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人生之礪

  羞辱人生之礪

  文/崔鶴同

  人的一生,免不瞭會遭受大大小的羞辱。如果面對羞辱?愚者把它當做是對自己的一種打擊,往往耿耿於懷,自暴自棄,甚至一蹶不振。智者卻把它當作是對自己的一種激勵,反省自新,銳意進取,發憤圖強。

  有一次,戲劇傢曹禺邀請他的朋友阿瑟·米勒來傢中做客。閑聊中,阿瑟·米勒暗示道:像您這樣的老作傢,肯定是包圍在一片榮耀和吹捧中吧。曹禺笑瞭笑,從書架上拿來一本裝幀講究的冊子,上面裱著的是畫傢黃永玉給他的信。黃永玉寫道:“我不喜歡你解放後的戲,一個也不喜歡。你的心不在戲劇裡,你失去瞭偉大的靈通寶玉,你為地位所誤,命題不鞏固、不縝密,演繹分析也不夠透徹,過去數不盡的精妙休止符、節拍、冷熱快慢的安排,那一籮筐的雋語都消失瞭……”信中對曹禺的批評字字嚴厲,甚至有明顯羞辱的味道。阿瑟·米勒非常不解,如此一封使自己難堪的信,為何還精心地裱在精美的冊子裡呢?曹禺解釋道,正是這封信在不斷地鞭策著他前進,每當他覺得懶散時,他都要閱讀一下,進而激勵自己繼續向前。

  果然,曹禺在羞辱的鞭策下,又勵精圖治,創作瞭《膽劍篇》《王昭君》等著名戲劇作品。

  有一個年輕人從部隊退伍時,隻有高中這歷,無一技之長,隻好到一傢印刷廠擔任送貨員。一天,他要將一整車四五十捆的書,送到某大學的7樓辦公室。當他把兩捆書扛到電梯口等候時,一位50多歲的警衛走過來,說:“這電梯是給教授、老師搭乘的,其他一人律都不準搭,你必須走樓梯。”年輕人向警衛解釋:“我是要送一整車的書到7樓辦公室。這是你們學校訂的書啊!”可是警衛一臉無情地說:“不行就是不行,你不是教授,不是老師,不準搭電梯。”他們在電梯口吵瞭半天,但警衛依然不予放行。年輕人心想:這一整車的書要搬完,至少要來回走7層樓梯20多趟,會累死人的。後來,年輕人無法忍受這無理的刁難,就心一橫,把四五十捆書堆放在大廳角落,不顧一切地走人。年輕人向印刷廠老板解釋事情原委,獲得諒解,但也向老板辭職,而且立刻到書店買瞭一整套高中教材和參考書,含淚發誓,我一定要奮發圖強,考上大學。我絕不再讓別人瞧不起。這個年輕人在高考前半年,閉門不出,每天苦讀14個小時,因為他知道,他已無退路可走!每當他想偷懶!懈怠時,腦海中就想起“警衛不準他搭電梯”這一被羞辱、歧視的一幕。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位年輕人終於考上某大學醫學院。後來,他成一傢著名醫院的醫學專傢。他常對他的孩子說,我非常感謝那個警衛,要不是警衛的無理刁難和歧視,也許我會碌碌無為、平庸度過一生。

  羞辱人生之礪。古人說,礪乃鋒刃。人也一樣,隻有經過羞辱、困難和挫折的砥礪,才能磨煉意志,陶冶情操,增長才幹,步入成功之門。

  • 用羞辱為人生加油
  • 貧窮是一種恥辱
  • 屈辱是一股無形的力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