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缺陷奔跑

  迎著缺陷奔跑

  文/流沙

  他是一個嚴重暈車的農民,一上車,就會吐得一塌糊塗。連騎自行車,他也會惡心難受。他很少出門,連十多裡外的小鎮也很少去。如果把這個社會比作一輛車,那麼“交通”和“信息”就是這個社會的兩個輪子,而他的人生因為遠離瞭“交通”,就像缺瞭一個輪子,他跑不起來瞭。

  同齡人紛紛外出打工,很快賺回瞭真金白銀,造起瞭新房,娶瞭妻子,生瞭孩子,其樂融融。而他隻能承包一些田地,種水稻,種小麥,種西瓜,種花生……勉強維持生計。年輕的姑娘很現實,看他造不起新房,連乘車出趟遠門都可能吐得要瞭他的命,沒有人願意嫁給他。

  後來農閑的時候,村裡人經常看到他跑到車站,嘗試著乘車,乘一小段就會要求司機停車,然後蹲在地上吐一會兒。吐完瞭,再等下一班車來,然後又是乘一小段,下車吐一會兒,如此循環。

  為瞭治自己的病,他徒步走到縣醫院、省醫院,但沒有一點效果。他又買瞭許多醫藥書,自己琢磨。閱讀大量醫書後,他終於明白,暈車是由於人的前庭系統太敏感引起的,如果要減輕暈車,唯一的辦法就是抑制前庭系統的興奮水平。

  三十歲那年,他對年邁的父母說,自己準備去學車。大傢都反對,這樣一個一上車就會嘔吐的人,怎麼可能?但他堅持。

  傢人幫他找瞭一位教練,事先告訴教練他的情況。教練答應瞭老人,但他“一上車就吐”的癥狀還是讓教練接受不瞭。於是,他每天上車前基本不吃東西,隻喝一些鹽水,這樣腸胃裡就沒什麼可吐的瞭。神奇的是,癥狀竟然慢慢在減輕。他覺得自己的堅持是對的,慢慢的,他可以連續駕駛半個小時,身體也沒有什麼癥狀瞭。

  他拿到駕照後,借瞭不少錢,買瞭一輛二手的舊卡車,跑起瞭運輸,賺下瞭人生第一桶金,他也造起瞭房子娶瞭妻子。後來妻子因為他經常跑長途很擔心,他索性賣掉瞭貨車,舉債到城裡買瞭一輛出租車。現在他每天有8個小時在出租車上,從來不會暈車瞭。

  有一天,這位司機與我一起吃飯,說起他的故事,他說自己是一個“神醫”,自己醫好瞭自己的病。我不明白,當年他怎麼知道開車可以醫好暈車癥呢?

  他說,有一次看二戰片,片中有個場景:一艘太平洋上的戰艦上,士兵們因為風浪太大暈船,此時,戰艦雷達上捕獲到前面有敵艦,敵艦武器裝備精良。艦長知道士兵們因為暈船幾無戰鬥力瞭,大傢的命運兇多吉少。警報發出後,士兵們全部進入戰鬥位,集中火力射向敵艦,鏖戰一個小時後,敵艦倉皇而逃。而讓人驚奇的是,所有士兵都沒有瞭暈船癥狀。

  如果當年他沒有去“啃”那些難懂的醫藥書,如果他沒有看到這部片子,如果他沒有不肯低頭的勇氣,他現在又將身處哪種情境?

  上蒼向來不會垂青一個弱者。幸運的是,他沒有聽從命運的安排,面對缺陷,不是逃避,而是面對,並且迎著缺陷奔跑,把可能毀掉他人生的“缺陷”狠狠地打倒在地,終於逆勢起飛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