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仰

  我的信仰

  文/越龍

  這篇文章我想瞭好久,究竟要不要寫,要寫究竟要以什麼樣的方式寫出來,裡面許多事情要以什麼樣的方式展現——!現在我決定寫下來,送給自己的新年禮物,同時不斷的提醒自己,要努力,要進步。——題記

  我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一個漁夫和一個百萬富翁,他們都在湖邊撈魚曬太陽,享受生活。漁夫朝發夕至,從小到大一如既往。百萬富翁幾經沉浮,嘗遍人生百態、酸甜苦辣,此時在這裡度假。一個人超凡脫俗,過著悠閑自在的生活,另一個讀萬卷書行萬裡路,閱人無數——曾經我的夢境裡不止一次的出現過漁夫的畫面:“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我好希望隱居世外,做一個世外高人,厭倦人間的圓滑世故,爾虞我詐,想過著像陶淵明一般的田園生活。

  這個信念像病毒一樣的蔓延開來,它影響到瞭我生活、學習的方方面面。從小,保護自己、隱藏自己,是我經常學習和練習的事情。我學會瞭怎麼在別人面前小心翼翼,不被更多的人發現。怎樣和人淺談輒止的交往,保持一定的距離。怎麼拒絕別人的好意,怎麼不讓別人踏進我的領地,怎麼保護自己的那片生命禁區。我時常還會有一個夢境——就是我在一個象牙塔中生活著,那個塔好像歐洲中世紀的燈塔,它矗立在茫茫大海中的小島上,我就住在那裡。那裡有著我歇斯底裡的瘋狂幻想,還有各種幻覺和妄想包裹著我的生活,瘋狂至極。

  慢慢的,我發現一切都成真瞭,那個信念就像《盜夢空間》中萊昂納多給妻子植入的程序一樣深植於我的內心。我給自己加瞭一層層厚厚的鎧甲,威武無比,每天可以除瞭傢和學校,哪都不去。我徹底隔絕瞭和外界的一切聯系,專心的在自己的“塔”裡生活,過著“神仙般”的生活。不溝通、不交流、不進步,我對世界和生活失去瞭熱情,我開始一直不清楚怎麼回事,而實際上這都是自己小的時候給自己信念,接下來的一切隻是水到渠成。我並不想再去抱怨童年的遭遇和另類的曾經,因為這一切本來就沒得選,我生下來就註定在這個傢庭裡,我也註定會發生那些本來就該發生的事情,也遇見瞭那些沒有對錯之分就該遇見的人。我們的世界都是我們自己決定的,那個信念——Thesecret,掌控者就是自己,自己決定自己的一切。

  2010,我受到瞭前公司的處罰,遭遇瞭和喬佈斯類似的人生窘境。那時恰逢自己又得瞭肺炎,生活的壓力幾乎要把我逼上絕境,我現在還記得夜晚孤身一人坐在冰冷的墻邊上的感覺。曾幾何時,改變一詞開始植入我的大腦,我試著改變,走瞭許多彎路,可這些彎路,卻促成瞭現在的我。後來我說:越龍“被海鵬公司處罰是我一生中碰到的最好的事情。盡管前景未卜,且異常糟糕,但從頭開始的輕松感和渴望改變的強烈願望取代瞭之前所有的沉重感。這使我進入瞭一生中最富有創造力的時期之一。”

  “我要走出那間城堡,接觸/擁抱世界。”剛走出那個“塔”,我覺得好不適應,我習慣瞭被保護的感覺,當我摘下自己威武的武裝,露出青面獠牙的面孔,我都害怕。10年11月,我啟程前往寧波,參加陳安之、翟鴻燊等人的勵志演講;11年1月,事隔多年後——上次是小學,再次在公司年會上登臺表演舞蹈《如果你要嫁給我》;11年2月,孤身一人前往西藏拉薩,尋找精神啟蒙和寄托。11年5月,前往蘭州,開始心理咨詢師的學習和培訓,11月再次前往。12年4月周莊之旅,終見脆弱無助的自己。12年10月,從江陰到武當山,完成人生重要的改變。13年……我想好瞭。

  改變自己,以萬變應萬變——原來漁夫的生活,現在我不想要瞭。我不想成為什麼百萬富翁,可我想成為和百萬富翁一樣子的人,他們雖然都曬太陽,很多人都羨慕漁夫,因為他好自在。可我覺得他們的內心世界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人活一輩子,身邊的東西都是浮雲,我們所經歷的,所見所聞所感才是最寶貴的。安逸的生活很舒服,內心純潔善良美好,也確實很好。可我想要的是看盡世間繁華,嘗遍人間百態,最好再能直面生死瞬間——內心飽滿、外表樸實,做一個平凡的人。在精鑄,每天我都嘗試著做一些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試著改變著自己一些很微小的習慣和性格,不斷的溝通和交流,不斷的看書和學習,不斷的提醒自己——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

  過去離自己好遠啊!——今天看曉輝姐姐的結婚視頻,想起小時候的一瞬間,仿若隔世。那些都好像是我上輩子的事情瞭,那是我又不是我,我要改變自己,不再在“城堡”裡伸出頭跟人說話,不再刻意偽裝自己,不再需要任何的幻覺支撐生活。過去的,都過去瞭,愛與恨,仇與怨,有和無都無所謂瞭。現在一個人走在大街小巷,穿梭在車水馬龍的城市,每一刻都是嶄新的。回到十堰工作,這個自己出生的地方,現在開始也不晚。

  給自己植入一個信念,也就是現在信仰——改變自己,與時俱進。

  福利:2014雙11阿裡內部員工優惠入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