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自己很屌,其實是你圈子弱,平臺低,對手挫

  你以為自己很屌,其實是你圈子弱,平臺低,對手挫

  文/楊奇函

  某高富帥對我說他最近身邊好多美女備胎,有些甚至是有夫之婦,平時總會約她出來吃吃喝喝甚至別的。他覺得他的魅力好大。我好奇問:“你是這些美女圈子裡面最高富帥的一個?”他說:“認識啊,我當然不是。”我又問:“那約你出來的都是良傢婦女?”他說:“不,都是水性楊花的。”我說:“那問題很清楚瞭,不是你魅力大,隻是你夠不值錢而已。”他不解。我補充:“好人傢的姑娘不理你,一幫綠茶聯系你。你以為你受歡迎,實際上你隻是不值錢。誰都會挑選自己認為不值錢的人隨意玩弄。你不該沾沾自喜,而是反思為什麼你身邊聚集瞭這麼多賤人,以及為什麼賤人就敢挑逗你。”他漠然,拉黑瞭幾個人。

  一個妹妹對我講,覺得身邊的人都比不上她,她現在沒有瞭前進的動力,覺得不需要再努力瞭。我說:“你現在多牛?”她說我現在班級第一,學生會部長,英語雅思也考瞭6.5分。覺得沒什麼可努力的。我很無奈說:“孩子你說你學校一般,做個雞頭就值得你驕傲瞭?學生會部長那又是多大個‘官’,食堂吃飯給優惠不?至於雅思6.5,我要是分數這麼低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說。你竟然拿來炫耀!”她不服:“哥,我已經是我們班最優秀的好麼?”我答:“好啊,隻可惜社會上不僅是你們班同學。”她不做聲,劍橋雅思真題去瞭。

  在英國時候認識一個朋友,平時在中國城打黑工。每次見到他都會跟我講自己又買瞭某某打折的Armani Jeans 等等。覺得自己現在很成功,跟我講老傢的人都不如他。我問那你平時都幹什麼呢?有學些東西讀讀書嗎?他說沒有啊,不需要學瞭,已經這麼行瞭。我說:“哥,你哪麼行瞭?跟你比的都是些什麼人?一幫打黑工的廚子就讓你飄飄然瞭?”他說也不是,跟傢裡人比也很好瞭。我補刀:“如果你一定要把你的一生定位在廚子或者農民,我們也沒什麼好聊的瞭。你之所以現在天下無敵,就是因為你的天下隻有一個巴掌大。”他想想說:“老弟你說的對。”現在他的小買賣做的風生水起。

  如果哪天我們發現我是我們所在圈子裡面最優秀的瞭,一方面可能是我們自己確實給力,另一方面,也是很有可能的情況,就是我們的圈子太弱瞭,我們的環境充滿瞭弱者,我們的對手也都很挫。我們被稱為高富帥或者白富美的時候,不是我們真的“高富帥”瞭或者“白富美”瞭,隻是真正的高富帥和白富美都不帶我們玩而已。因為在他們看來我們太弱瞭,即便在很多更弱的人眼中我們已經是個牛人。而最最可怕的在於,我們經常竟然會因為比我們更弱的人的幾個點贊和掌聲,竟然自以為是起來,沾沾自喜起來。不是說掛瞭先鋒官的大印我們就是一代名將,趙雲有趙雲的圈子,廖化有廖化的圈子。

  很久以前我覺得有自己如何厲害的感覺。後來慢慢發現,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自牛的不得瞭的時候,很有可能恰恰是我們弱的時候,因為不是我們牛,隻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弱。而為什麼我們競爭對手弱?就是因為我們弱,所以落到一個弱的平臺,所以這個平臺上爭來爭去的對手也都很弱。你在中超稱王稱霸不等於你足球水平多高,因為沒有一個西甲意甲球員跟你在這裡搶球鏟射的;你在CBA全明星拿個得分王也不值得你睥睨世界,今年快四十歲的卡特依舊不會正眼瞧你;就算你Ko瞭泰拳之王,WCG你可能還是會被分分鐘秒殺。

  在一個三本學校裡面學術大牛,但是到瞭名校或許就是小巫見大巫;在一個投行拿著高額工資,到瞭對沖基金圈就泯然眾人;在一個小城市呼風喚雨的土豪,到瞭京滬基本上就毫無存在感瞭。所以每當我們自覺“無敵於天下”的時候,何不反思一下:可能,不是我多有本事,而是我本事不夠。自己沒足夠本事又因為自己在一個巴掌大的小圈子稱王稱霸而沾沾自喜進而更沒本事。用郭德綱的話說:“不是自己多有本事,主要是同行的襯托。”

  越是牛人,越容易意識到自己渺小。人的眼界是個螺旋。你的眼界越大螺旋越大,你意識到的外圍就越大,就越意識到自己的不足。高中畢業覺得自己可以“建功立業”,本科畢業覺得自己可以“一番事業”,碩士畢業覺得自己可以“成傢立業”,博士畢業覺得自己“難得畢業”。中國經濟學祖師陳岱孫先生說“自己一生隻做瞭一件事,就是教書。”陳道明也從來反復強調自己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戲子”。前幾天網上和一位已經在美國頂尖名校讀博士的清華特等獎學金的大神聊天。他已經是我們同學中公認的學術大神瞭,但是他越發覺得自己差的太多瞭。當我們稱呼他為“大師”的時候,他回答隻有:“慢慢做吧,希望會有進步。”

  越是平臺高,越容易意識到自己不足。當我們處在一個高手如雲的環境中,總有一圈強者將我們的弱小比照的淋漓盡致。“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即便你想沾沾自喜,大神的光芒照耀下你都不得不老實巴交,謙卑內斂。反倒是“山中無老虎”的小荒丘,容易讓不懂朝三暮四為何物的猴子稱瞭霸王。總能看到一些小縣城的土豪們及其孩子們開著寶馬撞人,稱王稱霸;反倒北京真企業傢和二代開著蘭博基尼遵守交通法規老老實實。畢竟,沒見過真佛的香客,對個算命郎中都會畢恭畢敬,何況跟身邊更俗的人相比自己還有幾分仙氣呢,還不跋扈飛揚起來。

  越是對手強,越容易意識到自己危險。武林高手從來作揖從來都是拳頭對著自己,因為高手都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死我活的競爭叢林中,活下來的都是知道看淡浮華和虛心努力的高手,因為不懂看淡浮華和虛心努力的都死瞭。不是上帝讓猶太人註定多聰明,隻是當瞭千年巴比倫之囚的流浪民族,不經營智慧就會被消滅殆盡。一個學渣很渣不可怕,怕就怕跟他競爭的人更渣,反襯出他倒是一個學霸,其結局必掛;一個小老板吃喝嫖賭不務正業不恐怖,怕就怕跟他競爭的老板更吃喝嫖賭,反襯出他倒是一個兢兢業業的企業傢,結局必慘。

  當我們發現身邊人都比我們強的時候,我們很可能在進步;當我們發現身邊人都和我們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很可能在原地踏步;當我們發現身邊人都不如我們的時候,我們很可能在退步。當我們發現這個圈子裡我已經天下無敵瞭,說明你的圈子已經不能支撐你的進一步發展瞭,如果你還在這個圈子,隻能說明你實力至此。與其滿足於低圈層目光的畢恭畢敬,不如拼入高圈層感受冷嘲熱諷。畢竟,你今天的擁有的“畢恭畢敬”也都是當年的“冷嘲熱諷”換來的。

  每當我們因為自己的一些或大或小成績而歡樂開懷的時候,不妨提醒一下自己,或許這個成績是無數比我們更傑出的人都不屑一顧的,之所以我們會因為這個成績而得意,不是因為成績多麼矚目,而是我們沒有資格取得更高的成就。我們之所以在某方面的某一段時間看似“獨步天下”,不是因為我們實力絕對值多強,隻是真正的牛人在忙碌更高端大氣上檔次的事情,或者真正的牛人正聚集在一個還需要我們努力很久才能企及的平臺之上。例如不是說我微積分考瞭一百分就是我數學牛,那是因為數理大神的同學是不會跟我學一樣的數學的;也不是說我bonus在部門裡最高我就業務能力最好的trader,那是因為業界高手早就自己搞對沖基金當老板瞭。

  當然,取得成績,不管大小,開心一下是必須的。隻是如果我們追求進步卻一勞永逸,心懷夢想卻自以為是,就不太好瞭。昨天我們淘汰掉的人,明天可能就會淘汰我們。當我們停留在自以為是的功勞簿上吆五喝六的時候,比我們強的人正在飛黃騰達;和我們差不多的人正在孜孜不倦;比我們差的人正在呼嘯而來。我們那塊定格成就的金牌上,最好有一個鬧鐘滴答作響。每當我們在功勞簿上睡的不省人事的時候,那個鬧鐘都會雷貫雙耳,提醒我們:“不是你多猛,隻是平臺冷;不是你多闊,隻是對手弱。”

  另外,每個人都有一個人生態度,每個人都有一種生活方式。如果追求恬淡從容,自不必說,小富即安,豁達通融即可。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每個人都火力全開,奮勇向前,社會本就不該人人都孜孜不倦,恰如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所以在一些小處開開心心,從容一生也是不錯的選擇。隻是,對於立志在某些方面成就一番的人來說,自得於成績,安逸於現狀便是不太好瞭。因為我們可能會把我們的“成績”當回事,但是我們的榜樣和對手不會。

  如果我們希望更牛,擁有更多資源,做出更多社會貢獻,我們不需要盯著被人認可,多少人鼓掌,而是要在奮鬥的過程中,看看那些我們希望認同自己的人,希望給我們鼓掌的人。因為被人認可很容易,關鍵的是被誰認可;多少人為我們鼓掌不重要,重要的是誰給我們鼓掌。讓比你弱,比你小,比你低的人點贊不叫本事,讓比你強,比你長,比你高的人點贊才算英雄。在自己固有的范圍傑出不算傑出,真正的傑出,往往是超越自己的固有范圍和層次的。

  總之,取得再高成就,沒必要得意忘形,一方面我們可能並沒有在足夠高的平臺打拼,一方面真正的高手可能都不屑於做我們的對手。我們需要做的不是掛著金匾洋洋自得,敲鑼打鼓,而是微微一笑,再攀高峰。下次,就是下次,在我們取得另一個高峰成績的時候,我們完全可以告訴自己:“我很不錯,但是我完全可以匹配上更高的成就。”

  • 選對圈子,對你的人生有多重要
  • 進個圈子鍛造自己
  • 你隻有到瞭那個層次,才會有相應的圈子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