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講啦演講稿

  開講啦演講稿(一)

  ——鄧紫棋:愛自己的獨一無二

  大傢好:

  我是這個世界上面獨一無二的鄧紫棋,我昨天晚上寫這個我要講的東西,我寫到早上六點半,我不要我每次出來講話都一樣,我覺得獨一無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的一個自身的價值。

  我小時候是非常的正面、積極、健康、可是呢這個隻是小時候的我。初中的時候吧,有瞭一個錯誤的價值觀,我覺得叛逆代表有性格,不受父母的控制代表成長瞭,代表有主見。那時候我們非常流行寫博客,有一些人關註瞭,然後你就覺得在上面寫東西很多人看,可是他們又不太知道我,所以我在網絡上講什麼話都不用負責任。所以呢經常在上面聊八卦啊,罵明星啊,你們知道我罵過誰嗎?(胡杏兒)。對!胡杏兒,真是不好意思,可是你們看到隻是冰山一角,因為我在我自己的博客上面,我罵過的人多不勝數,我罵過我不認識的明星,我罵過我認識的老師,我還罵過我最親的傢人。可是我覺得你沒有迷失過,你就不會有覺醒,我反而很慶幸就是我自己有叛逆過,所以我現在更珍惜當我找到我自己一條健康正確的路的時候的這份感動。

  其實,小時候我為什麼會叛逆呢?就是因為我否定瞭我自己的價值,我忘記瞭自己的獨一無二,我忘記瞭自己是一個珍貴的被愛的人。我是開始在工作之後,我忙到一個連想要回傢讓傢人嘮叨我的機會都沒有的時候,我才開始想念以前常常跟傢人吵架的那些時光,我跟我爸爸唯一一個擁抱是在我13歲的時候。我為什麼會有那個擁抱呢?不是我給爸爸的一個擁抱,是爸爸給我一個擁抱。發生什麼事情呢?是13歲第一次來月經,不敢告訴人傢來月經。然後第一次來月經,早上起來看到那個床單全都是紅的,嚇死我瞭,然後剛好那時候有個嬸嬸在我傢,她就幫我換床單,然後我爸爸就問嬸嬸說,她怎麼要換床單,搞什麼?我就說,噢,我打翻瞭那個番茄汁,他說,神經病啊你,誰叫你拿番茄汁到床上喝。結果我就哭,因為那時候我覺得來月經很羞愧,然後我覺得受委屈瞭,爸爸又不知道什麼事,又在那邊罵我什麼的。然後就這樣子,我就哭,結果嬸嬸告訴爸爸怎麼一回事,然後爸爸跑來,抱瞭我一下,然後就說,對不起,錯怪瞭你。那是我跟我爸爸我二十三年人生以來唯一一次跟我爸爸的擁抱。

  今年的父親節我寫瞭一封信給爸爸,我跟他說我很抱歉,我覺得我進步瞭一點是,雖然我還是不敢面對面跟爸爸說我愛你,可是我們現在至少手機裡面我可以講這句話。我在微博上面我可以講這句話,我可以寫信跟他說這句話,我期待著我什麼一天我能夠站在爸爸媽媽面前告訴他們,我愛你們,我覺得。我現在還在成長過程當中,所以我期待著我有一天可以成長到我真的敢去跟父母表達我的愛。

  談戀愛到現在呢,我覺得我一直都誤會瞭愛是一件什麼樣的東西,我是到我20歲生日的時候,我分過一次手,那次是我二十年以來那時候最沉痛的經歷,因為那時候我居然在我生日前兩天分手,我覺得那個男生是不是神經病,你可以不可以過完這個生日再分手。我覺得作為一個朋友,你也不應該讓一個,就算已經不是男女朋友,你讓你朋友好好過一個生日,生完,你才分手。不是生孩子,是生完日,不好意思,就是過完生日你才分手嘛,對不對。可是,是因為那一次那麼大的一個破碎,我才重新思考瞭很久。第一件事情是我沒有愛自己,如果我夠愛自己,我就不會在每一次我表現愛的時候,我需要聽到回應,因為我做這件事情,不是要取悅你,所以我原來我當時覺得人傢不懂愛我,我現在看回去,我也沒有懂很得愛人傢。當時是我寫《泡沫》這首歌的時候,我一個人跑去紐約,然後在紐約街頭上面我看到很多泡沫,我覺得人生很灰暗,因為那麼浪漫的一個情景,看在我眼裡,我卻覺得是很脆弱,很灰暗的一個感覺。可是我當時寫瞭一些歌詞,我說,美麗的泡沫隻是一剎花火,你所有承諾,全部都很脆弱,愛像泡沫。現在看回去,我覺得愛不是泡沫,是我誤會瞭什麼是愛。

  小時候看那種言情小說看得太多瞭,我覺得日後我當母親,我覺得少讓子女看這種小說,因為言情小說裡面,隻講瞭愛情浪漫的一部分,或者是受傷的一部分,大部分的平常的,平淡如水的時間它沒有給你講,所以你以為愛情就是很轟烈或者是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你才能夠感覺是被愛,所以我以前看這種小說之後,我談戀愛的模式就是我必須要讓對方讓我感覺到我被愛。如果我送他一個禮物,他沒有回應,我就會覺得,你不珍惜我。所以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就代表我的愛是期待著得到回報的。而為什麼我的愛期待得到回報,因為我需要別人來告訴我我自己的價值是什麼。我需要一個男生來告訴我我是珍貴的,我需要我身邊的朋友來告訴我我是珍貴的,因為我忘記瞭我小時候我感覺過的我獨一無二的那種感覺。

  我覺得人一定要抓住自己的價值,你的價值不能由別人來告訴你,雖然我覺得講來講去,你是獨一無二的,你是很有價值的一個人,你是很珍貴的,這種東西好像很土,可是真正把它活出來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因為有很多人在這個世界上面他們想要尋找成功,不同方面上面的成功來告訴自己,自己是有價值的人,厲害的人,他們可能想要去賺很多的錢,可能會想在社會上有很多的地位,或者她們想要交很多的男朋友。有太多的女生,一天到晚跟不同的人去交往,就是因為她缺乏愛,缺乏自身價值的意識,所以她需要一些東西,一些人去告訴她,她是珍貴的。這樣子,你看,工作變成瞭賺錢的工具,不是你的熱情,在社會上面盡你公民的責任,變成不是你自己對社會的愛,而是一個你追求權力的工具。然後你好好去談個戀愛,愛這件事情,一個美麗的事情,並不是出於愛,是出於你想要被愛。你想要人傢來告訴你,你有多珍貴,全部的美麗的事情都變得不美麗,變得不純粹。

  人生最搞笑的是什麼呢?你永遠不可能,就是你永遠不可能,就像打遊戲一樣,你打到一個級別,然後打爆機瞭,你永遠到達不瞭那一步,除非你死瞭。因為無論你怎麼去解決你面前的難關,你跨過之後,會有更大的難關來找你,再跨過會有更大的難關來找你。

  我也許讓你們看到我不是一個很好的演講者,可是我覺得這都無所謂,因為我覺得我就是獨一無二的鄧紫棋,這個世界沒有另外一個我瞭。上天把我變成一個隻有五尺二寸的人,可是我五尺二寸的時候我就很靈活啊。我覺得這個世界上面沒有誰比誰更強更厲害,這個世界隻有誰比誰更瞭解自己,更愛自己,更珍惜自己。接受自己,擁抱自己每一個優點、缺點,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有些影響,隻有你自己能帶給這個世界,我講完瞭。

  開講啦演講稿(二)

  ——汪涵:不要輕視行動的力量

  大傢好,我是汪涵。來自湖南電視臺的一位節目主持人。我做主持人18年瞭,主持瞭18年的節目,像這樣的舞臺,這樣的燈光,這樣熟悉的攝像師,這樣的觀眾,這樣的氛圍我應該特別的熟。但是今天,一個人站在這個舞臺上的感覺非常的奇妙,甚至說奇怪,還好有你們,有現場諸位親愛的觀眾朋友。所以我說主持人站在舞臺上應該像春風一樣,它能讓舞臺上所有的一切變的那麼的自然,那麼的妥帖。就像顧城的詩寫得一樣:草在結它的子,風在搖它的葉,我們站著,什麼都不說,就十分美好。我有時候特別希望,我在舞臺上站著,什麼都不說,就十分美好。美國有一位特別有名的藝術傢叫約翰凱奇,他在一九五幾年的時候寫過一部鋼琴曲,名字叫做《四分三十三秒》。作品是這樣的。演奏傢站上舞臺,打開琴蓋放上琴譜,端坐好瞭以後,四分三十三秒之內,有指頭沒有觸碰一下琴鍵,一直靜靜地坐著。頭十秒鐘大傢在等待,有可能這個鋼琴師他在醞釀情感,慢慢地有一些躁動,慢慢地有人打哈欠瞭,慢慢地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到瞭四分三十三秒,鋼琴師起來,收起琴譜然後蓋上琴蓋說,我的演出完畢,走瞭。全場莫名其妙,但是安靜下來以後,所有的觀眾體會到,雖然那一刻什麼聲音都沒有,但是他們聽到瞭琴鍵以外的音樂,自己的心跳,呼吸,小聲地議論,些許的煩躁,所有的這一切放佛變成瞭《四分三十三秒》當中的音樂的每一個組成部分。

  其實,我在這裡特別想和年輕朋友分享的就是,不要輕視行動的力量,也不要輕視個人的力量。用心的去做你認為該做的每一件事情。就像我最開始,我大概是96年中專畢業,我沒有讀過大學,湖南電視播音專科學校。我當時進到湖南電視臺的節目叫做《男孩女孩》,我們當時就根本沒有節目可做,就這麼一個欄目,每天大傢上午就開會,然後中午到食堂吃飯,下午又開會,然後在辦公室睡覺,然後又開會。但是我覺得那樣的生活對於一個剛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來說特別的新奇。但是後來打瞭很多次報告都沒有留在湖南臺。然後我就去瞭湖南經視,就是到目前為止,依然我的人事關系還在的哪個電視臺,湖南的一個地面頻道。我特別珍惜一個稱謂,我想我作為一個最優秀的節目主持人後面沒有之一的話,很難。但是我可以做湖南經視最忠誠的員工,我願意在這裡呆十年二十年,拿下這個稱號。我在這個電視臺,一進去開始做劇務,當時我們劇務組有兩個,我們兩個彼此認為是最帥的劇務,我和李維嘉。做劇務的時候我們倆是最快樂的劇務,每天往這個演播廳扛椅子,扛椅子的時候我們倆就在想,今天我抗的椅子有可能會是毛寧做過的。維嘉說,那我這個還有可能是林依輪做的呢。兩個人每天有很多特別開心的事情。我們那個時候現場256個觀眾,每個觀眾來看節目的時候有個塑料袋,每一個塑料袋裡有50多件禮品,我就負責每天錄節目的時候往每個觀眾席放禮品,鹵蛋粉,電燈泡,水龍頭,面條,醬油,每天就做的特別快樂,因為我知道放不完的面條我可以帶回傢。然後後來我就當瞭現場導演,跟現場所有的觀眾朋友將一些笑話活躍現場的氣氛,帶領全場的朋友鼓掌。當然我們今天的現場的掌聲全都是大傢自發的,我們那時候要帶領大傢鼓掌。我那時候當現場導演的時候我是每期鼓掌鼓得最厲害的。我記得又一次我們的臺長到現場來看節目。“哪兒來的現場導演,這小夥子,你過來。”我就過去瞭。“臺長你好。”“把倆手伸出來。”我說:“啊?怎麼做節目還帶檢查指甲蓋洗沒洗幹凈的。”一伸手,手拍得特別紅。他說:“你們看,這個現場導演多麼的投入,鼓掌鼓的多麼的賣力。”我當時特別的快樂,因為所有的人靠去看當時的那個綜藝節目要花很大的精力,求爺爺告奶奶得拿到一張票,我常常都在裡面,特別的快樂。後來又當導演,可以讓我特別欣賞的節目主持人按照我的想法去做節目,哇,還有什麼比這更開心的。沒過多久臺裡面做內部的晚會,說汪涵是學播音主持的,你讓他去試試吧。哇,可是在全臺同事的面前主持節目,開心得不得瞭。當時做瞭一個節目叫做《真情》,臺長就問我們當時的一個節目主持人,“汪涵當搭檔可以嗎?”“可以。”然後還問瞭我們的一個燈光師。“小廖,你覺得汪涵可以嗎?”“不錯!暖場的時候全場的觀眾都樂成那樣,讓他去吧。”太開心瞭,我可以當主持人瞭。

  所有的每件事情,都是我心裡覺得我應該去這麼做,而且這麼做我特別特別地開心,不管是什麼情況,我都接受。比如說今天的燈光,突然間沒有往昔那麼好瞭,今天的攝像不是你以往熟悉的,今天你化完妝之後總覺得你今天的黑眼袋比平常大很多,今天的嘉賓,今天的臺本,今天所有的一切都那麼不如意,趕快在內心鼓掌,因為你的機會來瞭。我一定要學會很好的忍耐,這樣的一個特別尷尬或者是特別難堪的局面,我一定要扛下去,因為面對困難無非三點:第一,度過瞭這個困難,你有度過困難的智慧;你面對困難,你有瞭面對困難的勇氣,你繞過困難,你有瞭繞過困難的狡猾。多好。你還要生命教你什麼,你還要這個舞臺教你什麼。就像塞內加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何必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見全部的人生都催人淚下。但是我想,他所呈現的應該是這樣的一種情緒,既然我們都知道最終的結束是那樣,我們為何不開開心心的、歡聲雀躍的,一碰一跳的能夠朝著那樣一個歸宿去。因為我們心裡面充滿瞭太多太多的對這個世界上認知的美好。叔本華好像也說過同樣類型的話,如果你自己的眼神關註的是整體而非個人的一己的生命的話,那麼你的行為舉止看起來會更像是一個智者,而不是一個受難者。所以我特別在這裡要花這麼長的時間,(www.lz13.cn)跟我所有的的年輕的朋友分享的就是,不管怎麼樣,我們還這麼健康,不管怎麼樣,我們還能夠這麼自由的呼吸也好,鼓掌也好,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也好,你什麼都不會失去。即算你有一天經過瞭所有的東西,你會覺得,哇,生命太苦難瞭。恭喜你,你知道生命苦難瞭,很多哲學傢窮其一生,就是為瞭告訴大傢其實生命有多麼的苦難,我們應該多麼用微笑去面對它。

  我今年40歲,當然我得到瞭太多太多,得到瞭我很多受之有愧的觀眾給我的掌聲和喜愛。因為我個人覺得在電視臺,主持人隻是最後一個完成者,如果我們今天現場沒有燈光師,沒有攝像,沒有化妝師,沒有音頻師,這個節目完全不可能呈現在大傢面前。但是所有的鮮花掌聲給瞭我們,所以我覺得受之有愧。舍得這個詞我去查瞭一下,最開始閻王爺那時候好像在天上,有兩個人說要投胎到人間去,有兩種人生,一種是舍的人生,一種是得的人生。然後問兩個人,你們兩個人分別選什麼樣的人生。其中一個說,我要過得的人生。另一個人說,行吧,我就過舍的人生吧。於是乎兩個人來到瞭人間。過得的那個人的人生,他最終成為瞭一個乞丐。因為所有的東西都是別人給他的,他得到別人的資助,得到別人的憐憫,得到這個,得到那個。而說要過舍的那個人的人生,成為瞭特別富有的人,他把自己的財富,自己的知識,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一點一點的去給瞭別人。但是我想,我今天面對這麼多年輕的朋友,80後90後,我們是不是一定要在腦子裡建立這個舍和得的概念。我後來一想,不應該,與其在這裡跟大傢強調舍和得,還不如去考慮舍得背後的另外一個詞,接受。上天地給你的東西,我們用雙手去接著,捧在手心,當然也不必要高舉過頭頂,因為每個人都有可能接受到這樣的饋贈,上天拋給你的東西,用自己的雙肩去承受,不管拋多少,先扛著,扛著的目的是為瞭讓自己的身體更加堅強,雙臂更加有力,有一天他饋贈給你更大禮物的時候你能接得住。做你自己想做的任何讓你快樂的事,前提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和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的基礎之上。除此之外,你可以一個人沒看見,你可以一個人蹦著跳著回傢,你可以怎麼樣都可以。所以,在這裡要祝願所有的年輕朋友,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一件你認為快樂的事情,如果你希望你這一生當中,你往前,你往後,你停下來的每一個腳印,當你有一天回過頭的時候希望他們成為詩句的話,你就踏踏實實地走好你人生的每一步。

  開講啦演講稿(三)

  ——劉德華:給世界一個微笑

  首先我希望今天的整個氣氛不要太嚴肅,因為我看瞭很多這個節目,然後講到都會是一些比較沉重的,好像這樣的,然後問的問題好像是你一輩子都命題的這樣。但是我先跟大傢說,希望大傢給我掌聲。

  我叫劉德華。

  從九零年代開始認識劉德華的有誰?(我)

  那最近才認識劉德華的有誰?(無人舉手)還好。

  那八零年代就知道劉德華的?(觀眾舉手)你不像那麼老啊!

  首先我想講一下我自己的故事。我認為很多人他根本不知道劉德華是哪裡出來的。懂嗎?知道嗎?我在哪裡出來?(媽媽肚子裡出來)媽媽肚子……我是從爸爸那裡……呵呵。(笑聲,掌聲)

  1961年我在一個農村的地方出生,香港一個非常非常久的一個地方。我在那裡是一個,我真的小時候我發覺我是很有錢的。我傢裡有孔雀,我傢裡有超過兩百隻的豬,有我數不盡的鴿子,然後我們還有很多地。我們租給人傢,然後人傢耕田,然後我們可以賺到一些錢。我在那個時候,我看過很多很多年輕小朋友沒看過的東西。我從小就知道有電視,我從小就知道有open view的那種磁帶,我都藏收過很多很多好的東西。結果有一天,我爸爸,我六歲的那年,他帶我從農村到瞭城市。他希望我們可以接觸一下外面的世界。結果我爺爺不開心,他就覺得我爸爸不是一個很乖的小孩,結果傢裡分傢產的時候我爸爸沒有。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住在一個地方,在城市裡面有一個叫鉆石山的地方。鉆石山那個地方是有很多很多很貧窮的人住在那裡,那個地方都是木房子。為什麼它叫鉆石山?是因為所有人住在那裡都希望自己住的地方比較高檔一點,所以就改瞭鉆石山這個名字。

  我爸爸是消防員。(知道)知道?但是你知道嗎?因為木房子,我們每一天都面臨火災的機會。我們每一天都要記得我們的身份證放在哪裡。如果有火災的時候,我們要盡快進去拿瞭那個身份證就逃。結果真的有一天,我那年大概十一歲,我傢裡真的因為火災,我們要離開瞭。我們離開瞭我們住的地方,然後等瞭很久,等瞭大概有一年,一年的時間,爸爸跟我們住在一個臨時搭的房子,是政府給我們的。然後等瞭大概一年,我們可以換來有一個石頭的房子,我們住在那裡。我們每一天每一天為自己的生活,我做瞭很多很多不一樣的事情。一直到我1980年,我參加瞭訓練班,結果一年之後我表現得非常好,結果我簽瞭無線電視臺。那麼這一段簡簡單單地希望大傢可以瞭解一下、感覺一下我的過去。

  今天我做瞭一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從來沒試過那麼緊張。我真的,我想瞭很久,請我來做一個我從來沒做過的事情,我能有什麼東西給你們。我回去真的想瞭很多很多。我想由一個問題問大傢,今天你們覺得劉德華成功嗎?(成功!掌聲)謝謝大傢幾下的掌聲。劉德華是被一個所有的媒體神化的一個藝人,他勤奮,他努力,他不會幹壞事,他可以不吃、不眠、不喝,光是呼吸,就可以活到五十二歲的人。但是今天我很希望很希望真的很真實地呈現在大傢面前,其實我是一個普通人,我也會緊張,我也會因為講事情講到自己心裡,不那麼穩定的時候會出現有一些不那麼好的狀況。但是今天我想跟大傢分享一下真正的劉德華是怎麼樣的。

  大傢每一個人都會覺得我非常的成功。但是成功,我不知道,我回去想瞭很久,我不知道有什麼真正的成功呈現在所有朋友面前。我跟大傢分享一下我的失敗,好不好?(好)

  好。1981年我剛剛踏入演藝圈的一個訓練班,我那個時候已經有一個在一起的女朋友。三年多瞭。我認為我要為男人負責任,所以我很拼命地在我的訓練班,我做瞭很多事情,不管早上九點鐘開始,我晚上還要練跳舞,翻跟鬥,很多很多這些事情。忽然間有一天,我接到一個電話。這個電話就是我已經四個月沒見面的女朋友,她就告訴我,你能出來一下嗎?我說,為瞭你我一定出來。結果八個小時之後我才約到她。她約瞭我在香港一個非常浪漫的地方,那個地方是山頂,從那個地方看下去你會看到很美麗的一個香港。但是我還沒有機會去享受這個景的時候她就跟我說,我們分開吧。我那個時候我覺得為什麼?我沒做錯什麼。我還沒有解釋之前,她就離開瞭。我就一個人站在一個非常浪漫的山頂,我慢慢往山下走,一步一步,走到一個公車站,然後從公車站那邊一直等,一直等。一部過瞭,兩部車過瞭,三部過瞭。我找瞭一部沒有那麼多人的車,我上去,我坐在最後一排,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結果會是這樣?車往前跑,我的眼淚一直往後走,你知道嗎?眼淚一直打那個玻璃,啪啪啪。前面就幾個人,他們還沒有回頭,我就把眼淚擦幹,然後看到看著我的時候,我就說看什麼,看什麼。就這樣,我就是看到我第一次,我第一次的初戀失敗瞭。因為這個失敗,我反而很集中在我工作上面,結果我迎接我第一次的成功。我拿到瞭我第一次當男主角的機會,我成功瞭。但是成功真的有很多種。

  我記得1985年,我那個時候已經拍完《神雕俠侶》,然後我很希望,那個時候我看到有成龍、周潤發,他們在電影上面已經發展得很好,我很希望有機會去拍電影。那我就跟公司說,我可不可以每年拍一部電視劇,其他時間給我拍戲。他們說不可以。我真的去選擇。我選擇瞭沒有留在電視臺。然後那個時候有一群人,比如說是他,他,或他,他就跟我說,劉德華,你這個選擇太失敗瞭。但是每一個人選擇他是從心而發的,我就跟這我的那個方向走,一直走,一直走,結果我碰到《法外情》 ,我碰到《旺角卡門》 。(哇!)你哇得那麼假的。我碰到《天若有情》 。(哇!)那結果同一群人,就是你呀,你呀,跟他,還有他,就說,哎喲,劉德華,你當年的選擇太成功瞭。

  其實成功真的誰說瞭算,沒有人知道。但是你要記得,成功不是隻有一種方法。我離開瞭電視臺,我在外面不停拼搏的時候,有一個人留在電視臺,而那個人就是梁朝偉。今天他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不一定留在電視臺你會成功,也不一定你離開電視臺你會成功。一定要記得,成功是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路,不同的方法,找一個最適合你們自己的,千萬不要胡亂地去拷貝人傢成功的例子,一定要想清楚。

  喜歡我的人他會覺得我非常成功,為什麼?因為我事業做得非常好,我傢庭非常幸福,他說我是成功中的成功,對不對?(對)請鼓掌!(掌聲)不喜歡我的人說,這個人事業,你看一部好,一部不好,一部票房這樣,一部那個爛片,他運氣。然後,他為瞭虛榮,把傢庭就擱在那裡,然後所有他的傢人都活在一個陰霾裡面,他們說我失敗中的失敗。我無所謂。我覺得懂我的人,他一定知道。所以我繼續我自己喜歡的路,我一直走。成功不要看人傢,你要看自己,你要往心裡想。想的那樣事情是什麼?

  我就講到這裡,跟大傢講一個故事。我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從我拍《墨攻》 開始,他就一直跟我說,我很喜歡范冰冰,麻煩你介紹我認識。我說對不起,我劉德華不幹這種事兒。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有一天他就告訴我,他認識瞭范冰冰。他還約她到外地旅行,結果我說怎樣?

  我成功瞭一半。

  誒喲,那麼厲害。怎麼樣?

  我去瞭,她沒去。(笑聲,掌聲)

  我就覺得這種心態太好瞭。我們應該用一種非常快樂、非常正的能量去面對所有所有的事情。但是成功的人通常非常討厭,特別討厭。我見太多瞭,他們自以為是,他們就會告訴我你,我要做最真實的自己,就以為自己的缺點也是真實的一部分。但是我告訴你,如果你有靈性的話,可以通過後天的努力,把缺點改掉,到那個時候你就會是一個既成功又可愛的成功人士。

  很多人會告訴你我們要赤裸裸地在鏡子前面,每一天早上我們對著它,我就問它,你是誰?我是劉德華。你有辜負過你自己嗎?你有違背過你自己嗎?你有欺騙過你自己嗎?每一天都問一次。然後清醒瞭,清楚瞭,洗一把臉,幹幹凈凈的臉,然後走出去,跟你傢人,然後給他一個微笑,給你鄰居一個微笑,給在街上的陌生人,給他們一個微笑,給那些失敗的人一個微笑,到那個時候你就會發現這個世界是充滿愛。如果這個世界充滿愛,我們所有人離成功還會遠嗎?不會。(掌聲)有瞭愛,就算你失敗,你跑到街上,也會有人給你一個微笑,他們會鼓勵你。這個世界成功的人一定比失敗的人少。你要記得,隻要我們這一群失敗的人能夠團結,我們一定可以跟那些成功的人比一下。(掌聲)

  麻煩你們給我一個微笑。麻煩你們給我愛。今天我可以很大膽地告訴你們,你們看到的就是真實的劉德華。謝謝!

  • 講文明懂禮儀演講稿
  • 我的價值觀演講稿
  • 愛與責任師德演講稿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