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慣孩子

  人人都在慣孩子

  文/張鳴

  從小就聽大人說,慣子等於殺子。還連帶著聽一個故事,說是一個寡婦,從小把孩子拉扯大,不說也不碰,慣得不得瞭,後來孩子偷東西瞭,還是慣,最後越偷越大,判瞭死刑。臨死前,要求見他娘一面,要吃他娘最後一口奶。結果,把他娘奶頭咬瞭下來,還恨恨地說,如果你當初不這樣慣我,我不會有今天。

  可惜,這樣的話今天沒有人說瞭,故事也失瞭蹤。極目望去,似乎人人都在慣孩子。當然,慣孩子的結果,未必都有故事上講的那麼可怕,好些孩子雖然嬌生慣養,但心地還挺善良,做不瞭什麼壞事。但嬌慣的結果,的確不怎麼樣,現在人們抱怨80後、90後的毛病,其實說到底,都是抱怨者這一輩給慣出來的。

  城裡的孩子嬌慣,農村的孩子也嬌慣。從前大學裡,農村來的學生,什麼都會幹,也肯幹,但現在農村來的學生,甚至比城裡的孩子還嬌生慣養,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會,還不是嬌慣最大的惡果,大不瞭以後成傢瞭,兩個人從頭學做傢務。動手能力差,多挨老板克,自己慢慢學就是。反正歷史留給這個時代的,就是這樣的80後,90後,他們父輩的當傢人,不接受,也得接受,不用,也得用,因為沒有更好的。嬌慣的最大惡果,是這一批的孩子,普遍責任心不強,或者說,不自立。

  作為老師,每年都會幫一些貧困的學生,每次借錢,都說好瞭是借,不是給。當然,如果他們不還,我也不會逼債。其實,我並不在乎那幾個錢。但是,我發現,凡是男學生,畢業之後多數不還,而女學生大多都還。很明顯,男孩子被慣的比女孩子厲害,在他們眼裡,還不還錢,本是個無所謂的事。他們根本沒想過,還錢是一份責任,不還錢,不僅丟瞭自己的那份責任,而且也丟瞭面子。他們連在我面前丟瞭面子都不在乎,很難想象,到瞭社會上,他們是不是會在乎自己的臉面,自己的尊嚴。我當然也沒法相信,他們日後能做出什麼成就。

  其實,每個大人,即使不講那個傳統的故事,他們也都知道,慣孩子不好。之所以非慣不可,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個傢庭隻有一個孩子,人們都輸不起。好些被嬌慣習慣瞭的孩子,隻要索要不能被滿足,動輒以自殺相威脅,一旦到瞭這個時候,傢長隻好繳械投降。其實,即使一對夫妻一個孩的所謂國策難以改變,在一個孩子的前提下,從理性角度,不慣也比慣是更合理的選擇。

  所謂的慣,在很大程度上,是擔心孩子折掉,但現實社會中,有幾人能做到真的把孩子天天含在嘴裡,捧在手心?無論如何,孩子總要自己在人世間行走。這樣行走,就會有風險,有疾病。事實上,人就像其他動物一樣,生下來就會有風險,無論擔心與否,小心與否,風險總是會有。從概率上講,讓孩子經些風雨,受點磨練,活下來而且活得好的概率反而要高。即使嬌生慣養,所有的事情都大人包辦,父母一般來講,總會死的孩子的後面,那麼孩子後面的日子肯定要過的相當艱難。不僅吃苦的概率註定大,折損的風險也大瞭。

  • 別人傢的孩子總是更優秀?
  • 孩子教育隻做三件事
  • 不要以愛的名義,摧毀孩子的感受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