機會先拐去化妝間“對鏡貼花黃”。但如果是在開放的空間,一上來就要打照面,那遲到的你往往就沒有瞭確認形象的機會。即便馬上去化妝間,你的囧樣也已被對方盡收眼底。有些妹子在傢精心裝扮,卻就此功虧一簣,誰說早到不是最好的補妝?

  好處二:可以從容地熟悉“戰場”。

  幾年前,好友的生意剛剛起步,手頭並不寬裕。有天晚上九點多,他突然約我夜宵,而且是在一傢頗高檔的餐廳。原來他剛和一個重要客戶約瞭明天的午餐,對方定在這裡,可他從沒來過,所以要趕來熟悉一下環境和菜單。“要是明天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就算人傢不低看一等,自己也沒自信,生意還怎麼談?呃——”他才吃過晚飯,還是打著飽嗝試瞭幾道菜,又問瞭侍應生幾個古怪的菜名,在餐廳裡走瞭一遍。那天我就斷定,他的生意肯定能成。

  他讓我想起《多情劍客無情劍》裡,李尋歡提前兩天勘察戰場,“身形飛掠,如秋雁回空,在每根枯枝上都點瞭點”,連枯枝都要防備上官金虹做手腳。因為“勝負在這段時候裡就已決定。

  社交場何嘗不是戰場?不需要你“秋雁回空”,也不需要提前兩天,隻要提前二十分鐘,到現場走走看看,就能為自己贏得很多優勢。尤其是高檔場所,常有些逼格奇特的器具和規矩,第一次去的人就算不出糗,心裡也難免忐忑,做出各種呆萌的表現。而早到的你完全可以放肆你的好奇,或看或問,瞭解一下怎麼吃怎麼用,到時你手法嫻熟若此地常客,穿堂過戶如在傢閑逛,對方哪敢輕視?

  好處三:可以從容地掌握心理優勢。

  社交場上拼的是氣場。如果你不是有錢有勢,又不是高大威猛,那氣場真的需要很多細節去累積,而早到是很重要的一環。

  心理學傢說,先到中立場地的一方,更能獲得主場的感覺。因為每個人對陌生環境都有不安全感,但隻要待上二十分鐘,新環境就能變成“老地方”。當對方姍姍來遲,他左顧右盼,你神態自若,氣場上就得瞭一分。

  如果需要你點菜,而你看菜單像做閱讀理解題,來回翻幾遍還拿不定主意,會給人優柔寡斷的印象。但如果你能提前把“閱讀理解題”做瞭,點菜時侍應生遞上菜單,你一擺手,幹凈利索報出幾個菜名,頓時有一道VIP的光環點亮你精明幹練的形象,氣場上又得瞭一分。

  如果當天是一個陌生的圈子,而你偏偏又是一個“人多時候最沉默”的人,那你隻有早到才有機會和每個人都寒暄幾句,以便盡快融入。如果有大人物在場,那你更應該早到,這樣才有機會坐到他身邊——這不僅能讓大人物記住你,還能讓其他人重視你,因為有種心理效應叫做“狐假虎威”。

  更重要的是,早到是用實際行動表達的禮貌,勝過千言萬語的恭維。

  【三】

  三大好處的關鍵詞是“從容”。在你人微言輕的階段,早到才能從容,遲到就會慌亂,慌亂就會出錯,就像“中秋坦洋功夫茶慘案”裡的那位大叔。兵法雲“以逸待勞”。“逸”從何來?是提前行動和一路急行,贏來臨陣時的從容。

  早到最好在二十分鐘。少於這個時間,三大好處裡的許多事項不能從容完成。多於這個時間,氣勢也會減弱,豈不聞“一鼓作氣,再而衰,三則竭”?早到不妨留下“證據”,比如先點一杯飲料或是一份小碟,對方看見空掉的杯碟就自然明白。這樣,你的誠意和他的歉意,會在後面的交談中產生微妙的效應。

  有早到二十分鐘的覺悟,才能確保準時。很多次到瞭時間,卻聽電話裡說:“我已經到樓下瞭,在找地方停車。”然後過瞭十幾分鐘才露面。雖然你一臉“老子也是沒辦法”的無奈,但對方已經默默給瞭你“這傢夥真沒時間觀念”的差評。那些算準瞭時間出門的人,一心想的是讓自己的時間價值最大化,卻沒有考慮對方的時間效益,而最好的尊重,就是尊重對方的時間。

  如果是登門做客,早到卻不合適。因為他可能還在整理房間,可能還穿著背心短褲,你的早到會讓他手足無措,比遲到還失禮。但你可以提早到達附近,整理妝容、凝神養氣,在時間恰好時,優雅地按下門鈴。

  人人都有手機的時代,為什麼高端人士還戴腕表?目的之一就是標榜自己的守時,而守時意味著守信。有些保險業務員也會遲到,真是難以理解的事:時間就是生命,你連客戶的生命都不重視,別人怎敢放心地托付你?

  不得已遲到瞭,打電話跟對方說:“再過十分鐘就到!”結果快半小時才來(更可惡的一種,說是“在路上瞭”,結果是在他傢門口的路上)。這樣的“遲到の二連擊”,隻會加倍對方的不滿。很多人誤以為,把等待時間說得越短,越能安慰對方的情緒,這實在是很大的誤區。(www.lz13.cn)既然遲到瞭,不如遲得痛快些:告訴對方還需要半小時,如果你二十五分鐘趕到,對方反而有驚喜,並感受到你風塵仆仆的不易,重拾對你的信任。

  每個人都嘗過等待的滋味,懂得早到的人,無非是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四】

  社交應酬應該早到,何況賴以養傢糊口的工作?看過一位明星推銷員的文章,說他第一天上班時,與客戶約好星期一上午九點見面,而他自己提早半小時就到瞭。客戶問他為什麼這麼早,他說:“我一傢人每星期七天都要吃飯,可是我隻工作五天。我已遲瞭兩天,當然要努力!”

  說起來,打卡機是老板的儲錢罐。有人統計,一傢一百人的公司,每次遲到扣二十,老板平均每天就能收回四五百(在大傢的齊心協力下,算是給老板找瞭一份月薪過萬的兼職)。月薪三千的你,何必用一次次遲到,為老板捐零花錢?

  更重要的是姿態:早到意味著勤奮,遲到意味著懈怠。當我早到辦公室,見到有下屬已在座位上開好電腦,都會刮目相看——尤其是前一晚有部門活動或加班到很晚,但第二天依然早到的人,讓我由衷覺得他值得信賴。而遲到的你狼奔豕突、披頭散發,遭主管白眼不說,與你合作的同事也要側目——除非你無足輕重,否則你作為團隊的一環,別人難免因你延緩瞭工作,在時間上為你的遲到買單。

  寫完這篇文的早晨,大雨傾盆。所幸我每晚有看天氣預報的習慣,特意比平時早起,提前45分鐘出門,輕松攔到瞭計程車。到瞭上班時間,我已經泡瞭第二回茶,完成瞭手頭一件小事,而辦公區裡依然一大片空位,朋-友-圈裡則是各種“堵車”“遲到瞭”。不禁為自己點瞭一個贊。

  • 準時就是遲到
  • 如何規劃時間,不再遲到
  • 不遲到的6個技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