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大學對不起高三,現在開始努力還來得及

  別讓大學對不起高三,現在開始努力還來得及

  我們每一個奮戰瞭三年,闖過高考這根獨木橋的人,都是偉大的。我們披荊斬棘,堅忍寒冬,來到瞭這個隻屬於我們的國度,這個曾經無數次出現在我們夢裡的“天堂”,但是現在,我們又都做瞭些什麼?是徹夜玩遊戲,在遊戲中醉生夢死,還是沉迷於電影電視劇小說,晨昏顛倒,不思進取,大學生的數量每一年都再創新高,但是,在高升學率與低就業率的現實中,我們是不是應該反思些什麼呢?

  我是一名大二的學生,在今天以前都是在墮落與頹廢中度過的,今天,我們系上邀請到瞭兩名優秀校友回校,給我們講解他們的奮鬥史,他們的大學生活雖然苦卻那樣充實有意義,突然之間驚醒瞭我這個“夢中人”。

  兩個校友,一個叫夏輝,是巴中電視臺的主持人,主持瞭很多優秀的節目,今年27歲,非播音主持專業,卻是個專業的主持人。他說,他是個幸運兒,幸運的得到很多老師和朋友以及領導的幫助,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那麼幸運,因為幸運隻會垂青有準備的人。他利用寒暑假的機會去電視臺實習,得到瞭很多的鍛煉,在剛進入電視臺的時候,自己是個外采記者,他說,是那段豐富的經歷讓他不再是個“花瓶主持”;另外一個,是四川省萬源市委宣傳部的王永明,他說,每一個有幸上大學的人都是幸運的,都應該好好珍惜這個機會。這是個心浮氣躁的社會,這是個沒有“筆桿子”的社會,“筆桿子”都去哪兒瞭?在很多人看來,師兄是個神話,他在很小的時候,由於別人一次小小的失誤,導致自己的聽力比平常人差很多,上學時,不能聽完整老師說的話,別的同學都去打籃球,乒乓球,他卻在借用同學的筆記努力追趕上身邊同學們的腳步,在剛開始工作的時候,自己被分配到偏遠的山區,他說,他不怕苦,不怕累,就怕那個封閉的山區磨滅瞭自己的夢想,所以他比別人多付出瞭十倍的努力才有瞭今天的成就。

  作為社會知識分子的代表—大學生,經歷瞭高中千錘百煉的我們,在本應該發光發亮的時刻,卻在不斷退化。知道學校什麼地方愛攝影的學生常去嗎,是莊嚴肅穆的圖書館大樓,還是清新溫暖的音樂廣場?還三五成群地在操場上欣賞滿天繁星,一起談理想,訴衷情嗎?課餘時間,運動場上有過你的身影嗎?微博上有人說:“還記得十年前我們的‘寢室座談會’嗎?”那是那個時代的大學生不亦樂乎的話題,說不完道不盡,但是現在呢?電子產品已經充斥著人們的大腦,人與它們的關系卻遠比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更加密切。

  大學四年,轉瞬即逝,難道真的要等到畢業才幡然醒悟?難道真的要讓畢業變成失業嗎?我們的青春正在悄無聲息地逝去,但願我們還來得及抓住青春的尾巴!

  放下手機、電腦,他們太冷,冰冷瞭整個世界。走出寢室這個讓人墮落的地方,背著書包,拿著水杯,奔向圖書館,多看看書,在書的海洋裡重新找回自我;找幾個伴,拿上籃球、羽毛球、乒乓球去體育館運動運動;周末約幾個老同學聚一聚,多關心身邊人,身邊事,有些人不聯系慢慢就淡瞭;還有那些曾經一直想做卻沒有時間做的事,快去做吧,大學大把大把的時間呢!

  別讓大學對不起高三,現在開始努力還來得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