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為關鍵的蛻變

  人生最為關鍵的蛻變

  文/丁伯軒

  每個人都是極為復雜的多面怪,隻有上帝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小時候看變形金剛,最崇拜的不是擎天柱,不是大黃蜂,也不是威震天,而是六面獸。或許是受瞭孫悟空72變的影響,我覺得和有六種變形能力的六面獸相比,擎天柱之流弱爆瞭。甚至於,我希望自己也能擁有更多的變化手段,可以在不同人面前展示不一樣的自己。

  比如,在父母面前,我希望是一個聽話懂事不挨揍的好兒子;在老師面前,我希望是一個學習好愛勞動的好學生;在同學面前,我希望是一個學習好會唱歌會打球長得帥愛笑愛玩不生病的活潑男生;在鄰居面前,我希望是一個謙虛謹慎溫和禮貌樂於助人有出息的鄰傢好孩子。但事實上,這些多面的自我大多都是想象中的形象,或者某個小說、某個影視劇裡人物在我心裡的投影,它們隻存在於我的腦海中、我的期盼中、我的歌聲裡(吹牛),從未真正出現過。

  年輕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會一直保持原本的淳樸與耿直,就這樣傻裡傻氣地活一輩子。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這是一個很奢侈的願望,一個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幻想。好比《天龍八部》裡的虛竹,剛出山時是那樣純潔的一個小綿羊,和蕭峰、段譽混瞭一段日子後就發生瞭顯著變化,最後破瞭殺戒、色戒,還娶瞭西夏公主,當上瞭靈鷲宮宮主和逍遙派的掌門,再也不是那個膽小怕事的青澀小和尚瞭。



  人與人之間是相互學習、相互影響的關系。一個人既可以從別人那裡學會如何成為一個好人,也可以仿照別人顯露自己原本的惡劣本性。虛竹跟著蕭峰學會瞭義氣,從段譽那裡學會瞭友情,從夢姑那裡收獲瞭愛情。林平之卻不一樣,他隻從嶽不群那裡學會瞭陰險狡詐和假仁假義,卻沒能從嶽靈珊那裡體會到愛一個人的幸福和快樂。

  簡言之,一個人能夠變成什麼樣的人,和自己的出身環境有關,和自己的學習、工作經歷有關,和自己選擇的那個愛人有關,但最為關鍵的影響因素,還在於自己的選擇。

  有一次,被一個朋友拉著聊天。整個過程都是她在說,我在聽,偶爾附和幾聲,間或說說自己的觀點。開始,我還努力跟上她的思維,仔細理解她想要表達的觀點,判斷她想要得到的反饋是什麼。後來,我發現她想要的隻是一個傾訴對象,一個不需要有多少分析、理解、判斷的聽眾。於是,我開始學會瞭在對話中神遊虛空,學會瞭表情嚴肅地敷衍瞭事。

  雖然如此,我也在這樣毫無意義的對話中發現瞭一個可怕的現象:假如一個人對某個人形成瞭固定的看法,那麼她會把這個人的一切言行都往那個固定看法上靠攏,通過自己的臆斷、拼湊,最終成功將那個人拉進自己已經設定好的靶心,然後“砰”的一槍,10環!

  這樣的對話次數越多,我的心裡越是震驚、恐懼。《大話西遊》裡孫悟空問觀音菩薩,為什麼一個人的仇恨可以維持500年時光。觀音菩薩並沒有給出答案,隻是說這才是唐僧求取西經的目的所在。

  假如將取經當做人生的一種修煉,那麼每個人都將在這條道路上苦苦掙紮前行。取經路上的崇山峻嶺、妖魔鬼怪,無一不是我們已經經歷、正在經歷或者即將經歷的人和事。隻有那些善於認識自己本性、勇於發現自己缺點、敢於向別人學習的人,才可能度盡一切苦厄危難,成功抵達靈山方寸之間,完成人生最為關鍵的蛻變。

  有些人會將艱苦的工作環境當做一種挑戰,用樂觀的心態打敗悲觀的情緒,我佩服這樣的人。

  有些人會將艱苦的工作環境當做一種挫敗,想方設法地要逃離現實,並為瞭實現逃離將自己變得異常強大,我也佩服這樣的人。

  還有些人,既不願意適應當下艱苦的環境,也不願意想方設法去改變現狀,隻是不停地告訴別人自己很艱苦、很悲催、很憤怒,我不想成為這樣的人。

  人之所以為人,就在於我們有時候強大,有時候軟弱。強大時,我們豪氣雲天,軟弱時,我們萎靡消沉。但就像天有日夜,時分四季一樣,人都會有那樣一個自己喜歡或者不喜歡的時期。與其憎惡它、拒絕它,不如承認它、改變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