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選擇

  錢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選擇

  文/岑嶸

  假如有一份工作,錢多、活少、路近,你自然會樂開瞭花,但這樣的工作隻存在於完美的假設中,或者你有個很厲害的爹(包括幹爹)。那麼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該如何權衡這些因素呢?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錢多可能是第一位考慮的。但如果你隻是沖著錢去,恐怕也很難得到你想要的幸福生活。

  1975年至1995年,美國人均收入實際增長瞭近40%,但美國人在這一時期並沒有感到更幸福。盡管擁有瞭等離子電視機、遊戲機和第三輛小車,但是人們並沒有對生活感到比30年前多一絲半點的滿足。

  美國經濟學傢理查德·伊斯特林早在1974年就註意到這一現象:隻有在貧窮國傢,人們的總體生活滿意度才與平均收入呈線性增長關系。隻要最低生存標準達到瞭,這種相關性很快就會瓦解。伊斯特林依據當今的美元價值(購買力)在15000美元至2萬美元之間畫瞭一條線,在這條線以上,收入對人們的幸福指數幾乎是沒有貢獻的。

  你或許會對這個理論存疑,同學會上那些收入比你高得多的同學,開著好車,也買瞭房子,出盡瞭風頭,而你內心鬱鬱寡歡,雖然可能你們都在那條線上,為什麼彼此的差距還這麼大呢?

  20世紀美國思想傢H.L.門肯說:富人是一個比他的親戚每年多賺100美元的人。門肯還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一個人對工資是否滿意,取決於他是否比他老婆的妹妹的老公掙得多。

  傳統經濟學用來作參考的絕對收入,對人們的生活滿意度的影響當然不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幸福學研究專傢發現,大多數人主要關心的是他們相對於其他人的境遇。

  科學傢莎拉·索爾尼克和戴維·海明威曾做過一個廣為人知的實驗:他們問學生更願意生活在哪一個世界裡,一個是他們有5萬美元收入,而其他人都隻有他們一半的收入;另一個是他們有10萬美元的收入,而其他人的收入是他們的兩倍。結果大部分人都選擇瞭前者,盡管選擇後者其收入會得到明顯的提高。

  接下來我們說說“活少”這件事。

  那些在華爾街、在投行拿高薪的精英都是在沒日沒夜地工作,中午和你在香港吃飯,晚上卻在北京談業務。假如能找到一個錢不多但清閑的活兒,你覺得如何?

  事實上,還是會有大量的人有強烈的不滿。因為人們很少會去對比每小時工資,而是對比年收入。另外,工作清閑同樣意味著在工作中學習和磨煉的時間少瞭,而別人有機會對某一項工作或課題反復研究。

  某位著名小提琴傢的演奏贏得滿堂喝彩,一個觀眾贊嘆地說:“真羨慕你有這麼好的演奏技能,我要也能把小提琴拉得這麼好就好瞭。”小提琴傢問:“你願意每天拉10個小時的琴嗎?”根據統計,當我們在某樣事物上花費達到1萬小時,才可能成為那個領域的專傢,因此,時間的付出其實是有收益的,而清閑也是有成本的。當你在清閑的時候,別人在突飛猛進,你的清閑會拉開日後和他人的距離。

  再說說最後一點,離工作地點的距離遠近。

  瑞士經濟學傢佈魯諾·弗雪和阿洛伊斯的研究發現:受試者通勤時間越長,對自己生活的滿意程度就越低。我們設定0分代表徹底不滿意,10分代表完全滿意,去上班路上的時間少於10分鐘的人對生活的滿意程度能達到7.24分。通勤時間每上升19分鐘,滿意度會下降0.12分。一個人去上班,在路上每天花費45分鐘,則需要再賺380美元,才能達到不用耗費這麼長通勤時間的同事的生活滿意水平。

  事實上,你生活在大城市,路上花費超過一個小時再正常不過瞭,因此收入的差異和上班距離的長短是一種權衡。如果你還是拿不準,不妨聽聽經濟學傢是怎麼說的——如果你對在這之間取舍感到為難,那麼就以通勤時間短為好。因為如果你選擇更多的收入,你就會很快習慣這份高收入,久而久之,你就幾乎不會註意到它。但是,你絕對會註意到每天必須忍受的長途通勤。

  在高薪、工作條件、通勤時間之間並沒有一個可以參考的公式,具體取決於你的個人偏好。但是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傢認為:較高的薪水隻會給人帶來一小段時間的快樂,但不利條件為人所接受將會給人留下日復一日的痛苦。接受高薪而選擇承受較差的工作條件,那同時可能會對傢庭生活形成壓力,也可能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 從來沒有一種工作叫錢多、事少、離傢近
  • 是平庸選擇瞭你,還是你的潛意識選擇瞭平庸?
  • 給對人生選擇感到迷茫的年輕人的建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