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趕路人

  我們都是趕路人

  我坐過最久29個小時的火車,硬座,火車晚點。我身子癱在硬邦邦的座位上,望著滿車的陌生面孔,覺得累到瞭極點。我離傢最遠有2000公裡,從中部往西部,從丘陵到盆地,翻越高山,一路穿行。

  我知道,對於很多人來說,這些什麼也不是,甚至還不如你一場旅行的距離。但是,這對於我,或者說時光轉到小時候的我,這樣的距離我曾經想都不敢想。我曾經一度以為這個世界,就是我們那個鎮,也許再大一點,我們那個市。雖然地理課上知道我的這個鎮和我的這個市隻不過是茫茫世界的一個點。

  我直到高中,才真真切切地來到市裡。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我爸扛著棉被,我提著行李,坐上瞭去往城裡的公共汽車。那時候的公共汽車一天隻跑兩趟,位子不多,擁擠不堪。顛簸瞭一個多小時,來到瞭市區,剛下汽車,我沒有多少興奮,甚至有些沮喪,我看著熱鬧的車流和穿著光鮮的人群,再看看我和我爸那灰頭土臉的樣子,我像受瞭刺激一般。

  高中三年我漸漸適應瞭城裡的生活,不再像個沒有見過世面的外來客,我努力把普通話說得標準,改掉瞭我剛來時的鄉音,我媽也再沒有給我買從集市裡討價還價來的廉價衣服,其實這些我不在意,隻是爸媽說,出門在外,總要穿得像個樣子。

  後來我考上瞭大學,去瞭省城,其實路途並不遙遠,我爸硬要送我。我爸從沒出過省,他說省城還是自己年輕的時候來過,現在早已經是另一番模樣瞭。我爸依舊扛著棉被,我提著行李,不一樣的是,以前問路的是他,如今問路的是我。

  我爸把我送到學校,在食堂吃瞭中飯就要回去。我把他送到坐汽車的地方,他把身上的錢塞給我,叫我好好學習,沒錢就問傢裡要。車開走後,我望著這個偌大的陌生世界,周圍都是父母和孩子的面孔,望著遠去的父親,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轉。

  大學四年我努力學習,也努力賺些零用錢,圈子也隻是局限在學校,或者說省城。我從沒想過旅遊,怕旅遊回來身上的錢又不夠下個月的夥食。記得有個老師上課的時候說,你們一定要在讀大學的這段時間多出去走走看看,這一定會是你今後人生的一段珍貴的經歷。聽老師這麼說我特別想出去走走,想看看外面的風景,想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經歷種進心裡。但最後我還是沒去,因為我確實沒錢,卻又需要錢過日子。22歲的年紀,足跡卻還停留在原點,說實話,那時候我確實很沮喪,但是我始終沒有後悔。

  後來我又考上瞭研究生,學校在離傢兩千多公裡的西部,我當時想,我終於要遠走高飛瞭。這一次,我獨自一個人提著行李,揮手告別父母,坐瞭二十多個小時的火車,來到瞭這座陌生卻又讓我欣喜的城市。在這裡,我第一次坐瞭地鐵,我盡量裝得像經常坐的樣子,想想都覺得特別可笑。(www.lz13.cn)如今在這裡已經生活瞭兩年之久,再過一年可能又要離開瞭,下一個目的地在哪裡,我也不知曉。

  就像歌裡唱的:因為你不知道,你也不會知道。其實比旅行更像旅行的是人生,我們都是趕路人,在每一個節點都要去面對一個陌生的世界,可能這個世界你也不曾想過,它不需要你去規劃,去計算路程,去想該坐什麼樣的交通工具,它就是你人生的一段旅行,而這段旅行遠比其他的旅行更深刻,更懷念,有時候也更苦澀。

  未來的我可能走得更遠,也許也能走到大洋彼岸,但是不管在哪裡,我都是一個趕路者的角色,未來沒有止境,隻願生活越來越有溫度。

  • 我們都是被上帝咬過的蘋果
  • 我們都在馬拉松賽道上
  • 我們都打不過時間

Comments are closed.