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就是因為我們太弱;從容,就是因為我們變強瞭

  痛苦,就是因為我們太弱;從容,就是因為我們變強瞭

  在LSE的一個社團的迎新的時候,我們每個人自我介紹。到一個瞭一身LV,愛馬仕的女孩子自我介紹,說起愛好,她想瞭想說:喜歡跑車。然後很淡定的坐下瞭。很多同學你看我我看你,投以“炫富”的判斷目光——“這個妹子是來拉仇恨的?!”。

  但是在後來天的小組聊天中,我們發現,這個女孩子很謙遜乖巧,真實純樸,並不是我們所知的一些熱衷“炫富”的人。事實的情況是,小女孩從小傢境就很優越,周邊朋友也都是相當的傢境。在她和她的朋友們的生活中,一件香奈兒和我們很多人眼中的優衣庫一樣普通。她也從來沒有覺得說“喜歡跑車”是炫耀,因為在她的生活圈子裡,喜歡跑車和我們很多人喜歡郵票一樣的普通。

  為什麼她“衣著香奈兒愛馬仕,說喜歡跑車”我們就會覺得她炫耀,而如果她“衣著only優衣庫,喜歡吃肯德基”我們就不會覺得呢?不是因為她炫耀,而是我們太low。掙紮在基本生活水平穩頂的我們面對一句從容淡定的“喜歡跑車”瞬間心生鄙視,原因不是人傢愛炫,而是因為我們太窮。

  本科畢業時候,一個同學去瞭某投行,他的年薪市場價60-80w一年大概。那年就業環境很爛,基本上能有個年薪12w的工作已經不錯瞭。我們有同學得知後向他恭喜求包養,而他一臉無奈的說:其實這個工資我不滿意。有些人對我說:他太能裝B瞭,炫耀啥。——“你TMD還讓不讓我們純屌絲活瞭?”

  但是,仔細想想他暑期實習的單位在高盛香港Office。而且我們同學之中他這個級別的大神以及一些在我們看來在成績,身體素質,綜合能力等等的並不如他的大神們,好幾個找到瞭比他年薪更高的工作。對他而言,他的那個工作確實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他100w+年薪實力的人拿著60w的年薪的工資想想確實有些遺憾。

  為什麼他“拿著60w+的工資遺憾工資低”我們就會覺得他炫耀,而如果他“每個月3000+,抱怨工資低”我們就不會覺得呢?不是因為他炫耀,而是我們太low。辛苦如狗一樣的找工作的我們面對一份抱怨60w+年薪的無奈表情瞬間心生鄙視,原因不是人傢愛炫,而是因我我們太挫。

  有一個師兄,跟我們吐槽他找不到女朋友。但是這師兄每天身邊鶯歌燕舞,被各種美女環繞。給人感覺就是天天約會都不帶重樣的那種高富帥,結果跟我們一群屌絲抱怨沒有女朋友。很多弟兄跪瞭,高呼:“哥,咱能不炫妹子瞭嗎!?求求你瞭。”

  後來這個師兄和一個海歸二代女神在一起瞭。現在想想這位師兄金融工作,擅長國標和鋼琴,父親是大學教授,以及自己有六塊腹肌。這種高質量男生也確實想找匹配的妹子不太容易。想想之前每天圍繞在他身邊的“庸脂俗粉”,確實難以讓這位睥睨屌絲的男神上眼。他的吐槽確實情有可原。

  為什麼他“吐槽沒有女朋友”我們就會覺得他炫耀呢?不是因為不是因為他在炫耀,而是我們太low。對於我們這些專職備胎的純釣絲來說能有一個女友就不錯瞭,那還能有機會像他一樣那麼多妹子機會。我們對他的抱怨,原因不是人傢愛炫,而是因為我們太弱。

  要這麼回憶下去,八天八夜不夠用。我們別人炫耀的鄙視大多諸如此類——人傢這不是炫耀,隻是我們太low!我們總把一些人的無意識流露當作炫耀。而事實上被我們當作的炫耀的東西,在人傢看來都普通到不用考慮說出來之後給人帶來的感受——誰會在乎告訴別人我吃瞭一碗難吃的米飯呢?當然你在每天吃不上米飯的人面前還是有可能被看作在“炫耀”。

  在哪裡欲求不滿,我們就在哪裡憤怒。我們在乎的不是他們有什麼,而是跟他們比我們沒有什麼。我們評定一個人是否在炫耀不是根據他說的內容本身,而是根據我們對他所擁有東西的稀缺程度。我們對他的憤怒以及衍生出來的敵意,根源於我們的欲求不滿。“我想要的我弄不到,你有你還抱怨你太少,啊啊啊你個賤人!馬太效應不帶你這麼玩的!”——“欲望”真的是“化腐朽為神奇”的魔法劑,一句普通的坦言經它點化立馬變成炫耀。隨口一說帶來的敵意就這麼灑脫,欲望一起,呼嘯奔騰。

  一個十惡不赦的學霸面對九十九分時候的縱橫老淚隻有另一個惡貫滿盈的學霸才能理解。面對學渣嫉惡如仇的眼神,他們是那麼的無辜又無助。一個肉嘟嘟的肥婆在一個難民面前一邊吃肉一邊吧唧嘴,這就是赤裸裸挑釁,但是在一個苗條的女神面前這就是自取其辱。在另一個肉呼呼的肥婆面前就會聽見,“誒油自己人啊!清蒸的還是紅燒的?”

  想我天朝社會環境如此復雜,欲望訴求如此多元,稀缺資源如此紛繁,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語言忌諱則要多的多。因為你真不知道你多麼習以為常的事情,在有些特定的情況下被一些人看來是多麼的“炫耀”。如果你在六十年代,逢人就問“吃瞭麼”,你就是在炫耀。你在工科學校你問,“哥你看我妹子靚麗嘛?”你就是個賤人。

  當一個愛情美滿,事業豐收,哈弗畢業,身材健碩的帥哥發出這樣一條微博:“今天和老婆開著新買的佈加迪威龍回哈弗母校好開心!另外被同學說八塊腹肌快沒瞭,好著急!”窮人會覺得他炫耀“佈加迪”,老光棍覺得他炫耀“和老婆”,非名校會覺得他炫耀“哈弗”,排骨男會覺得他炫耀“腹肌”。當然,對於非名校的又老又窮的排骨男光棍來說,他這條微博就是開八個小號開黑之的節奏;而對於和微博樓主的一樣實業有成,身體健碩,傢庭和睦的哈弗同學來說,這就是一個隨口抱怨,底下留言不過“哈哈哈”而已。

  記得當年小沈陽說:“啥叫善良,別人吃不上肉,你吃上肉別吧唧嘴就是善良。”幹投行的喊“工資不夠高”,幹咨詢的哭瞭;幹咨詢的喊“平臺不夠高”,四大的哭瞭;四大的喊“生活太單調”,搞科研的哭瞭;搞科研的喊“生活保障低”,幹傳媒的哭瞭;幹傳媒的喊“工作不自由”;在國企的哭瞭;在國企的喊“升遷無前途”,公務員哭瞭;公務員喊“社會地位低”,幹投行的哭瞭……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隻有見過真正的大江大海,才不會輕易鄙夷未見過波浪滔滔的嘆息。當我們再被某個言行激發反感甚至激怒而原因是我們認為他在炫耀的時候,我們可以明確的告訴自己:我在這方面很弱,確實很弱——當我們還很弱小的時候,我們唯有學會淡定與包容。不要去攻擊別人的“炫耀”,不管他是否是真的炫耀,因為這隻會暴露我們的軟弱——而已。

  哪怕你想更好的掩飾自己的短缺,也要更將註意力集中在進步。因為當你滿心咒怨,謾罵一個炫耀賤人的時候,實際上人傢隻是無意識的將自己最普通的一面流露出來瞭而已。你這一怒,就暴露瞭你的階層,你的貧窮,你的醜陋,你的愚蠢等等任何你本來一直想掩飾的方面——沒有比憤怒更赤裸裸地將一個人暴露的更徹底。

  與其任每次面對炫耀的不爽和憤懣憋出內傷或者罵出外醜,倒不如好好利用這股黑暗能量,刺激自己工作更努力,學習更刻骨,化妝更認真,減肥更起勁。這樣你不僅逃離瞭無休止的樣貌羞辱,智力比拼,財富虐殺等帶來的精神折磨,你還有更多的機會去縮小這段差距以及減少其帶來的精神壓迫。更為關鍵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你會慢慢認同這種差距的合理性——先天稟賦,後天機遇和努力等綜合作用下的差距合理性,你的痛苦會被這種合理性逐漸削平。

  曾國藩說:“欲宏其量,必擴其識”。我們的憤怒源於我們的脆弱——我們的欲求不滿——弱小而不能達到我們自身的期待。當我們的能力不能匹配上我們的野心,我們會很痛苦;當這種匹配被別人從容公開展示,我們就會更痛苦。痛苦,就是因為我們太弱。

  變強,隻有變強。當我們足夠強大的時候,我們是很難被冒犯到的,因為曾經刺激到我們自尊心,被我們認為是炫耀的東西,已經變成我們傢常便飯甚至不屑一顧的雜物。當年讓我們心靈激蕩的東西已經不會從新納入我們眼界。從容,就是因為我們變強。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歸根結蒂是自身稟賦和能力為基礎。隻有開拓自己的眼界和見識,才能更有可能的過上一種更高質量的精神生活。從容,從來不是一種刻意做出來的狀態,而是一種以實力為支撐自然散發。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