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未知更可怕的是一眼看到頭

  比未知更可怕的是一眼看到頭

  文/林特特

  一位同學,畢業季,找工作。有意向的公司有好幾傢,其中一傢開出的條件最優厚,比如,解決戶口、底薪就抵得上別傢單位的合計收入,更重要的是,還分房子、配車。但這一切都是有條件的,合約上寫明:要為公司服務20年。

  同學再三考慮後,放棄瞭這一機會。很快,前一輪被淘汰的某人取代瞭他,眾人都為同學惋惜,他卻不以為意。過瞭些日子,取代他的人在博客上寫道:“上當瞭,這傢公司是騙子。遭遇種種騙局後,我想走,竟被罰瞭20年的違約金。”

  眾人又回過頭贊同學聰明,同學一臉愕然,他坦言,當初放棄機會,並不是有識破騙局的能力,而是“想到20年啊,在一個地方,從事一份工作,現在起就預知瞭四分之一的生命如何度過”。他怕極瞭,甚於怕低得多的待遇。

  一位女友與同學有相似的心路。一度,她在傢鄉最好的中學教書。一日,學校給一名特級教師開教學研討會,那名教師退休返聘已好些年,此刻,白發蒼蒼地坐在報告席前。女友口渴,繞到飲水機旁倒瞭杯水,剛飲一口,突然發現校長站在她身邊。

  “小楊啊,”校長指著臺上的特級教師,鼓勵她,“好好幹,40年後,你也能開這樣的大會。”女友一口水噴瞭出去。女友後來離開傢鄉,離開舊職,她解釋:她不排斥做個好老師,但校長的話讓她絕望,絕望於“一眼看到40年後”,絕望於“40年裡的每一天怎麼過,如今就歷歷在目”。認識她時,她已轉瞭三次行,走過N個城市,以追求新鮮的生活方式在朋友圈聞名,“我今年不想明年的事。”她常說。

  我在電視訪談中,看到一位名人談起當年為何辭職去創業。

  作為山溝裡考出來的大學生,在省會城市有份公職,每月有穩定而不菲的收入,這讓年輕的他心生滿足。但,辦公室來瞭新人,新人對分給她的舊桌椅表示不滿。“不過是套桌椅罷瞭,何必認真。”他勸道。“可我也許要用一輩子呢,怎能馬虎?”新人反駁。

  “一輩子?”名人在訪談中強調瞭一下,新人的話讓他感到恐懼。

  是啊,一間辦公室、一套桌椅、窗前的風景以及工作的內容正如新人所言,對於他這樣的機關工作者,有可能一輩子不變。

  可一輩子多長啊,於是,這恐懼籠罩他、提點他,沒過多久,他走瞭。過瞭許久,他打下一片自己的江山,成瞭名人。他談到這兒,人們才知道,啊,大變化竟源於一句話。

  我總想,那些朝朝暮暮重復著生活節奏和內容的人,你不知不覺、順其自然,日子匆匆過,20年、40年、一輩子,回首時未必有遺憾。但反過來呢?當你因某種契機,或是一句話,或是一份有時間期限的合約,或是你根據現實做出的合理推斷,你清晰地看到20年、40年、一輩子的每一天,你便不免有些觸動,選擇、轉變或放棄某些東西。

  原來,比未知更可怕的是預知,比變化更讓人不安的是一成不變。

  • 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強不息的壕
  • 貧窮不可怕,貧窮的思維才最可怕
  • 逆境不可怕,怕的是無信仰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